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56章 容都尉也是过来人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56章 容都尉也是过来人了

    绿焉柔荑轻勾,指尖绕过柳蔚的外衣,将其外衣就这么虚虚地刮落,任凭那衣裳坠地,却看都没看一眼,只贴身靠过去,凑在柳蔚耳边,道:“公子想怎么解,便怎么解,绿焉但凭公子摆弄,您想怎么弄,就怎么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又开始解柳蔚的下一件衣裳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看了眼门的方向,终于握住了绿焉乱动的手,在绿焉莞尔一笑中,柳蔚靠近她的唇。

    绿焉闭上眼,仰头等待,柳蔚却手腕一转,一记手刀,劈在她后颈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哼,绿焉的身子已落入柳蔚怀中。

    柳蔚把绿焉扶起来,送到床上,再摸出一粒药丸,塞到她嘴里,确定她五六个时辰醒不过来,才捡起地上的外袍,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她就对上容棱那双阴冷的眸子。

    柳蔚:“等你半天了,你就在门外站着?”

    容棱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柳蔚跟上,两人穿过小路,绕了几圈,躲开些人,才走到了白日见到的那间厢房外头。

    看守的黑衣人还在,但都换了衣服,看着与普通下仆差不多。

    青楼后院本就是客来客往的地方,看守的人并没有十分警醒的盯着所有路过的人,而是有些散漫的聚在一起,说话闲聊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问:“你的如愿姑娘呢?”

    要想不着痕迹的混过去,身边有个姑娘更容易些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绿焉不好过来,你把那如愿姑娘叫来,听说是头牌,身份不低,应当更好行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回了一句:“晕着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在面面相觑片刻后,还是柳蔚先道:“我再去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容棱直接将人扯回来:“闯进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不惊动旁人,渗透进去先查探查探?硬闯是什么策略?这是青州!

    但看容棱的表情,竟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柳蔚有点着急了:“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让她呆在树下,自己则转身去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走得快,不好追出去拉拉扯扯,只眼看着他越走越远,不一会便消失踪影。

    柳蔚只得往后退了半步,呆在树底下,眼睛却看着前头厢房,思索着有否别的方法混进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功夫,容棱回来了,也不说话,只领着她往别处走。

    柳蔚跟着他,走着走着,正待她不解其意时,两人已来到厢房后头的窗棂前,然后,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看看大开的窗子,又将视线移到窗子下,那歪歪倒倒睡成一堆的三个结实大汉身上。

    柳蔚深吸口气:“这些人一看就是受过训的,前门守了几人,后窗守了几人,方才我观察过,前门的人,每逢半刻钟便有一人离开往这后窗方向。你把后窗的人撂倒了,不到半刻钟,我们就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两人抬脚踏着窗棂进屋。

    厢房很大,但里面却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看向容棱:“没人,他们守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先前显然已经进来过,知晓里头没人,也不惊讶,只满屋走,眼睛盯着墙上柜上的物件一一的看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敛下呼吸,也开始寻找,但找了一大圈儿,却并未找到任何可疑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柳蔚呢喃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却听到一声清脆之音。

    她立刻转头去看,便瞧见容棱站在床榻前,手摸着雕花木床的木雕纹路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盯着那木雕看了一眼,果然看到木纹中间,有一处拇指大小的机关。

    容棱已经按下去了,机关生效后,除了一声脆响,却并没有密室出现。

    柳蔚不解,伸手想去碰那机关,却被容棱遏制住。

    “连环锁。”容棱说着,转步,走到木床另一边,果然在另一边,也瞧见了同样的拇指机关,他又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床上两个,柜子一个,桌子一个,烛台一个,一共五个,将五个小机关都按下后,床榻中间徐徐破开,眼前,竟出现一条通往地下的幽深阶梯。

    柳蔚遥想到曾经见过似曾相识的一幕,不觉有些好笑:“似乎总有一些人,喜欢在青楼里头下功夫,容都尉也是过来人了,难怪对这连环锁如此精通。”

    容棱知道她是说“天香楼”。

    京都天香楼内,也有一间密室,乃是玉染、芳鹊行事之地,而巧的是,那儿用的也是连环锁,只是更复杂一些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两人没说太多,盯着那漆黑的洞口看了看,柳蔚道:“我下去,你在外守着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进去太不安全,一人去一人留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留在上头的人,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前门的人半刻钟后便会过来,一旦发现窗下晕倒的同伴,必会大闹一场,柳蔚进去的时间越久,容棱在外面支撑的时间也就更久。

    阶梯幽深,漆黑一片,柳蔚适应了视野后,便朝着唯一的一条路小心前行。

    这是个地室,但并不太大,下到地底,通过狭窄的小径,走了不过六七步,便瞧见了前方有亮光。

    那亮光浑浊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腥气,柳蔚打起精神,小心靠前,远远地试探着去看那光线里的情景,却猛地,瞥见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眼前是间囚室,或者不应叫囚室,应叫刑室。

    琳琅满目的刑具摆放在室内各处,正中央的十字木架上,正绑着一个青年,青年满身湿血,衣衫褴褛,那双几欲崩裂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前方,与柳蔚来了个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但柳蔚知道,他看不见自己。

    已经死去的人,无法与活人对视。

    柳蔚稍稍靠近,站在十字架前,盯着那青年男尸看了片刻,得出结论——凌虐致死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腥味一下变重了许多,腥得太过火,柳蔚绕着刑室看了一圈儿,看清了那些刑具的用途,便也猜到了这具男尸死前经历了什么,心中有些猜测,但还来不及验证,就被眼前的小门所吸引。

    刑室左边,有一个窄小的门,若非有门板遮挡,说是狗洞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这小门并未上锁,透过门缝,柳蔚看到里面是黑的,没有点蜡,她半蹲下身,谨慎试探地推了推那门。

    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门太矮,里头太黑,在适应了刑室中虽微弱,却还存在的一点烛光后,再看那黑不见底的地方,便显得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可看不清,却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柳蔚听到里头有呼吸声,很轻。

    是有人刻意压低了呼吸,还是受了重伤,奄奄一息?

    “里头有人?”柳蔚声音不大,回荡在这死寂一般的地室里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