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47章 野心绝对不止局限于从龙之功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47章 野心绝对不止局限于从龙之功

    偏付子辰在外又说:“陌以,该换药了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一时刻,容棱感觉怀中一轻,抬眸去看,就看刚刚还死皮赖脸,坚决不起床的女子,这会儿一股脑的站了起来,手脚灵活的抓着穿了一半的衣袍,三两下裹好,踢踢踏踏的下了床,套好鞋子,抓过一个大袋子,直接往门外冲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柳蔚也没与门外的付子辰说什么,直接越过这人,往隔壁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听到柳蔚的抱怨声,顺着敞开的房门传了出来:“怎么不早些叫醒我,已时就该换药的,咦,伤口愈合得不错,去将笔墨纸砚拿来,我再换个方子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的走下乱糟糟的床榻,整了整他凌乱的衣襟,走出房间,拐弯儿,看了眼隔壁房内的情景,又麻木的回头,下楼,去一楼将早膳端上来。

    他告诉自己,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子言如他所料,当真在十个时辰以内,就将柳蔚要的东西,都送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接到衙门送来的解罪状时,还在为柳陌以针灸,略微扫了眼书折上的字眼,她没说什么,转而继续施针。

    付子辰倒是将折子反复看了好几遍,半晌才道:“所有证人同时改了供词,死者妻子上书请罪,言道,乃是她通奸夫家族兄,伙同奸夫,将相公加害。污蔑他人,实属迫不得已,现今心怀愧疚,寝食难安,故前来自首,以求心安……呵,十个时辰,做的事却不少,付子言果真是付子言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一根银针刺入柳陌以的百会穴,问:“你这话,是看得起你这位大哥呢,还是看不起?”

    将折子撂下,付子辰坐到旁边,继续拿着湿漉漉的布巾,为柳陌以擦手,口里轻描淡写道:“若他再有本事些,该直接将那奸夫淫妇的人头送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要他们的人头做什么?你也想挖干净做标本?”

    付子辰仔细的将柳陌以十根手指掰开了擦,直擦得皮白血红,才说:“送人头,诚意足些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虽然没送人头,但付子言的确是很有诚意,当日傍晚,他竟亲自来了驿馆。

    却不是找柳蔚,也不是找付子辰,而是与容棱在房间聊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出来时,容棱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,付子言却有些疲惫,额头还有细汗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楼下,拿着她那一套银针消毒擦拭,付子辰坐在她旁边,拿着根木棍,挑蜡烛玩。

    容棱将付子言送到门口,付子言回头道谢,眼角一瞥,就瞥到了角落里那两个闲的发毛的人。

    拧了拧眉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付子言开口,对付子辰道:“二伯有些事,想与你说说,你若是愿意,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仿佛没听到,低着头,还在拨弄那蜡烛,却被柳蔚一掌拍开他的爪子,不乐意的道:“再挑我要瞎了!”

    付子辰只得悻悻放手,随意抬眸一下,对付子言道:“我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付子言似不满意他的态度,但终究没说什么,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子言与容棱说了什么,晚上回房后,柳蔚就问了。

    容棱一边脱着衣服,一边冷笑道:“无非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柳蔚来了兴趣,一边帮他将换下的衣服叠好,一边抬头,问:“关于谁的?”

    容棱上了床榻,被窝里还有些凉,不过他不惧冷,坐了一会儿,身下便暖了许多:“太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突然来到青州,一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,付家不可谓不怒,但大局当前,付家只能忍辱。

    付家此次借着付老爷子大寿,请来了许多四面八方的官员,来往之间,一些看上的,都会提出交好意向。

    这个交好是交好什么,不用猜,也都知道,必然是与乾凌帝病重,朝中局势不稳有关。

    容棱一到青州就被付家拦下,虽是一场意外,但付家如此殷切的招待他,显然也是有通气的打算,只是,没想到后头出了这样的闹剧。

    但付子言是个能屈能伸的,今日上门,一来,是表明他的诚意,以及送出柳陌以无罪释放这个人情,二来,则是旁敲侧击的提及京都之事。

    付家很有野心,那野心绝对不止局限于从龙之功,所以当付子言提出,想辅佐三王,以登大位时,容棱一个标点符号都没信。

    不过是假意投诚,实则利用“三王党”这个头衔,在京中更好招揽筹谋自己的势力罢了。

    一眼就能看出的主意,容棱自然不会回应。

    但付子言也算聪明,当即提出了针对太子一党的打击方式,甚至拿来了好几份太子贪污受贿,纵下缴敛的罪证,似乎以为如此,便足够自己爬上三王这艘大船。

    到最后,容棱也只是将那罪证还给他,冷淡的送客了。

    付子言此刻的心情如何,先不说,但柳蔚倒是有些疑问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搭上了李国侯,付家是有意容溯的,没想到却来巴结你?”

    容棱看柳蔚将衣服叠完了,还没上这床榻,便掀开被子,示意她,已捂暖了,快些上来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慢慢的上去,一进被窝,便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暖气。

    她舒坦地往容棱身上靠,容棱顺势将她搂住,揽在怀里,感觉她指尖有些凉,又握在手里暖着,捏着,一直没松手。

    “李国侯怕不易说动。”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声:“李茵不是都抓去了?还怕李国侯不合作?”

    容棱不置可否,对于这青州的时态,他兴趣不大,比起当事人,他更像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更何况,各方人马都没到齐,这青州真正的好戏,也还没展开。

    说到底,有趣的,还都在后头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在临近京都城的地方,纪夏秋上了前往青州的马车,身边的红姐儿一边为她拢着毛质柔和的裘衣,一边轻声抱怨:“怎么又去了青州了呢,少爷也真是,总爱到处跑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这两日因为风寒的好转,感觉身子舒爽多了,因此,哪怕刚得知儿子又去了青州,她也未停下歇息,直接换了上青州的马车。

    风叔在外头驾着车,顺着官道走了半个时辰后,他突然叫停了车,表情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里头的红姐儿感觉到不对,撩开帘子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风叔没做声,只指了指前头的道路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