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61章 开门的是容棱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61章 开门的是容棱

    方若彤眼神有些恍惚,脑中不断浮现三王爷的英姿,手指抓着被子的一角,掌心全是细密热汗:“他,他抱着我走的?”

    李茵想了一下,觉得那叫做“拎”应该更为妥当,但想到那位三王爷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还是她家相公的朋友,就加了点印象分,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眼尾一扬,整个人无端变得朦胧,脸颊迅速绯红。

    李茵看她不说话,知晓她比起自己,更为注重男女之防,便又道:“当时性命攸关,便是有些触碰也是迫于无奈,但你放心,我一直帮你看着,落了地我就接过了你,我保证三王爷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没摸到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茵看她脸色又变了变,以为她这是松了口气,又想到自己的事,说:“一会儿旁人来,你还得装作不知这些,可不能暴露我会说谎之事,若我相公知晓我骗他,一定又不理我了,他好不容易疼我怜我,若你害他远离我,你看我把不把你大卸八块!”

    方若彤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茵一直都在房里照顾方若彤,柳蔚进去过两次,一次诊脉,一次送药,两次都没呆太久,也没与她们说太多。

    但柳蔚两次走后,李茵都会陷入痴迷,拉着方若彤的手,一个劲儿的说“自家相公”的好话。

    方若彤听多了,有些腻,打断她的喋喋不休:“你如此殷切,非他不嫁,我瞧他看你的眼神,却并未有多少不同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未有不同?”截了好友的话头,李茵有些亢奋的站起来,挺着脖子:“他方才送药时,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方若彤回忆一下,道:“他问我好些了吗?有否不适?”

    “他与我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叮嘱你早些休息?”

    方才那位柳大人进来,总共就说了三句话。

    方若彤如实说了,话音未落,李茵就激动了:“你还未听出?他关心我,关心我睡晚了身子受不住,他随意问你两句,却是敷衍,但对我,是真心实意的呵护,你分不出?”

    方若彤愣了愣,她还真没分出来:“我总觉得,在他眼里,你我都只是病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茵打断:“是病人就不能是心上人了?他对你没那么好,语气都透着疏离,你许是才醒,脑子还没转回来,有些神志不清,我看你还是好好休息吧,脑子好了,就能分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没说话,心里却想,也不知是谁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大约因为这番话,李茵心情开始不好,兴致缺缺的又陪了方若彤一会儿,便回了自个儿房间。

    方若彤倒没多想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另一人,那个与那位柳大人一起,将她救出险地之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人挺拔的身姿,冷厉的眸光,便脸颊发烫,再幻想一下那人抱着她,将她从那狼窟,一路抱回驿站,又是一阵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当时,她怎么就没醒,怎么就没睁眼看一下他的表情,他看自己的眼神,应当也是担忧的……

    越想心神越是晃动,她倒回床上,捏紧了被褥,辗转反侧,怎么也闭不上眼,一闭上,就能想起那人的身影,那么高大,仿佛只要他愿意,便可为她撑起一片天。

    想的多了,更睡不着了,她慢慢坐起来,身子还有些虚弱,吃了药又有些倦怠,但饶是如此,她还是下了地,慢慢的,朝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外头的天,黑透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站在黑漆漆的过道儿,看着一楼大厅摇曳的烛火光,扶着栏杆,一步一步,朝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付子辰还在等药,睡前柳陌以还得服一帖药。

    一楼就他一个人,他本闲闲的,手里捏着本书,粗看着打发时辰。

    耳闻楼梯有动静,便浅浅地瞥去一眼,本只是随意一看,却在看到来人面孔氏,眯了眯眼,放下了书。

    方若彤是想下来找她心里念念不忘的那人的,没见到那人,却反见到一位陌生男子,顿时便有些不自在,忙把头向下埋。

    付子辰看了她一会儿,见对方也不与自己说话,只是拘谨地站在楼梯口,便也未出声。

    四周无人,晚风吹响了驿站门外的灯笼,发出簌簌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样的沉默没过太久,到底,是方若彤开了口:“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付子辰看向她,眸色不深。

    “请问,这里有位,容,容公子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小小的,带着一丝病弱的娇羞。

    付子辰听出来了,听出来了她话里头的蜿蜒轻怯,心里这就有了个估摸,便道:“容棱?”

    方若彤立刻亮起眼睛,点头:“容,容公子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付子辰笑了,眼睛瞥了下二楼的某扇房门:“没,在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方若彤搅了搅手指,脸颊已经红透。

    付子辰体贴的问:“你找他有事?时辰尚早,他应当还未睡,可需我替你叫叫?”

    “可,可以吗?”女子声音更小了,怕是羞到抬不起头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却格外热情:“自然可以,这清凉的夜,有美相邀,喜的怕是他吧。”他说完,也不管方若彤如何作态,径直起身,从另一边的楼梯,走上二楼。

    方若彤眼睁睁看着他走到了第三间房门外,敲响了门扉,她立刻垂下头,不敢再看,惟怕那门打开,就与“那人”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她出来找他是一时冲动,到这此时,她还未想好该与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多谢他的救命之恩?亦或者,问问他是否还记得在宫中一面之缘的自己?

    心里紧张,她手指越发难以控制,指尖掐着掌心,掐出深深的印记,却似毫无所觉一般。

    二楼的房门开了,方若彤克制住往上看的欲望,耳根并着脖子,都是嫣红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容棱,见到门外之人,他面色及语气都不好:“有事?”

    付子辰看着他,没有往日的争锋相对,一反常态的眉目带笑;“睡了?”

    这寒暄的话不像付子辰平日里会说的,容棱没回,只等着他说正题。

    付子辰悠哉地朝后退了半步,下巴点了点一楼:“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过去一眼,一楼点了三盏蜡烛,虽说算不得亮堂,但也能勉强视物,他遥遥瞧见大厅楼梯口边,是站着一人,孱弱的身子一半躲在阴影里,一半在烛黄里摇曳。

    容棱皱了皱眉,付子辰却又笑了一下:“老相好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