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34章 持兽伤人,这便是不给他们付家面子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34章 持兽伤人,这便是不给他们付家面子!

    杨泯觉得这人是真的魔怔了,伸手拍他:“你闹什么,里头那人是谁,让你非要进去?”

    “进去我就知道他是谁了。”刘睢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杨泯颇为无言。

    付子辰就像尊门神似的,话也不多,就是硬挡着,谁也不给过。

    这僵局一时不清,帐内却突然响起声音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笔直矗立的付子辰,像听了“圣旨”似的,也不说话,低着眸,就让开半步。

    刘睢赶紧挤进去。

    因着一番闹腾,其他人也都好奇了,想看看这里面的究竟是何方神圣,可看刘睢进去两步,竟又退出来了,同他一起出来的,还有位玄袍黑衣,目若松冠的清隽男子。

    这男子长得有些单薄,衣不合身,看着颇为书生气,容貌分外出色,眉眼间带着一丝凛然。

    倒是个有气度的人,身份应当不低,就不知是谁?

    今日是付家宴客,主家人自然是付家的。

    今日来的,从排行老三的付子勇,老四付子耀,老五付子辰,老六付子览,老七付子寒,做主的,算来就该是排行最前的付子勇,但付子勇现下不在,自然就要付子耀出声。

    付子耀上前半步,拱了拱手,礼貌的对柳蔚道:“公子是舍弟的朋友,便是付某的朋友,不知公子贵姓?”

    富贵人家,一贯都是先凭姓猜人,他没直接问对方尊姓大名,也是因为名字不太重要,姓氏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柳蔚凉凉的瞥他一眼,道:“柳。”

    “刘?”付子耀听岔了,不禁看向刘睢,心想,莫非这就是刘睢硬要冲进去的原因?这位是刘睢家的谁?

    “木卯,柳。”柳蔚又道。

    付子耀一愣,笑道:“原来是柳公子,不知公子今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付子耀话未说完,旁边的刘睢突然惊叫一声,随后一双眸子直直的看着柳蔚,表情有些难看,张嘴道:“你是那位……那位救我堂弟的柳……柳大人?”

    刘睢说完,也不管旁人听懂没有,自个儿却是脸色一白,顿时后悔方才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赶紧脸上堆笑,扯着嘴角说:“方才就说大人眼熟,可到了嘴边就是想不起名讳,如今大人一提,我才记起,柳大人大恩,救我堂弟于危难,令我四叔一房,一家团聚,正是我刘家的大恩人!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此人,并不知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睢看他没记起,忙道:“在下刘睢,家祖前京都左卫统领刘峰。”

    前左卫统领?

    柳蔚想了一下,脑子里倒是浮现出了一人,那是位年近六十的老人,曾因她在幼儿失踪案时,救了他的末孙,而亲自登门答谢。

    原来是他?

    刘睢这番话,加上他恭敬不假的态度,一时让众人都愣了,随即看着那玄衣男子,上下打量,里外探看。

    付子辰还想着柳陌以那事,眼睛稍稍往营帐内瞥,却因着角度问题,只看到榻边上,瞧不清那人的模样,也不知血是否止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京里来的大人,有失远迎!”付子耀也是个机灵的,加上他虽是付家嫡子,身份尊贵,却实实在在的身上并无半点功名,对待京官,多少是要给足面子。

    柳蔚瞧他一眼,是个陌生的脸,她又往后看,想从人群里,找出另外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手上和臂上的箭伤,胸口的刀伤,三道伤口,深不可测,要足人的性命,柳蔚觉得,需得要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柳蔚的寻找之意,付子辰道:“三哥应当已被送医,至于七弟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对上她的视线,付子辰也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,默默闭嘴。

    柳蔚收回目光,看向付子耀:“今日过来,不过是寻个人罢了,不想却打扰了诸位雅兴,只是人是寻到了,却出了些事,需得各位给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付子耀顿了一下,瞧这人眉目凛然,竟是有些来者不善的味道,他便也收了之前的礼数,挺直背脊,挑了挑眉:“哦?”

    强龙不压地头蛇,虽说是京官,但这里不是京都。

    作为青州的土皇帝一家,既然识出对方不怀好意,他就也省了一些面子上的罗嗦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大人,想要什么交代?要找的,又是谁呢?”说着,付子耀眼睛瞥向了营帐,那里头还有个人,他是看到了的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隐瞒,侧了半个身子,一手掀开帘子,让外面的人都能瞧见里头的柳陌以,却不待众人多看,又放下了帐帘,冷声说道:“里头,是本官的一个弟弟,本官找到他时,他已是奄奄一息,身受重伤,至于伤他之人……”柳蔚看了眼付子辰,慢慢地道:“听说,是你付家三公子与七公子,这件事,我需得他们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方才不过简单一瞥,付子耀也没瞧清帐内那人是谁,只以为是哪家的公子,又惊讶三哥七弟怎会好好的伤了客人,再四下一看,却并未瞧见两位兄弟,一时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付子览贯是与付子耀一气的,见状便后退一些,悄声询问好友杨泯。

    杨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将之前知道的事说了一遍,末了又道:“三公子伤的当真是重,脸上全是血道子,光能看见的,就好几块肉都给叨没了,那鸟嗜血凶残,瞧着竟比疯狗野兽还恐怖。”

    付子览皱眉,上前与付子耀小声交代几句。

    付子耀听了,表情又是一变!

    今日大喜日子,怎会尽弄些血光之事?

    不过不管三哥是否真伤了这位京官的弟弟,但这是青州,持兽伤人,这便是不给他们付家面子!

    冷笑一声,付子耀开始发作:“令弟之事,付某自会给阁下一个说法,但在下三哥遇险一事,不知这位大人,又是否要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柳蔚想到珍珠之前的动作,不可否认,她也诧异。

    珍珠是野鸟,不是普通乌鸦,尽管跟了她多年,但因着摸不清它的具体品种,它又是从亚马逊丛林被带出来的,柳蔚一直知道它不是温顺鸟类,可相处了这么多年,她却从未见过珍珠使出这样的气劲,珍珠伤那付子勇时,分明是存了要人命的劲头,若非侍卫阻止及时,或许那付子勇真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毕竟,她可是亲眼看到珍珠嘴里,叼了付子勇好几块血肉——活人脸上的血肉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