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15章 柳蔚这接连两句狠话对容棱撂下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15章 柳蔚这接连两句狠话对容棱撂下

    “柳陌以杀人?”

    想到那斯斯文文,被柳府人认为与自己父亲容貌极其相似的青年,柳蔚表情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金南芸看柳蔚是这个表情,也愣了一下,随即头皮一麻,慌了:“我,我什么都没说,你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柳蔚不给金南芸逃避的机会,直接问。

    金南芸苦着脸,很是委屈:“付子辰不许我告诉你,可我以为你知道了,才多嘴……哎我不说了,我先走了,这橘子是给你买的,你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跳蚤似的蹦起来,拧着裙子,急匆匆的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浮生在外面本是专注的瞧着明香编花绳,这会儿瞧见自家小姐出来了,还没问上一句怎一回事,就见小姐窜的飞快。

    浮生懵了一下,赶紧跟了上去,唯恐小姐跑太快,摔着了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屋子里保持着方才的模样,微皱着眉,脑中思索片刻,半晌,霍然起身,直接朝着王府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这两日因着镇格门的事,容棱基本上没怎么进宫,都在书房忙碌。

    柳蔚去的时候,书房里还有三位副将,正一脸严肃的与容棱商量着要事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过来了,三位副将均是愣了一下,接着齐齐起身,朝柳蔚行礼道:“司佐大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面色沉着,道:“三位还请暂且回避,我有要事与都尉大人相商。”

    柳司佐是什么人,在镇格门里,你可以忤逆容都尉,但你不能忤逆柳司佐,你可以跟容都尉红脖子绿眼睛,但你对柳司佐必须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没有为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就连容都尉也都是看柳司佐的脸色行事啊。

    你说容都尉是镇格门第一人?

    那你一定是不认识这位暂时因着身体微恙,休养在家,不回衙门,却依旧在镇格门拥有爆炸人气的柳司佐。

    三位副将知情识趣,一句挣扎都没有,连征询一下都尉大人意见的行为都没有,直接退出书房。

    开玩笑,征询都尉大人的意见做什么?在柳司佐面前,都尉大人说得上话,做得了主吗?

    书房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将手中一份奏折不着痕迹的扣上,随即将手按在上面,抬眸问柳蔚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柳蔚指着他压着的那本奏折,敏锐的问。

    容棱很镇定:“边境的折子。”

    “折子不是送往内阁?”

    “要送,明日我亲自带进宫。”

    柳蔚疑惑的看着他,片刻,直接走上前去,伸手去拿那折子。

    容棱不放手。

    柳蔚抽了两下,没抽出来,眼里不觉迸出一缕寒光,注视容棱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问:“究竟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先松手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不放,却严肃的道:“若是无事,先回去,等我忙完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那张一本正经的俊脸,突然觉得好笑,用仿佛淬了冰渣子的声音,问:“告诉我,是什么让你胆子变肥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者,你今晚想睡书房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的时候,公事公办,是最容易解决矛盾的方法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容棱手底下的折子不想给柳蔚看,他大可拿出职权,将她支走,即便她有些不悦,但到底是公事,公事上就该公正些,有尊卑些。

    但是,柳蔚这接连两句狠话撂下,容棱知道,今日是不好善了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打算跟他公事公办,哪怕这里是他的书房,门外是他的下属,她也没打算给他一点面子,且,还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冷峻的眉峰,到底拢到了一起,容棱抬眸注视柳蔚良久。

    他终究将手松开。

    柳蔚一言不发,抽走他手下压着的奏折,翻开。

    这不是边境的折子,是从青州送来的。

    青州乃是付家的地盘,往大了说,付氏一族最高掌权人,就是青州的土皇帝,上至府尹,下至巡察,都是他付家的人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封落了青州府尹司马西官印的奏折,却是一封密折,尊称写的容棱,落款写的司马西。

    密折的内容很长,柳蔚一行一行的看下去,时不时抬眸,朝容棱瞥去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的表情一直很平静,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的那种平静。

    柳蔚对容棱何其了解,仅从一点细节,便看得出,他的淡然是真,寡漠是真,唯独眼神,是虚。

    他,心虚。

    折子看完了,柳蔚将其扣上,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青州府尹司马西,是你的人。”柳蔚不是在疑问,是在肯定。

    容棱双手放在桌上,指尖扣在木质的桌面上,点了一下,同时也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司马西递的密折,而非密信,也就是说,司马西身边不安全,只有正规上呈的折子,能避开付家人的查探,信件,则会一律被截留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容棱手指又往桌面上点了一下,对于柳蔚三言两语洞悉时态的本事,不做惊讶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道:“折子上说,事已落定,四方人马不日尽到,这四方人马,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知。”容棱言语中带了强硬: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猜猜吧。”不想听容棱敷衍,柳蔚截断他的话,掰着手指,开始数:“其一,权王坐下数十死士,深入青州,查探不明至宝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“其二,原付家嫡子付子辰,携不明身份柳陌以,入翁之中,成局中一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其三,李国侯府大小姐李茵,行踪不明,生死不知,实遭挟持,被迫入局为肋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其四……”柳蔚停顿一下,看向容棱的目光,深刻极了:“其四,倒不好猜了,有两个可能,一,你容都尉亲临青州,坐镇局眼,二,有一位与你身份相当的大人物,正行往青州,待这人物抵达之日,便是这浑水彻底被搅浑之时。”

    容棱这次不再沉默。

    其实,他知道瞒不了她多久。

    柳蔚聪明,哪怕她这阵子的生活看似悠哉,但她有一颗敏锐的玲珑心肝,从未褪色。

    只要给她一点线索,她便能连通始末。

    她曾说,破案便是要敢想,敢试。

    断案尚且如此,又何况做人。

    她无畏无惧,胆大包天,就因为一个“敢”字。

    如今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看了这折子,盯准了“四方人马”这个四,联系近些日子发生之事,轻而易举,断出真相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容棱叹了口气,道:“猜中有三,其一,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