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18章 私房?你家王爷,还有私房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18章 私房?你家王爷,还有私房?

    柳蔚沉默着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在旁边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一个说:“王爷这是怎么了,怎么把大库房钥匙给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说:“定是公子前几日跑出去闹,王爷管不住公子,索性就把大库房钥匙送来,这是逼公子帮着王爷管家,不让公子闲着呢!不过这管家一事,向来都是姑娘家学的,公子学来做什么?难不成以后王爷成亲了,还得要公子来给管家?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倒是没明叔那么纠结,七嘴八舌的,尽是调侃。

    明叔听得烦,瞪了她们好几眼。

    但明香惜香原就是在三王府里矜贵着长大的,跟了柳蔚,更是被宠坏了,现在除非王爷亲自来,不然,还没见她们说怕过谁的。

    哪怕明叔是她们敬重的长辈,还是明香的干爹,她们也依旧嬉皮笑脸的,但眼睛,却也瞧着自家公子,心里与明叔的想法如出一辙,王爷敢送这样的东西,但公子敢收吗?

    柳蔚敢吗?

    有什么不敢?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,虽不知容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她还是嗤了一声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明叔一下子僵硬了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脸上的笑,也止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既然王爷如此看得起,将这等贵重之物,寄放于在下这儿,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拿起那钥匙,串在指尖晃荡两下,发出叮铃铃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声音就好像一道催命符似的,听得明叔半条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明叔最后怎么走的,他自己也不知道,他离开后哭了没有,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待房间里只剩柳蔚与明香惜香,才见两个丫头对视一眼,最后明香说:“公子,这钥匙,您真要拿着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看她一眼;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明香摇头:“倒是没有什么不妥,只是……只是这可是库房的钥匙,公子您或许不知,三王府,共有两个库房,其中小库房,搁的是王爷的私房,大库房,搁的可是整个王府所有人的一应用度,外乡田铺的盈利,宫中贵人送的东西,甚至王爷田产地产房产的字契,其内零零总总,共计财产不计其数,您接这烫手山芋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库房,意味着的可从不来不是金银财宝,而是整个三王府的生计。

    接了大库房钥匙,就等于要管家。

    以前是明叔在管,因为府里没有王妃,而等到将来,王爷娶了王妃,这钥匙就是要给王妃的。

    明香说的有些快,她心中是想,莫非公子有何地方得罪王爷了,所以王爷才用这样的法子,难为公子?

    明香说完,惜香也想说两句,却话在喉咙时,被柳蔚打断:“私房?你家王爷,还有私房?!”

    明香惜香都是一愣,两人互看一眼,才愣愣的点头:“那个……小库房,就是王爷的私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巧了。”柳蔚将手里的库房钥匙又晃荡两下,冷笑着道:“你家王爷既然喜欢送东西,便让他再送些来,这大库房的钥匙,我收了,小库房,他也别小气了,交过来,本公子一块儿收了。”

    明香木了。

    惜香傻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柳蔚却催促:“去吧,去告诉你们家王爷,一串大库房钥匙不够,若他真有诚意使我舒心,将小库房的钥匙,亲自送来。”

    明香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惜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书房。

    容棱在听了明香结结巴巴的禀报后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在手指敲了桌面儿片刻后,阖上看了一半的奏折,拉开桌子右边的小抽屉,从里头拿出一串钥匙,起身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明香惜香都呆了,她们想说点什么,却看王爷已经走到她们前头,也只好一跺脚跟了。

    王爷脑子有毛病,肯定有毛病。

    您把大库房小库房钥匙都送了,您怎么不把自己也送给柳公子算了?!

    真是气死人了!

    两刻钟后,柳蔚接到了另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当真亲自送来钥匙的容棱,柳蔚思忖片刻,让旁人先退下去。

    等房内只剩彼此,容棱已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掂量着两串钥匙,柳蔚直白的问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一眼,道:“都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送我?”

    “哄你。”

    直白的询问,换来直白的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滞了一下,觉得手里的钥匙有点发凉,她想到了没来到青云国之前那一世。

    有次,父母吵架,母亲气得回了娘家,父亲刚开始端着脾气,不去哄,后来瞧见老婆实在不回来了,只好低声下气的,把工资卡都送去了,才把母亲哄回来,而回来第二天,柳蔚就被母亲强行拉着一起去逛街。

    柳蔚没什么想买的,只是陪母亲出去走走,散散心,但母亲刷卡买了几套奢侈的贵妇保养品,化妆品,还有好几个名牌包包,十几件名牌衣服,最后,把父亲的工资卡刷光了,才心满意足的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柳蔚记得当时回到家,看到父亲的脸都是绿的,大概,刷卡记录,已经发到他手机上了吧。

    似乎,哄老婆就应该如此,再大的火气,买买买也就消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看手里的两串钥匙,又看看对面坐着的容棱,她问:“这主意谁给你出的?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,容棱有这个脑子,领悟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果然,容棱愣了一下,而后道:“你喜欢便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:“你怎知我喜欢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将两串钥匙放下,说:“银子和心意,是两回事,钥匙我可以收下,但并不表示我消气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停顿一下,道:“听闻艺雅阁明日有诗会,明日,可要去坐坐?”

    嗯?话题怎么转到艺雅阁上去了?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随即道:“诗会罢了,我不喜欢作诗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三里巷那边,有家新开的江南食府,听说里头的凤头九天烩,做得极好,可要去尝尝?”

    “凤头九天烩,我也听过,用的鱼肉,鸡肉,猪肉,羊肉,鸭肉总烩,做工极考功夫,用料火头十足,不过我不喜那种大杂烩,做得不伦不类,不过打个噱头,真正的江南菜,绝不是那样的哗众取宠。”

    容棱说:“华心巷那边,有家地道的羊脑汤烩……”

    “羊脑膻,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京都西街的莲心糖子粥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过了,昨日明香不是才带回来,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“上九路的佛跳墙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吃过了,味道倒是不错,只我有孕,身子不适,吃多了易反胃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