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01章 一定要三王爷当面儿赐婚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01章 一定要三王爷当面儿赐婚!

    李茵从小备受李家上下宠爱,又有一个与她大哥竹马相伴的七王爷,就算容溯不是李茵的菜,那秦徘呢?方若竹呢?这两位如今被容溯派到州府去办事的人物,柳蔚是有些记忆的。

    两个长得都是不差,秦徘,冷硬凉薄,方若竹,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再加上容溯和李君,这四人往日一走出来,便能让街上的姑娘们注目痴恋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怎到李茵这里,就三个一个都看不上,偏偏就瞧上自己了?

    柳蔚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,就是一张普通的脸,没比旁人多个鼻子,也没多只眼睛。

    气氛越来越僵,容溯摆明了就是来搞事的。

    容溯一言一语死咬着容棱不放,容棱就算再不想理他,也得有涵养的耐着性子同他周旋。

    而李君没想到,自家王爷兼好友,竟真的不站在自己这边,他暴跳如雷之际,又要对付李茵,唯恐自家这个不着调儿的妹妹,再说出什么有辱门楣之语。

    李茵在对柳蔚暗示一番后,就全副心神的同她大哥掰扯,俨然一副为了婚姻自由不顾一切的模样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当事人的柳蔚,却被忽略了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拎起个椅子,坐到一旁,平静的等着他们闹吵完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太子府内,是另一番事态。

    太子今日心情极差,不止因为国库平白丢了三百万两银子,还因为他被他至少有八分信任的三弟给坑了,这让已经被五石散蒙蔽了心智的他,越发难以控制胸腔里的怒火。

    太子是个嫉恶如仇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秉性,以前是藏在重重谋算之下,不着痕迹,但现在,这种秉性却因那五石散的药性,给摆到了明面儿上。

    太子将火气在一众下臣身上撒完,又开始筹谋接下来的事了。

    以前,太子以为容棱能助自己一臂之力,现在,明显是不可能了,因此,他需重新调整大计,以免将来无法应对。

    将所有能用之人都留在书房,太子打起精神,一边与体内药瘾抗争着,一边满头大汗的布局划策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他终于将章程调节好,但却又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若是三王与七王联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太子看着手里成摞的计划册,又想到若真是如此,那自己这些计划,恐怕一个都施展不出来,太子顿时又是一阵心烦。

    无论是容溯,还是容棱,若一个一个来对付,他并不惧怕,他有乾凌帝为他准备的庞大势力及财力,这些都是很早以前他的父皇就为他安排好的,只等将来有一日他登基后,全权继承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形势迫在眉睫,太子没有时间等,这些势力,被他提前启用,但偏偏有一个漏洞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的父皇还在!

    父皇还活着,所以,这些势力里,一大半人还遵守着只听他父皇一人之令的传统。

    他要取父皇而代之,只有两个办法,要不登基,要不得到他父皇的亲口颁令。

    但现在,显然两个可能都无法实现,因此,太子手上能用的,实际只有一小半人手。

    这一小半,可以斗败容棱,可以击溃容溯,却无法在二人联手时,对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真的联手了,自己的计划必将失败。

    太子沉默下来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不能让他们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具体要怎么做,却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书房里一时安静下来,房中坐了几个朝中大臣,有文官,也有武官,都是表了态支持太子,也深受太子重用的。

    如今大家都在思考,却眼看着一炷香,两柱香的功夫过去,依旧没有人给出法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挑拨之法,就这么难吗?”太子有些怒了,声音又大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如今枯瘦阴暗的面庞,配上这被怒火扭曲的表情及其声音,实在让人胆颤不已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还是个坐在角落里的三品大员,怯怯的道了一句:“若只是挑拨,也不是无法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那个三品。

    太子催促道:“你且说说。”

    那三品为难一下,还是将自己所知的一个小秘密,给公布了。

    众人听完,颇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李家大小姐钟情镇格门柳司佐,那又如何?不过是段儿女情长,与大局有何关联?”有人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三品又道:“下官听闻,李君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,好像因着此事,这几日他在府里,都与其妹争执不下……”

    众官员摆摆手,就算这样,他们也不觉得此事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那三品还有点不死心,弱弱的继续抗辩:“李君不同意柳司佐与其妹的婚事,我们将此事宣扬出去,逼得他们成为众矢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一位年纪较大的御史一拍桌子,瞪向那三品:“这算什么计策?宣扬出去,逼得他们表态,那又如何?你要成全他们两家结亲不成?结了亲,岂非更是同气连枝?你究竟是想拆解他们,还是想撮合他们?”

    三品缩了缩脖子,又伸出去道:“李君可不是容易妥协之人,若告诉李君,宣扬之人就是柳司佐,那李君必然认为柳司佐居心叵测,竟敢连他柳司佐也耍,甚至连带他妹妹的声誉也彻底给败坏了……届时,双方的龃龉,不就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书房中就静了。

    接着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随即,开始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听了这个计策,一方面觉得幼稚卑鄙,一方面又觉得,这也并非不可用。

    或许,会有意想不到的进展?

    而三王府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们争执,这一看,就从晌午,看到了申时。

    容溯已经吃过午膳了,李茵和李君也吃了些糕点,三人就像故意的一般,交错轮流着争执,就是谁也不歇。

    李君让容溯不要胡言乱语的添乱!

    李茵骂李君独断独行,自私不已!

    容溯说容棱,对下从不善,不给下从娶媳妇儿!

    李君说容棱,你们家司佐,根本配不上我妹妹!

    李茵又对容棱哭哭啼啼,言明,一定要三王爷当面儿赐婚……

    总之,柳蔚累了。

    期间柳蔚也插嘴,告诉李君,我有意中人了,不会娶李茵。

    然后李君就对李茵道:“你看,他根本不愿娶你,这种始乱终弃的玩意儿,要来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柳蔚还没抗议“始乱终弃”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,就听李茵说:“我们已经说好,若是他真钟情那人,可抬为平妻,与我二女共侍一夫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阴森恐怖的咀嚼回味着这“共侍”二字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