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32章 珍珠,帮忙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32章 珍珠,帮忙!

    付子辰恍惚一下,赶紧追上,随意擦了唇边的猩红,跟在她旁边道:“我不知会变成这样,他该在牢里呆着,行刑日是十日后,我以为来得及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停下步伐,转头看他,眼睛里已是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付子辰有些狼狈,虽知此事他是罪魁祸首,但却受不住柳蔚这样的眼神,睿智如他,这一刻也变得慌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不对,但他值得你如此维护?你与那家人,原本便没什么情谊,如今做什么回护?这柳陌以,你才见过他几次!”

    付子辰说的是事实,若是柳域变成如此,柳蔚也不会这般恼怒,实际上,她也分不清她在怒什么,快马加鞭,匆匆赶来,为的便是救他出水火,可人才刚找到,就成了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惨不忍睹,命悬一线,她的心都揪住了!

    毫无缘由的怒火冲脑!

    那一巴掌,柳蔚打得不后悔,付子辰与她再是交情深厚,也不代表她会无视付子辰犯的错。

    柳陌以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他不是付家的钉子,更不是付子辰的细作,他只是个有着柳家血脉的普通书生,文质彬彬,没有一丝武功,手无缚鸡之力。

    本就是付子辰连累了他,凭的是什么,还可以如此理直气壮?

    几步外的付子勇、付子寒,在起先的错愕后,又追了上来,两人目光徘徊,看着付子辰,又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玄袍怪异公子。

    付子勇说话道:“你二人有何私怨,我们不管,但是五弟,这囚犯你是断不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还是看着柳蔚,回付子勇时,音色也带着火气:“带不带得走,由不得三哥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付子勇拧眉:“也就是个罪奴,莫非还要为他伤了兄弟间的情分?今日在场多少人?下场游猎又有多少?你是想将所有人拉下水,搅乱祖父的大寿?”

    说着,付子勇又去看抱着罪奴的玄衣公子:“不知公子哪家人,又是否在我付家邀客名单之内,但你扛的这人,却是需得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弟弟。”柳蔚抬眸道。

    付子勇愣了一下,道:“此人为死囚,公子此举,是要劫囚?”

    柳蔚眸子变得清冷,脸色极沉。

    付子辰了解她,看她如今脸色,已知不好,立刻道:“我带你走。”说着,直接往林外那边去,示意柳蔚跟着他。

    付子勇提马阻拦。

    柳蔚脸色已越来越凉,但到底憋住了一口气,先救柳陌以性命要紧,只好跟着付子辰绕开付子勇。

    付子勇不依不饶,又继续拦。

    他们挪一步,他就挡一步。

    柳蔚终于忍不住了,单手伸出,捏住马头上的鞍头一角,用了内力,猛地一扯,马儿身形一癫,两条前腿倏地弯曲,直接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付子勇一瞬仓惶,但仗着身子高大,往旁边狠狠一滚,头撞到了地上的石头,额角流了鲜血,浑身狼狈,却好歹没伤着骨头要害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好大的胆子!”付子勇跌跌撞撞,起来之后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柳蔚与付子辰已在这时走得老远。

    “竖子休逃!”

    付子勇拉过一旁付子寒骑着的高头大马,翻身也上了付子寒的马,不问付子寒意愿,攥着缰绳,驰骋追去。

    付子寒却已感觉情况不太对头,打算暂时收敛,低调行事,但付子勇是个火桶子,一碰就燃,竟是动了大气,蛮横起来。

    付子寒想先下马,不去搅合,静观其变,但付子勇哪里给他机会,提着马儿,追得更快。

    柳蔚扛着人不得不用上轻功,可是刚一出林口,才看到前面的营帐,后面付子勇就追来了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付子勇跳下马便是一套长拳袭来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引得远处帐下坐席的男女们注意,有人招呼一声,所有人七七八八的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玄袍公子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,付子勇却听不到,只专注施招,务必要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柳蔚哪有心思跟这粗野莽夫搅合,只单手抵御两下,又看肩上柳陌以脸色越发惨白,不免心中急切,直接唤道:“珍珠,帮忙!”

    付子辰快步赶过来,还来不及阻止,已看到黑色的鸟影俯落而下,直朝着付子勇而去。

    付子勇似是也感知到危险,条件反射的闪躲,但他的快,哪里比得上珍珠的快。

    珍珠忽扇着翅膀,稳稳地停到付子勇面前,黑硬的翅膀一扇,就蒙了惊愕呆住的付子勇的眼,而后,尖隼对准他的脸,一刺,在对方脸上刺出一个流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付子勇惊叫了一声,抬手去挡,可他挡了这里,总漏了那里。

    珍珠又是动了真脾气,不是往日的轻啄浅咬。

    那平日只会挠人痒痒的乖巧小嘴,这会儿竟像刀尖,碰哪哪破,还不是破个皮,一破就是狠的要把对方面肉都叼下来。

    六七下后,付子勇痛得不轻。

    猎场的护卫一时都赶来了,一个个看到此情此景,哪里有不怕的,顿时一拥而上,保下了付子勇。

    接着就有侍卫拿火把,想烧这个凶鸟。

    兽都惧火,珍珠只得避开,一双凶眼却依旧死死的盯着所有人,片刻,它仰着脖子,嘶鸣一声:“嗷桀——”

    尖锐的吟声悠远浩荡,在场诸人皆是心中一震,直觉畏惧。

    而那吟声还未结束,山林里就突然传来响动,接着,便有虎啸狮吼,绵延起伏。

    一大波鸟雀啼鸣,也由远至近,快速贯来。

    有识趣的猎场护卫立刻道:“不好,群兽失控,要出乱子了,快走!”

    这个猎场护卫的一声叫唤,使其他侍卫护卫也反应了过来,拥护着各位贵公子千金小姐们,纷纷往更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杨泯瞧此奇景,也是吓了一跳,又道:“还有许多人在林子里,会否有险?”

    护卫也不知情况,只道:“里头还有护卫,贵人莫慌。”

    杨泯也只能跟着其他人先退,越退越远,竟是已经退到了营帐最外面的护栏下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