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26章 猎场前沿,五公子付子辰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26章 猎场前沿,五公子付子辰

    衙役这一言道出,众犯哗然。

    先前认出这是“狩猎场”的那犯人,显然是知道什么的,他脸色最难看,眼底的阴郁,怎么遮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接着,衙役们真的走了,这般大的林子,一瞬,只剩下手脚都是镣铐,被带来的十二人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不是听错了,这帮狗娘养的,是把我们放进猎场,给那群纨绔子弟当猎物杀?操他祖宗的!这帮畜生还他妈是人吗!”

    那凶狠的男子,错愕过后,便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知晓内情的那人哼了一声,道:“一会儿找地方躲吧,这林子看似大,但前面是帐营,后面是狮虎地盘,我们能逃的地方其实很少,到时候,能否留命,就看自个儿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镣铐这么沉,怎么跑!”

    “难怪不带那些老弱伤残的,他们进来,不就是给人当箭靶子的吗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干靶子有什么好玩的,他们就是要我们这些身强力壮,跑得动的,越是跑,杀起来越是有趣儿!这些不干人事的畜生,老子真他妈想见一个杀一个!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辱骂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柳陌以站在原地,却是四下张望,他现在知道对门的大汉说的究竟是什么了,那大汉,显然也是来过猎场的,且还是活下去的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左走十里,馊水池。

    或许,只能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也或许,他能在那儿多躲上一阵,躲到那些公子哥儿离开,猎场关闭,他说不定,可以逃出去!

    心里想到这个可能,他立刻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却见辱骂之后,也有几个人目露精光,显然,也是想到了这层。

    今日沦落到猎场为畜的地步,看似没有人性,但也不失为一条再生之路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远处,鼓锣声震起。

    有人大喊一声:“猎鼓起,他们要进来了,快跑!”

    那人话音未落,远处,果然传来马蹄声。

    一群人速度轰散。

    柳陌以不敢立刻往馊水池跑,他去了另一条路,打算等到合适的机会,再去目的地。

    另一头,猎场前沿。

    一身浮华的红衣公子,手持骨扇,面带轻笑,他目朝林内,叹息一声:“这付家几位少爷啊,就是要强,鼓声未落,已踏马而去,不就是头筹吗,都是一家人,谁猎到不是一样,至于这么较劲。”

    “话也不是这么说。”另一位青衣公子端起白玉琉璃杯,轻啄一口杯内佳酿,眼神虚晃,正好看向红衣公子:“虽说一家人,但到底不是一房所出,有所争夺,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“哟,杨公子这话,听着怎么味道不对呀。”一道娇俏的女音响起。

    被唤作杨公子的青衣男子,看去一眼:“宋二小姐过虑了,不过一句随口罢了,有什么对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听着可不像随口。”宋二小姐一袭丝纹裙,裙角翻飞幔幔,面上,笑得微妙:“小女子怎觉得,杨公子是有所暗示呢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琉璃般的眸子,微微一转,转到了坐在众人最右之处,那手持玉杯,一直未言的白衣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杨公子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看着那白衣男子,笑问:“付家五公子,你的几位兄弟已经去了,你却不急?”

    付家看似光鲜,可里头几房之间,却是一团乱麻,外人知道的许是不多,但杨泯,与付家第三房的付六公子付子览,关系较好,自然就知道一些旁人不知的事。

    “说来,五公子好像刚从江南回来?”

    杨泯一言道出,那红衣公子也接嘴道:“江南曲江府嘛,听过听过。曲江府尹,嗯!付家出来的人中,本公子还真没见着谁愿意去当那区区府尹的。”

    “刘兄可莫胡言。”杨泯将手上杯子放下,故意对红衣公子道:“咱们付家五公子,可是个能人,听说在曲江府,是位人人称颂的青天大老爷,百姓爱德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百姓再爱戴,俸禄也就那么点,一个小芝麻官……”刘睢插了一嘴,话却不言尽,落下一半,却又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宋二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刘睢将扇子摇得晃晃悠悠的,嘴角也是含笑。

    那杨泯轻咳了一声,摆摆手:“不要胡言,不要胡言。”眼底的笑,却怎么也收不住。

    旁边其他公子小姐们,有跟着一起笑的,也有沉默未语的,偏偏此中的当事人,那位付家五公子,却只是一言不发,手里握着玉杯,表情很稳,仿佛这些人口中笑闹的,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又一声鼓咛大响,众人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那宋二小姐一脸惊喜:“有人拔了头筹,不知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!开猎不过半柱香,咱们这儿还未进场,竟已经有人猎得猎物,不知会是什么?子耀说,他不猎则已,一猎,必是虎豹。”

    付子耀,付家四公子,三房嫡长子,付子览同父同母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朝着林道望去,果然,一下便瞧见了几匹高马,踢踏而回。

    “是三公子。”有人道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家三公子,付子勇,大房嫡次子。

    “咦,没瞧见猎物,莫非猎物太大,还在后头?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有殷勤的已经起身,亲自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付子勇生性刚猛,不拘小节,他翻身下马,无视众人的热络,直接走到大鼓面前,手持重槌,击鸣那鼓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连续三声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猎场有规,凡开猎后拔得头筹者,须亲自鸣鼓三下,示为开场,名讳置于猎场杀逐榜首位。

    “付三公子,您猎的是什么呢?”有个模样娇小的小姐,捏着绣帕,笑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子勇随手将鼓槌丢开,大手一扬,对后头道:“带上来!”

    接着,便见两名人高马大的勇士,拖着一个气息全无,蓬头垢面,手脚还戴着镣铐的男子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瞧那男子尸体,顿时愣了一下,随即,则大笑起来:“妙哉妙哉,今个儿竟还有这样的趣儿,好玩好玩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