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14章 柳蔚接到暗信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14章 柳蔚接到暗信!

    傍晚之前,柳蔚收到消息,京兆尹已经接到了人命报案,将那姚广的尸体带回了衙门。

    但大半日过去,那尸体如今只剩一具没几两肉的干骨,怎么看,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京兆尹无法确定死者身份,报案人又只是个街边乞丐,在案情迷雾重重时,林盛机智的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而后,差使师爷去三王府一趟。

    师爷快速来到三王府,通报了门房,说要见柳司佐。不久后,却瞧见王府管家亲自出来相迎了。

    师爷不禁愕然,行了礼数。

    管家道:“师爷无须多礼,我家王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师爷着实愣了片刻,才忐忑不安的跟着管家前去。

    等进了王府书房,见了三王爷,一番小心询问后,再出来,时辰已是过去一刻钟了。

    师爷来时,还算精神奕奕,走的时候,却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等师爷终于走出王府大门,就再也受不了了,直接拔腿开跑,火烧屁股般的,转瞬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彼时,柳蔚还在房里。

    她看着外头好不容易停下来的雨,无聊的翻着手里的话本,问了一句:“京兆尹的人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京都出了结不了的案子,林盛应当会来找自己出山才是。

    柳蔚虽然答应了容棱不再多事,但姚广的尸体她已经看过了,没有不上呈衙门的道理。

    柳蔚想着,自己主动送上门去,肯定不合适,也说不通,就等京兆尹来请人时,跟着去一趟,装模作样验尸一番,再把尸检报告送上去。

    可等了这般久了,听说京都衙门出动了,但怎么还没人来找自己?

    莫非,林盛这回能自己破案了?

    柳蔚心里有些疑惑,看着天色,打算叫上明香,去京都衙门打听打听。

    但柳蔚还没见着明香,容棱倒是又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忙完了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今日容棱进宫一趟,点了卯,就出宫了,柳蔚也是之后才知道的。镇格门一营二营探子有要事回禀,需得容棱亲自在场,而容棱到思茗居门口接自己时,正是他点完卯出宫,被王府车夫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将她妥善送回府后,容棱又去了一趟镇格门,这会儿看来是事情解决完了,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脸上隐有凉意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外面的天,虽没了雨,但还是很冷。

    容棱问她:“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想找明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他了,告诉完又强调:“并非多管闲事,只是不愿不负责任,那姚广到底已经是个死人了,祖籍又在岭州,要查凶手,怕是会与权王有诸多牵扯,人都是落地就生了根的,好歹要将人送回家乡,好生安葬。”

    姚广是个倒霉的,柳蔚可以帮他找出凶手,还他一个公道,但怀璧其罪,姚广身携重宝,到底是他自己太不小心了。

    柳蔚的这番解释,容棱不置可否,他看了柳蔚两眼,随口问道:“尸检,你整理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走到内室的书桌前,拿出一叠宣纸,上面密密麻麻,写了整整六页。

    其中详细程度与星义写的那种闹着玩的,天悬地隔。

    将宣纸接过,容棱翻了一下,随后盖上,道:“衙门那边,我去招呼,验尸之事,小黎去办即可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不过是照本宣科罢了,小黎去一样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,反正就是照着这份尸检,再去假装验一次姚广的尸身,让小黎去的确没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点了点头,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想着容棱还真是不放心了,她整日都活蹦乱跳的,哪里需要这么金贵的在屋子里娇养着。

    罢了,权当为了腹中这个小家伙吧,谁让他爹,就是不放心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广之事,柳蔚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吃了睡,睡了吃,偶尔闲暇绣绣花,看看书的日子,柳蔚接到了星义的暗信。

    信是金南芸送来的。

    金南芸看着柳蔚拆信,在旁边剥了一瓣儿橘子,一边吃着,一边问:“你与他怎会有私交,我以为你不喜这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以前觉得这人有些黑心,现在倒觉得,蠢蠢的,很好骗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问:“好骗?你说那小孩儿?”

    柳蔚抬眸:“你也就比他年长个几岁,倒是端上辈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小孩儿。”金南芸不怎么在意的道:“冲动,莽撞,有时候瞧着沉稳,有时候又透着少年劲儿,性子倒是没以前想象中的那么狠,不过,也非善类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不假,死士,没几个是善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他在,我的生意倒是好做了。”说到这个,金南芸又乐了。

    商人的女儿,见钱眼开,这是所有人对金南芸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不包括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金南芸一眼,金南芸市侩,爱财,但金南芸也有情有意,她对谁无情,那必是那人先对她无情。

    又扔了一瓣儿橘子到嘴里,金南芸探着头问:“信上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已将信展开,上面字很少。

    一,星义说他已经差人报了姚广之案。

    二,星义说他查过驿册,查出姚广来京之前,的确在青州呆了五日之久。

    三,星义说他答应柳蔚之事,必在完成此事后,一一履行。

    柳蔚看完了,将信放下,金南芸就拿过去看。

    看完一扬眉,问:“报案?青州?答应你的事?”

    柳蔚嗯了一声,简单的道:“上次遇到他,他有些麻烦,我帮了个小忙。帮了忙,自然要收报酬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没做声,盯着柳蔚看了一会儿,又盯着信看了一会儿,表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柳蔚察觉金南芸的异样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南芸将信放下,问:“那个,事关青州,你帮他的忙,与青州有关?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含糊道:“算是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表情又变了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南芸也疑惑了:“你们说的,不会是柳陌以那桩事吧?”

    “柳陌以?”

    金南芸橘子也不吃了,道;“就是柳陌以杀人那件事啊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