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49章 柳桓没有死在战场,他平了边关之乱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49章 柳桓没有死在战场,他平了边关之乱

    看她纠结万分,却咬唇不语,纪夏秋也失了兴致,心想,自己与一个小丫头置什么气,便摆摆手,闭上眼睛:“都过去了。”而后又道:“他终究娶的是我,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听着,总感觉母亲被瞧不起了,问:“夫人说家母淋雨那日,您也在,莫非就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纪夏秋没睁开眸,声音清淡得,仿佛穿越了时空,从某一场遥远的雨幕里,夹着凉意,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就是那日,他让你母亲,彻底死了心。”

    柳桓与温蓝是有婚约的,自小定亲,青梅竹马,温蓝一直盼着柳桓娶她,但温家还没等到聘礼,柳家先等到了温家的退婚书。

    温家退婚,原因很简单,当时大理寺深受皇上器重,作为大理寺少卿,方狄的身份,比起那时还只是个小副将的柳垣,耀眼了不止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温家与方家结了盟,方狄又钟情上了温蓝,柳家那时并不彰显,虽说家族庞大,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许多人说,丞相一职,非方家莫属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温家退婚退得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而后,皇上的确有心针对柳家,柳垣被送去前线。

    让一个家世显赫的柳家大公子去前线奋战,这无疑是一个暗示,暗示柳家,为帝王不喜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,柳家忍辱负重,看尽眼色,而柳桓,也领了圣命,去了边关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与温蓝见过一面,温蓝跟他说对不起,那句对不起,抹消了两人相知多年,点点滴滴的所有情谊。

    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你温蓝既已决定另结新欢,我亦不便叨扰,只余一句祝福,惟望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柳桓没有死在战场,他平了边关之乱,立了赫赫战功,助了权王立威,还遇见了,一个总在他沐浴之时,在他身边伺候,却总摸他背,摸他手,还摸过他腹肌的大头兵。

    之后那大头兵上了他的将塌,趴在他身上,撒娇,打滚,说不出的精灵可人,终究是让他心乱如麻了,娶她为妻,将她带回京都,并决定用尽一生去爱护。

    所谓伴君如伴虎,帝王之心,亦固难测。

    柳桓带来的军功,足以让柳家再入帝眸,柳家崛起,是因柳家军,是因柳将军。

    温家,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温蓝甚至几次登门,那时纪夏秋已是柳夫人,面见女眷,自是夫人出面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知晓了前因后果,柳夫人不乐意了,加上温蓝频频挑衅,温家咄咄相逼,什么平妻,什么二夫人,搅得柳夫人罚柳将军睡了好几夜的书房,七八天都没消气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是那个雨天,锲而不舍的温小姐又来了,酸气直冒的柳夫人说不见客,但温小姐知晓柳将军与一众副将正在书房议事,她哪里肯走,绕来绕去,竟撑着伞,去了后院,见到柳将军时,她刚好崴了脚,跌到地上,漫天的细雨,将她全身打湿了,在茫茫雾色间,她就像只狼狈的白兔,坐在泥泞的地上,仰望着远处雾气朦胧间的那头雄狮。

    然后,雄狮走了,似乎因为雨太大,想到了自家夫人之前穿的是件单褂的衣裳,怕夫人冷了不记得添衣,朝着反方向走了,从头到尾,压根没瞧见那雨幕里还有个人。

    白兔姑娘回去就病了,大病不起,之后再不敢作妖,老老实实的嫁给了方家,老老实实的成为了方夫人。

    后来柳夫人与方夫人还见过,在一些小宴大宴上,直到柳桓出事,柳家囹圄,柳将军斩首,柳夫人身亡……

    一些旧事,一去不复,纪夏秋睁开清透的眸子,看了眼外头的天色,问红姐儿:“什么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说:“酉时了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抬眸看向方若彤。

    娇俏的女子见状轻蹙了蹙眉,转过头,去问车外的嬷嬷:“马车到了吗?”

    圆胖的老嬷嬷以为小姐在逼仄的小车厢里坐闷了,赶紧道:“应该快了,小姐您再忍忍,顶多再过两三刻钟,一定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红着脸,看了眼矜贵妇人,道:“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矜贵妇人没做声,重新闭上眼睛,继续假寐。

    但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逐客之意,方若彤开始坐不住了,好不容易又等了会儿,终于等到马车来,她赶紧道谢下车,头也没回的上了新车。

    蓝顶朴素马车行驶走了,老嬷嬷想回头道谢一声时,已只能看到车尾,便不乐意的哼了声,呸道:“穷酸人家,还有脾气了!”

    说完又回了自家新换的马车,上车后,只觉得浑身通透,又对自家小姐道:“咱们的车好,马也好,耽误了这会儿时辰并不打紧,三日内必然能到青州,只是小姐,咱们这么直接就去了,当真好吗?虽说是七王爷带的信,但李家小姐不是传失踪了?为何会在青州给您写信?”

    方若彤似乎还在想之前之事,有些恍惚,闻听老嬷嬷的话,也只是平静的回:“茵儿之前就与我说过,钟情了一人要与其私奔,我是不赞她的,但她胆大妄为,还真去了,之前失踪之说,怕只是骗李家哥哥,她拐了七王爷替她维护,但终究惶恐,才叫我去,让我陪她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还是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出远门,虽说夫人与老夫人同意了,可少爷回来,必会追问,小姐,咱们要不要差人送个信给少爷?”

    方若彤觉得未为不可:“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得了令,心里稍微松快一些,又探头,嘱咐马车赶紧前行,这天已经要黑透了,赶紧找个客栈住下才是。

    马车前行,老嬷嬷一边催问车夫最快的客栈还有多久,一边拿出早已备好的糕点,想给自家小姐先垫垫肚子。

    方若彤捻了一块梅花糕,咬了一口,酥软香脆的甜泥在嘴里蔓延,她吃了两下,像是终究克制不住,抬头,问嬷嬷:“嬷嬷可知母亲?”

    老嬷嬷:“小姐怎的突然问起夫人?”

    “只是随意问问,那时候年纪太小,许多已是记不住了,嬷嬷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老嬷嬷摇头,模样十分遗憾:“老奴进府的时候,夫人已卧在病榻半年,老奴是被分来照料小姐您的,为怕过了病气,您屋子里的人,是一个不许去主院,老奴也就远远见过夫人一次,虽说那时夫人已很不好,可那通身的美劲儿,依旧让人印象深刻。”说着,又抬头看着方若彤,道:“小姐也是,小姐与夫人长得像,比起夫人孱弱娇赢的美态,更多了几分清灵可人,更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些夸赞方若彤平日是听了不少,心里无波无澜,却继续追问:“父亲曾经,待母亲可好?”

    老嬷嬷立刻道:“那还用说,小姐,可是有谁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到您耳朵里?您可千万不能信啊,老爷待夫人,那可是好得不能再好了,若要真有什么不好,温家哪能与方家毫无隔阂的相交至今?”

    方若彤听着,也觉得是这个理,心又平静下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