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11章 思茗居里的痕迹,疑点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11章 思茗居里的痕迹,疑点

    小二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柳蔚入目所见的,就是对面儿敞开的窗户。

    而如星义的同伴所言,这扇窗户的窗口,正对着右边茶楼二楼的一间厢房。

    “哟,怎的窗户都没关,屋子都让雨浇湿了!”小二惊讶着叫嚷了起来,显然也没想到,客人离开时,竟然不关窗户。

    小二也顾不得照料几位财神爷,赶紧拿了抹布过来擦地,就怕溅进来的雨水,将地面儿给泡坏了。

    小二忙里忙外。

    柳蔚则在屋子里走了两圈儿。

    只走两圈儿,就没再继续走了。

    柳蔚下楼时,星义等人还都不知道,先生上来看两圈儿的意义,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在来客栈的路上,先生其实就问过他们死者的名字,也问了他们死者房间里可还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星义的同伴也回答过了。

    死者叫姚广,来京都时,身上就带着一个包袱,现在包袱不见了。

    客栈屋子里,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而明明知道情况了,这先生还非跑一趟。

    星义等人都觉得,这是因为,先生不信任他们,不过现在看来,先生自己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在客栈里停留的时间并不长。

    楼上楼下扫视那么一番,柳蔚就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走之前,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,柳蔚看了眼那老实坐在凳子上,好奇的看着一行外人的小喜子。

    小喜子见柳蔚瞧过来,愣了一下,随即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弯了弯,问:“公子,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柳蔚却没说什么,收回目光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小二揣着怀里的三十两银子,分了一两给替他看前头店面的小喜子,小喜子接了,乐呵呵的,揣着银子就说去外面买糖吃。

    小二觉得,小喜子就是个半大孩子,又因着刚从外乡来京都,投奔隔了不知道多少辈儿的远房亲戚,实在可怜,就宽容的让小喜子去了。

    小喜子带着伞,从后门儿离开。

    雨中绕过了七八条街,路过了三四个卖糖的店铺,却都未停下。

    最后,他走到了附街一处巷子口,谨慎的看了看四周,确定无人跟踪,才麻利儿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脚步停在巷子最深处,那红木院门前。

    木门打开,里头是个有些破败,但还算干净的院子。

    从院子穿过,进了里屋,他收了伞,一边拍拍肩膀外湿漉漉的水渍,一边撩起帘子,走进内屋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便是一股扑面而来的药气。

    小喜子揉揉鼻尖,对床榻上那明明面有病态,却神色尤厉的青年男子道:“公子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平安客栈相同的是,右边儿的思茗居也是二层楼。

    与平安客栈不同的是,思茗居的摆饰,可要比平安客栈讲究得多。

    客栈做久了,做的是人气,人来人往,光是路人路过瞧见,便能给人以亲切之感。

    茶楼做的却是雅致。

    尽管这条大街并非京都城的主街,地段不好,来往的客人也没多少富贵的,但这茶楼,却装修得格外好。

    柳蔚从一楼往二楼走。

    星义等人已经跟掌柜打了招呼,也塞了银子,他们上去时未有阻拦,只是掌柜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索性今日大雨,店里没有客人,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在即将上去二楼时,柳蔚突然停下步子,转头,对那一脸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的掌柜道:“您这茶楼,倒是雅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客人夸店里好,掌柜脸色立刻好了起来,道:“这可是我们东家特地找了上等的工匠弄的,听说那工匠以前还给宫里的娘娘修过园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赞道:“难怪小小茶楼,从里到外都透着不凡,想必掌柜平日经营,也是多费了心思,瞧这地面,一尘不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掌柜得意洋洋的又道:“我们这儿光是洒扫的伙计,就养了八个,没客的时候,每隔五个时辰清扫一次,有客的时候,每隔一个时辰就要清扫一次,每日清晨开业,我还得一间间厢房的检查,不过关的,伙计直接扣一整日的工钱,看他们还敢怠慢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,又夸一句,这才上了楼。

    星义等人不知先生怎的心情这般好,在客栈那边儿耽搁了时辰,到了茶楼,还要和掌柜的聊闲天儿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有求于人,他们也不好催促。

    这会儿终于上二楼了,星义的一个同伴赶紧在前头带路,一路带着柳蔚到二楼左边第六间。

    柳蔚走得很慢,等进了房间,略微看了一圈儿,便瞧见窗台前的桌柜下头,有两块突兀的砖石搁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砖头是我们拿出来的,这桌柜下面有个小洞,刚开始我等也未发现,只因这里是姚广房间正对的厢房,才又多看了一会儿,这一细看,就发现了蹊跷。”星义的同伴解释着,边说还边将那桌柜挪开。

    柳蔚蹲下身看了看,这个地面下开的洞,能放的东西绝对不多,而且开得有些粗糙,看来,应当是死者在急急忙忙的情况下,慌张挖掘的。

    或许也就是因为藏的时候太鲁莽,害怕露了马脚,所以,之后才又来了一趟。

    柳蔚站起身来,人正对窗户,这一抬眼,就看到对面客栈二楼,姚广的房间窗户。

    那窗户已经被小二关了起来,这会儿窗扣紧锁,是半点看不到里头情景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星义唤了一声,带着一丝期待问道:“先生可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失神地开口道:“你们要找的东西,只怕,是找不到了,但有几点,可作为参考。”

    一听东西找不到了,星义等人都有些慌,但听似乎有转机,立刻又打起精神,目不转睛的盯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第一,死者应当是岭州人士,从死者房间所剩不多的生活痕迹来看,他至少在死之前,还保留着岭州人生活方式的痕迹,也就是说,死者对故土很是依赖,对故土的生活方式也烂熟于心,通常,一个人若常去其他地方,或多或少,会染上一些当地的习性,但死者的生活痕迹,一成不变,死者极有可能是第一次出远门,而来时出发的地方,就是岭州。”

    星义等人愣愣的听着,半晌问:“生活……痕迹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