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20章 与柳蔚同一间客栈落脚的纪夏秋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20章 与柳蔚同一间客栈落脚的纪夏秋

    初春的北方,比起深冬,更多了几分湿冷。

    尤其又是遇到雨天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客栈窗边,透过窗缝,看着外面没有停歇趋势的大雨,紧了紧脖子,歪头,问身边的容棱:“这雨下了几天了?”

    手里执着一本书正在翻看的容棱,头也没抬,说道:“两日。”

    柳蔚掰着手指算:“那也就是说,咱们已经走了六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免有些颓气,用手撑着下颚,看着外头的雨幕,真心的呢喃道:“无趣。”

    正在看书的容棱终于抬起头,将看了一日的书放下,起身,走到她身边,为她将披风裹紧一些,说:“雨停便走。”

    恰好此时,外面“轰隆”一声,竟是一道春雷。

    柳蔚脸上的表情更糟了。

    雷惊洪落,这是还要下几日雨的意思?

    六日前,柳蔚左盼右盼,终于盼到容棱将镇格门及宫中的琐事交代干净,可以出发青州。

    她兴冲冲的一大早就上了出城的马车。

    一开始三日,也的确很顺利,可到了第四日,下雨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还是下午,马车本不打算停靠,但看雨势不小,惟怕路上出现什么意外,便提前找了客栈歇脚,还以为,顶多明日雨就停了。

    结果没停。

    又想,再过一日该停了吧。

    还是没停。

    今日,看着外面依旧没有要停的意思的大雨,柳蔚到底不耐了。

    这次离京,她与容棱都算不容易,容棱就不说了,镇格门一堆事,内阁还有一堆事,他为了这半个月的小息日,把所有借口都用了,才终于让那几位内阁老臣松口,放他出去一阵。

    柳蔚也有麻烦。

    小矜小黎都要念书,柳蔚一开始就没打算带他们,但两个小孩知道了此事,不依不饶的非要跟来,左哄右哄,也没哄好,最后,她还是一大早趁着小黎没起床,偷偷跑出来的,临走前留了张条子,写明半个月定归。

    原本,京都到青州,若是走近路,快马加鞭,也只要五日路程。

    可现在,光在路上就耽搁了好几日,从这儿到青州还要走一日,这一来一回的,哪里还有时间。

    柳蔚很惆怅,尤其是想到今日还是不能出发,那惆怅就蔓延成了阴郁,将她整个人笼罩。

    但相比她的焦躁,同行的另一人,倒是悠哉得很。

    柳蔚扭头看向那位替她裹了披风后,又坐回椅子,开始慢条斯理看书的男子,问:“不能出发,容都尉是不是很满意?”

    刚拿起书的容棱没有抬头,却轻笑一声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看那笑容,就知道有。

    柳蔚叹道:“你言不由衷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下来,外面的雨声便显得格外大了。

    柳蔚站起来,在窗边看雨,闲散似的盯着远处雨幕发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咕噜咕噜的声音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柳蔚顺着那声音来处看去,就见雨雾遮掩的右方,一辆疾驰的马车,正往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那不大的马车踉踉跄跄的模样,好奇的定住视线。

    马车车辕坐着一身蓑衣的车夫,车夫似乎知道这山路艰难的地方有客栈,马车直直的驶进客栈外的马棚底下,这时,听到动静的客栈小二也出去迎客了。

    车夫脱了湿漉漉的蓑衣,将其顺手搭在一旁的架子上,对小二道:“我家夫人在路上染了风寒,你找间最暖的房间,再找位离得最近的大夫,这是赏钱。”说着,顺手扔了一块碎银子。

    小二麻利儿的接过,笑呵呵的说:“贵人放心,小的这就给贵人备房,至于大夫,这雨势太大,怕是路上会有些延误,最快一个时辰给您找来,您看成不?”

    车夫也知道出门在外不好挑剔,就“嗯”了一声,回头,对车厢里道;“夫人,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车厢的门,这才被拉开,里面,一个红衣素妆,却眸色冷厉的婢女,先钻了出来,她打量了客栈一番,面有不满,但也不再多言什么,转头,双手恭敬的将车内的妇人扶出来。

    妇人穿的是一身月白色的长裘,外头裹了毛茸茸的脖围,脸色苍白,身形可见不稳,在红衣婢女的搀扶下,慢慢走出来,可这时,一道冷风吹起,妇人的脸上,立刻沾了不少雨水,顿时,显出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红衣婢女立刻紧张的捏着袖子,为妇人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妇人随即面目和善的摆手,以示自己无碍,婢女这才不再坚持,搀着人,赶紧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进了客栈,里头的事,柳蔚便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两位不过恰巧路过,又正好在同一间客栈落脚的陌生人,柳蔚没多少兴趣,只是那红衣婢女,倒是让她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婢女若是没瞧错,功夫底子应当极好,不过富贵人家的婢女,有功夫也不出奇,金南芸身边,不也有个浮生呢。

    窗外的风景,又平定下来,雨还是那个雨,天还是雾蒙蒙的天。

    这新客到来的一打岔,柳蔚也歇了观雨的兴致,她回过身,顺手将窗户阖了,回头看到容棱还在看书,她这才有兴趣的瞧了眼那书的书名,一看,愣住。

    “《平洪策》?”柳蔚问:“连着下雨多日,这儿虽说不太严重,但有的地方,怕是已经有了洪患,只是你现在看这个,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容棱将书又翻了一页,才道:“治洪非我擅长,不过看看其中的条例规范,也好拟定平洪拨款的数量。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点点头,坐回椅子上,又叹了口气:“每年都有洪患,今年却是这么早,也不知又有多少人家要家破人亡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书放下,看着她道:“洪,该是不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迎视他的目光,点头:“对,洪,该是不发生的,出了洪灾,不过是因为下水疏通不善,海岸坝梯不妥,说来说去,都是管理者的问题,若真的地域安排妥帖,哪怕连下两个月大雨,涝遍了田地,也终究不会有人伤亡,只是这地域治理,从来都是不经过几十上百年整顿,不见成效的。先人嫌治本时间长,不愿在此多费工夫,后人效先人之行,亦不在意,长此以往,祸上还是祸,灾上还是灾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