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33章 虎狮豹狼为何一同躁动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33章 虎狮豹狼为何一同躁动?

    当一众人终于退得停下来了,老练的猎场护卫们又暗暗注意了许久,听林子里兽声起伏,但似乎并没有追来,才总算放下一颗心。

    同时猎场护卫们又惊异,百兽突然暴动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要知,上一次百兽震荡,还是因着夏雷滚滚,击了林里的枯木,引起了大规模的祝融之火,百兽受到惊吓,才纷纷暴动。

    这次……

    猎场护卫忍不住往天上看了看,想寻找那个头不大的黑鸟,找了一番,却并未找到。

    难道,只因那鸟儿叫了一阵?

    鸟能引起雀类共鸣,但虎狮豹狼为何一同躁动?

    按理说,不该!

    林子里的刘睢正同付子耀,付子览一道儿,他们也是听到兽类暴动,一时有些惊吓。

    随行保护他们的护卫早已脸色大变,道:“为防有险,诸位贵人最好还是先行出林!”

    这是猎场的老护卫,众人听他如此说,也不愿以身犯险,虽不知出了何事,但都决定先离开再说。

    今天本是付家老爷子大寿之日,该是好好耍乐,畅快舒心才对,却冷不防出了这样的事,大好的兴致都给搅合了。

    刘睢之前并没有猎到人,本就觉得不痛快,这会儿更是不乐意,直接斥责:“猎场的人是怎么做事的,去将管事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猎场护卫也不知为何会出这样的事,无奈之下,也只好去请管事。

    因着其他人都疏散到外面了,护卫便将他们也往外面带,走了几步,刘睢却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眼某一营帐。

    “营帐里面还有人?”

    付子耀就在刘睢旁边,闻言,也朝那帐内看去,果然看到影影绰绰的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付子耀走过去撩开帘子,看到的不是别人,正是付子辰在里头,而他旁边,还有个玄袍的清秀公子,营内的小榻上,躺着个浑身狼狈的奄奄之人。

    “五弟?”付子耀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子辰偏过头,看到外面的人后,又回过头来看了柳蔚一眼,接着走出去,将帘子放下,不敢惊动正给柳陌以施针的柳蔚,对付子耀道:“其他人都在外面,四哥六弟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付子耀看这五弟一眼,又看看已关上的营帘,问:“五弟可知,方才林里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付子辰摇头。

    付子耀还想说什么,付子览却有些不耐了,拉了拉兄长的衣袖:“别管他了,看他也不想理咱们,走吧。”

    付子览这话有些置气。

    付子耀皱了皱眉,他虽也不喜这位二房的五弟,但却没有表现出来的意思,付子览这句话,是直接将他们三房的态度表明了,倒是平白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他没说什么,也不好在人前斥责亲弟弟说话不慎,便对付子辰点点头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却发现后面还有人没跟上,回头,就看刘睢正探头探脑的在营帐外头张望。

    “刘兄?”付子耀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睢回头,道:“四公子、六公子先去,刘某稍后便来。”

    付子耀拧眉:“刘兄可是瞧见了熟人?”

    刘睢指指营帐,又看了眼挡在帐外的付子辰,问:“里头那位公子面生得很,五公子,不知他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付子辰随意道:“一位小友罢了,并非哪家公子,是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刘睢却笑:“相逢即是有缘,不如叫出来打个招呼,也算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蹙眉,明显不快。

    刘睢却像看不懂眼色似的,还往里面冲:“既然那位公子不愿出来,那刘某进去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伸手拦住他,眼底的排斥意味,甚是明显。

    方才才被柳蔚打了一巴掌,他正是有火无处发泄时,待人接物,也省了那份耐心,变得冷漠了许多,对着刘睢,更是没有好脸色:“猎场危险,诸位还是先离开的好!”

    刘睢倏地一笑,一身红袍耀眼非常:“五公子何故拒人千里,不过是打个招呼,若不然您进去问问,没准那位公子愿意见见刘某?”

    付子辰正要说话,却听那营帐内,一声颇为熟悉的生冷厉喝传来:“都给我安静!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睢:“……”

    针灸需得静心,柳陌以又伤得颇重,柳蔚耐心施针时,这般被吵,难免脾气就大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闻言也不敢说什么,只冷冷的看着刘睢。

    刘睢似也没想到里头那人脾气如此火爆,说话如此冲,顿时就觉得那人是对自己吼的,斥自己吵闹。

    刘家嫡子,也是这青州城风风火火的人物,平日哪里吃过这样的闷亏,刘睢立刻生怒道:“倒是位狂的,不让刘某见,刘某还偏见不可了!”说着,伸手挥开付子辰,直接去撩帘子。

    付子辰去拦,两人间难免发生碰撞,你来我往,颇有些争执不下。

    付子辰不知这刘睢是发了什么病,偏偏就是拧上了。

    付子耀和付子览都有些不耐,但刘睢也不是旁人,算得上与他们亲厚,一时也只能打圆场,想将刘睢拖走算了。

    这付子辰的事,他们三房一贯是不想管的,付子辰的朋友,他们更不愿结交,却不知为何刘睢就拗了起来,平白让场面难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番来来往往时,外面等候颇久的众人,在发现兽声已无,护卫查探,林子里好像也已经平静下来后,三两的走回来,打算再等管事奏报。

    可一回来,就看到某个帐子前似乎出了事,正在拉扯。

    付子勇已经被送去山下的医馆,付子寒也陪着去了,这会儿回来的人,都是不太了解事情的,一下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杨泯却因和刘睢熟,上来问他:“这是怎么了?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付子览和杨泯是至交,顿时把这烂摊子丢给他,道:“也不知发了什么疯,非要进去与我这五哥的朋友说话,我这五哥也不知计较什么,还就是不让他进去。”

    杨泯颇有些无语,上去拉刘睢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睢正和付子辰较劲,抬头再看付子辰那冷冰冰的眼,更是一腔的火气,他拽着杨泯,也不说缘由,就道:“你替我拉着他,我进去看看就出来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