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16章 容棱蔫坏儿,心眼儿黑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16章 容棱蔫坏儿,心眼儿黑

    一,权王手下人马入局。

    二,付子辰因着柳陌以入局。

    三,李茵受迫,被带至青州,用以辖制某人入局。

    四,容棱或者权王亲自坐镇入局。

    错了一个。

    哪一个?

    难道李茵,不是被带去了青州?

    李茵突然失踪,李君曾在妹妹失踪当晚布下重兵看守,却仍是让妹妹不翼而飞,这实在太不合理。

    有人带走了李茵,但那人为何带走她?李茵只是个女儿家,后宅闺阁,懂什么大事?

    带走她,不过就四个字,有大用处。

    什么大用处?

    要挟,筹码。

    打算挟谁?

    李茵乃是李家嫡长女,李君最疼爱的妹妹,李国侯府与其正夫人唯一的嫡女,是李家万千宠爱的宝贝疙瘩。

    李茵这样的贵重身份,用以胁迫的,不是李君,那就是李国侯。

    那日从七王府回来,柳蔚就知道,李国侯与夫人都去了青州,到付家拜寿,如今过了数日,一直未归。

    青州。

    又是青州。

    柳蔚不得不这样猜测,李茵是被人绑去了青州,最后用以威胁李国侯。

    只是绑那李茵的人,究竟是哪路人马,柳蔚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按理说,是付家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付家若是真的野心勃勃,如今,应该是在尽力争取李国侯。

    李家,在朝中可是如日中天啊。

    但柳蔚觉得,容棱和容溯,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容棱蔫坏儿,心眼儿黑。而容溯,他眼看着李家日渐壮大,李君越来越难以控制,难道,他就一点都不忌讳?

    柳蔚心里猜不到底儿,就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似也不打算卖关子,敛了敛眸,道:“第一个,错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?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自己说的第一个是什么,而后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其一……”容棱看着柳蔚的眼睛,缓缓说道:“权王手下数十死士入局不对,岳单笙入局,才对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?

    乍一听到这个名字,柳蔚着实楞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柳蔚停顿半晌,还有些反应不过来:“岳单笙?”

    岳单笙其人,行踪不明,神出鬼没,柳蔚多次听过此人大名,却至今未见半点影子。

    为何会扯到岳单笙身上?

    星义他们因那姚广之死,无奈入青州,岳单笙又……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僵硬了片刻,扭头,再看容棱,拧着眉问:“杀姚广之人,是岳单笙?

    容棱没有说话,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说对了。

    姚广是岳单笙杀的,所以,第一入局者,不是星义他们这群死士,而是岳单笙,这个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可是,不对头啊……

    回忆着尸体上的种种迹象,柳蔚又不确定的道:“按照往日多方所言,岳单笙分明是个武艺超群之人,可姚广的尸体上,痕迹颇多,处理的并不干净利落,此等手法,如何也不似高手所为。当然,或许是他装的,假扮手段拙劣,好掩人耳目,但我不觉得我会看不出这伪装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,道:“杀姚广,应当非他本意,镇格门人查到他的落脚之处时,发现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起身,走到一旁书架前,在第二格第二架上,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油纸包。

    把纸一层一层打开,等露出里头的东西后,他将那东西摊放在柳蔚面前。

    柳蔚拿起来刚要看,却嗅到一股清苦涩味。

    蹙了蹙眉,柳蔚看着眼前这颜色古怪的浆壤之物,知道这是药渣,却一时分不清,是什么药的药渣。

    待她以手翻开,又看了半晌,才看出。

    “百齿降辛汤,解毒圣品,还加工过,里头好几味药料,用得比原配方更好。”柳蔚抬眸,看着容棱:“岳单笙,他中毒了?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是不是中毒,倒也不知,但有这药渣在,足以说明,岳单笙此刻的身体状态,并不算好。

    身子不好,杀人费劲些,也无可厚非,虽说烂船也有三斤钉,不该因小小病痛,便失手至此。

    可若是中毒,便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天下毒物,千奇百怪,有要人命的,有要人气的,也有要人劲的,谁知道他中的毒,到底影响了他身上哪里。

    柳蔚将药渣放下:“看来,一切都有答案了,岳单笙中毒,姚广之死,包袱里的东西不翼而飞,凶手的去而复返,茶楼地上的残留土灰,原来,竟是这样……星义跟踪姚广十多日,这十多日,岳单笙必然也盯上了姚广,他知道姚广将东西藏在了客栈旁的茶楼,便去了茶楼,将东西拿走,可回去打开一看,却发现东西不对,不但不对,上头还覆了毒,他一时不慎,身染剧毒,随后,大概是解毒无门,便直接找上了姚广,最后甚至杀了他,杀完人,他又去了茶楼,大略是不甘心,要再找一次,他在那时,应当还以为,姚广一定将东西带入了京都,却在空手而回后,知晓东西大略真的被姚广留在了其他地方,这个其他地方,与我和星义推测的一样,在青州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    她匀匀说着自己假设的前后因果。

    容棱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不算短的沉默之后,便是容棱开口:“青州之局,已经展开,局中之人无法开脱,只我,不在其内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是表明了他并不打算去往青州,当那所谓的局眼,坐镇一盘注定错综复杂的乱局。

    但终归是会有另一人,前去坐镇。

    而那个人,柳蔚没猜到是谁,容棱却一清二楚,不是别人,正是权王。

    此时,权王应当已经走在去往青州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李茵为人胁迫,虽不情不愿,但要拿她的性命要挟李家人,她的安全必然是有保证的。

    付子辰送柳陌以入青州,不管目的是何,终究,是害了柳陌以被付家人拿来开刀,付子辰亲自前往将柳陌以救出来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至于岳单笙,他要寻那东西,那东西同时又是权王要的,还是从岭州带来的,其中牵扯,不说已明。

    而那东西,究竟最后花落谁家,付家又知否那东西的存在,权王与岳单笙又会有如何争斗,这些,都与容棱无关。

    青州是盘,棋子已落,四方待齐,棋局即开,胜负……难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