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50章 早已偷摸着跟辽州眉来眼去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50章 早已偷摸着跟辽州眉来眼去

    马车又行驶了两刻钟,依旧没找到客栈,最后只能在一处庄园暂住。

    因为报了方家的名头,庄园的管事便很殷勤的为她们布置客房,同时又提道:“先前也有几位贵客借宿,给安在的东苑,与方小姐应当不会冲突,只是说上一声,免得有所冲撞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开口应下了,对那同样借宿的另一批人并不好奇。

    可就在老嬷嬷吩咐小丫鬟给自家小姐打水,准备沐浴时,却看到院子的另一边,正走来三道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老嬷嬷立刻住了脚,看着那三人由方才的管事亲自迎进来。

    管事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致歉:“不知夫人会来,东苑那边给借出去了,这边也有几位客人,难为夫人只能暂住偏房,若不然小的去东苑那边说一声,给您将东苑腾出来?您身子不好,这边夜里有凉气,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那被唤作夫人的妇人却摆摆手,脸上平静:“既借出去了,无须再忙,这里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管事听夫人这么说,面上却更焦急了: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管事急完,那夫人已经进了一间较大的客房,管事无法,只好逮住夫人身边一个车夫模样的中年男子道:“风大哥,夫人没生气吧?我看红姑娘看我的眼睛那般冷,要不,我还是去东苑说说?那几位客人看起来也不太讲究,我给她们安排去南苑,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被唤作风大哥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,拍拍管事的肩膀道:“红姑娘一直就那个脸子,除了夫人,你看她瞧谁眼睛是不冷的?夫人没生气,你且安心就是!南苑那边住着好几位老人,进出都不好看,将客人安排去那边,怎么好说?无事的,夫人只是暂住一日,明个儿一早咱们便要启程,你尽管布好膳食热水,让夫人早些吃了歇息便够了,别怕,夫人和气得很。”

    管事半信半疑,也不敢耽误,赶紧应嘴,就打算亲自去厨房吩咐。

    方家的老嬷嬷见状,赶紧叫住那管事,道:“敢问我家小姐的膳食何时能送来?”

    管事正着急,哪里管的上这老嬷嬷,一边往外走,一边敷衍:“老人家吩咐小丫鬟去催即可,厨房接了三波外客的膳食,怕是有些忙。”

    到底寄人篱下,老嬷嬷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一刻钟后,又眼看着那管事亲自差着一溜烟人来,端上精致膳食,汤汤水水的往那位夫人的房里送,心里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那膳食一看就是替自家小姐准备的,怎的却送到了隔壁去?

    自家小姐都等了小半个时辰了,凭什么那边才来一刻钟就能有吃有喝的?

    老嬷嬷不甘心,拉了一个送菜的小丫鬟,语气不阴不阳的问:“那位夫人是什么来头,怎还有截人家饭菜之说的?”

    小丫鬟听老嬷嬷这么说,赶紧看看左右,才哎哟道:“老妈妈您可歇上嘴吧,您这话要是让咱们管事听到了,怕是顾不得您家小姐的身份,也得将你们撵出去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气恼:“撵出去?我们可是大理寺方家的亲眷!”

    小丫鬟笑了声,道:“可咱们的园子,是丰州定王的别苑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愣了,之前就看出,这庄园高雅别致,人丁众多,一看应当就是某位权官的附苑。

    但却没想到,竟是千里之外的定王?

    定王乃是先帝第九子,当朝皇上同父异母的亲弟弟,当年皇上登基,除了少数几位王爷给发了封地赶走,其他的,大多都不明不白的“身染重病”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而这位定王,要说起来,实在没什么存在感,母妃就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家嫡女,得了封地后,去了丰州也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过着,据说是这两年与辽州的权王来往频繁,因此,这定王之名,才在京都流传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丫鬟说这院子是定王别苑,呸,什么定王?分明是权王的门户!

    丰州早已归顺辽州,便是老嬷嬷一个内门之中的老仆都知道的,但因着权王名讳滔天,又被圣上忌惮,出门在外必然不好声张,这才用了定王的名讳。

    想到能被权王庄子上的人奉为上宾,老嬷嬷一下有些惊异,那位夫人,坐着蓝顶马车,看起来又穷又寒酸,怎么难道身份竟那般不凡?

    皇上重病后,京中局势便一直虚虚浮浮,虽说政事上有太子、三王、七王同内阁诸位大臣连合治理,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国不可一日无君,太子只要不登基,这局势就得一直乱着,这个期间,朝中有多方势力,早已偷摸着跟辽州眉来眼去,毅然一幅,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支持权王造反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乱局下,方家虽说统管大理寺,但也是说不上话的。

    倒是方家与七王关系亲近,多少被盖上了七王党的名头。

    老嬷嬷心里百转千回,再不敢提膳食的事儿,灰溜溜的回了房间,瞧见了自家小姐疑惑的眼睛,也只能再拿出几份糕点,让自家小姐继续垫肚子。

    直到又等了半个时辰,她们的膳食才给送了来,因着吃糕点都吃了半饱,方若彤也就草草用了两口就搁下筷子。

    老嬷嬷看得心疼,但又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日早上启程时,老嬷嬷还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等到出门前,都没瞧见隔壁那夫人的房门打开,嬷嬷松了口气,催促下人赶紧装车弄行李,上路了。

    可在她们刚出了院子时,隔壁房门开了,一身红衣的丫鬟单手提着个硕大的包袱,扶着自家夫人,正走出来。

    老嬷嬷看的头皮一麻。

    却听自家小姐疑惑一声,站住了脚步:“她们也在此借宿吗?”

    老嬷嬷硬着头皮的含糊:“或许吧,小姐,马车备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却犹豫一下,道:“既是相逢,自该打个招呼。”说完,竟朝那位夫人走去。

    纪夏秋也没想到还能见着这位方家小姐,见其走过来,便停住了步,只看着她。

    方若彤上前,微微垂眸,轻声道:“昨夜睡得早,不知与夫人比邻,实在凑巧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