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44章 柳蔚没那么仁慈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44章 柳蔚没那么仁慈

    肖康深吸一口气,强行打起精神,回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衙门事物,从不止折报来往的那些大事,还有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,上至衙役值班,下至看门打更,都需人统筹安排。而这些琐事,又一贯是小的在做,昨夜忙的,无非也就是这些事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道:“那你且说说,你昨夜具体忙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肖康脑子飞速运转,赶紧将一些勤杂之事一项一项摆出来,但当他说到“吩咐厨房熬制夜宵”时,声音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熬制夜宵?这也要你去吩咐?”柳蔚问。

    肖康看了眼这位京官大人,心里估算着,对方身份贵重,必然不知地方府衙内的情况,便咬牙道:“这些一贯都是小的去吩咐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声,很是随意,却笑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肖康一抖。

    柳蔚慢慢走起来,一下一下围绕着肖康渡步,道:“本官六年前离家出来做事,做的第一份工,便是在曲江府府衙为仵作一职,后因曲江府尹器重,向上请命,为本官请了个有品公职,至此,本官也算是个小芝麻官了,那官,本官一当就当了五年,乃是一年前阴差阳错,去了京都,解决了几桩案子,方才为镇格门收留,这位师爷,你可还以为,你能在这些琐事小计上,糊弄本官?”

    肖康满脸青白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对方竟有这样的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:“按地方州法规定,衙门内上行下效,均有规则,曲江府远离京都,位于江南,尚且规矩森严,里头人员安排一一对列。青州就在京都前面,所谓天子脚下,又有付家几位大人镇守,本官不信,青州府衙的规矩,还不如江南来的严。若是按照州法规矩,阁下所谓的吩咐厨房,应当是后衙之责任,师爷主公事,该是前衙,你说你安排衙役值守,本官信,因着这涉及到全城百姓的安危,你说你安排打更看门,本官也信,衙门之内的安全,也算师爷公职的一部分,但你说的其他,本官一字不信。厨房归后衙,奴仆归后衙,洒扫清理都归后衙,前衙所为之事与后衙大相迳庭,你却混在一起,你是认为本官分辨不出,便信口雌黄,诓骗本官?还是以为三王爷也与本官一样糊涂?你在三王爷面前且满口胡言,颠倒是非,那背地里,你又做过多少小人行径,前后不一之事?本官看你,是真不怕死!”

    肖康再是聪慧,到底也只是个师爷,这样低的身份摆在这儿,便意味着,谁都能对他踢一脚,踹一下。

    这位京官摆出如此多的说辞,他想要一一解释,却又发现根本圆不回去。

    他后悔极了,早知如此,就该说昨日他是按时下衙的,那时候不过酉时,哪怕他有何怠忽职守,也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肖康急的满身颤抖,心乱如麻,嘴里一个劲儿的告罪,眼睛还频频向司马西与付子言等人望去,只求他们肯救他一遭。

    司马西就不说了,但付子言,却是断不会为一个肖康出面的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之事真要扯到衙门之内有人玩忽职守,才导致死囚脱逃而出,那失去一个肖康,已经是最低的代价了。

    能保住付子寒,能保住今日参加围猎的所有公子小姐,还能堵住三王爷与他这位不依不饶的司佐之口,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看到付子言冰冷的视线,肖康知道,自己是真的完了!他会成为这次事件的第一个牺牲品,或许不是最后一个,但不管后面还有谁,他,却是死定了!

    心里一下凄惶起来,原本大好前程,风光无限,若非付家命令他必须留在司马西身边监视,他该是进京赴考,考取功名,光耀门楣,官袍加身,可如今,如今他是什么?他什么都不是,猪狗不如!

    苦楚的心绪一下灌注全身,他想活下去,但他知道,那只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肖康的脸色一变再变,柳蔚看够了他的脸色,见他从期翼变得绝望,脸上白了又青,青了又绿,绿了又黑,便缓缓一笑,说道:“你冒功贪大,抢占后衙之劳,人品低劣,其罪不小,按律,当扣除三个月薪俸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肖康一愣,一时间,竟以为自己耳朵坏了,听错了。

    当绝望已经蔓延全身,但希望却骤然出现时,错愕,呆楞,令人一时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冒功贪大,抢占后衙之劳?

    仅是这个?

    仅是这小小的扣除三个月薪俸?

    不是他谎话连篇,企图误导当朝王爷?不是他不尽不实,在大案面前,鼓唇弄舌,掩人耳目?

    不是死罪?

    肖康不相信,抬头看着那位京官,他放过了自己?为什么?

    柳蔚看懂了他的视线,冷笑一下。

    为什么,还能为什么,她今日要对付的,本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师爷,既然已经与付家对上了,战旗高高举起了,又怎会甘心现在轻轻放下?

    她没那么仁慈,也没那么傻。

    “肖师爷,如今,你应该也愿意说实话了,昨夜,你究竟何时离衙,又是否发现了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肖康深吸一口气,虽说心里感激这位大人的饶过之情,却知道,自己哪怕获救了,也不能将矛头指向付家。

    他很不服气付家在为难之时,将他推出去送死,但他终究也没胆量敢反咬付家一口,不为其他,只因他还有全家老小,他惹不起付家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小的昨日是在司马大人走后便走了的,小的当时只想躲个懒,当真不知衙门里,衙门里会发生别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猜到肖康不会实话实说,也不着急,只慢慢道:“那你昨日,下衙后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小的回了府。”

    “从衙门到你府上,路程多久?”

    “大略两刻钟。”

    柳蔚转而对身边的人吩咐:“去找人查一查,昨夜这位肖师爷,是否的确酉时二刻回的府,若不是……”柳蔚看着肖康的目光,冷凛下来:“本官断不会原谅同一个不知错的人两次!”

    肖康又开始冒汗,手指紧紧攥着,整个后脖子泛着凉意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