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62章 说不下去了,没想到三王爷这么难聊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62章 说不下去了,没想到三王爷这么难聊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蔚已经上榻了,听见门口有动静,才下来询问。

    付子辰直接挤进屋子,在容棱不满的注视下,幽幽地说:“方家大小姐,你救回来的那个,似乎与咱们三王爷是旧识,这会儿正脸红心跳,春情萌动的在下头恭候君驾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表情冷冰的道:“我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。

    付子辰唯恐天下不乱:“不识得能指名道姓的要找你?问起你时,那个腔调,语气,包了蜜裹了糖似的,脸更是红成一片,不知道的,还当是你家夫人,那情深意重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容棱呵斥。

    付子辰冷笑,走到柳蔚身边,拉住她的手,道:“这屋子今晚怕是要进旁的人,你也睡不舒服,去我房里。”

    话落,拉着柳蔚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但是才走一步,就拉不动了,付子辰回头,就见容棱拉住了柳蔚另一只手,将人死死箍着。

    “还想左拥右抱?”付子辰语气刻薄。

    容棱怒意上涌:“你想死?”

    柳蔚看两人唇枪舌战的模样,甚是疲累,问道:“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两人都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挣开自己的手,后退半步,先看着付子辰:“陌以的药呢?”

    付子辰顿了一下,不甘的撇开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:“药不管了?”

    付子辰不服气的回嘴,声音却很小:“厨房熬着,有人在守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那你便不管了?是谁说要照料他到复原为止?这么快就开始敷衍了事?”

    付子辰敢怒不敢言,只能恨恨地转头走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走了,容棱就心悦了,他拽过柳蔚正要解释,柳蔚却道:“方若彤身子还弱,别让她一个人在下头枯等,有事说事,说完了送她回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容棱已被柳蔚推出房门,门扉“啪”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容棱僵硬的站在门口,视线一偏,就看到走廊里还没走的付子辰,正环着双臂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就在付子辰感受到这人蓬勃的杀意,寻思着如何抗衡才不显得弱势,又能势均力敌时,就听已关闭的房门里,传出一声熟悉的斥骂:“要打出去打,吵着陌以,今晚你们都给我睡天井去!”

    张扬的杀气一瞬间尽数消散。

    容棱看都没看付子辰,转身,从楼梯下去。

    付子辰哼了一声,从另一边下楼,直接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付子辰是想看戏的,更想知道容棱跟那方家大小姐到底什么关系,所以,先去厨房看了看药,叮咛了伙计两句后,就跑去了大厅。

    但此时,大厅里已经没人,容棱不在,方若彤也不在。

    看了看二楼的房间,付子辰摸着下巴猜测他们是不是回房了,就听后院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付子辰眼睛亮了亮,快步过去,刚到院口,就看到里头斑驳的月光下,一男一女两道身影,立在松树下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老相好?”付子辰嘀咕一声,就笑着歪在那儿看。

    松树浓密,树影萧瑟,方若彤只穿了件薄薄的单衣,她站在这树下已觉得浑身发抖,但碍于身边之人不动,又只能咬牙忍着,羞红脸问:“今夜月色,与那日一般姣好,三王爷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容棱没看她,只盯了下朦胧的月影,问:“你不冷?”

    方若彤都要冷成傻子了,但还是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温笑,低垂着清眸,笑着说:“不冷。”复又鼓起勇气,仰头看着身畔男子,那楚楚动人的眸色,蕴含着千言万语,满脸尽是道不尽的少女情肠。

    容棱说:“我冷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一愣,还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又问:“所以,究竟何事?”

    方若彤眨眨眼,再眨眨眼,直僵硬了好一会儿,才按着自己冰凉的指尖,小心的道:“茵儿说,救我之人,乃是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?”容棱语气玩味。

    方若彤忙道:“是写,她写给我看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颔首,眼睫轻颤:“自上次宫中一别,若彤便想,何时还能再见王爷,此番遇难,本是必死之局,却赖王爷相救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,只盼……只盼……王爷能给若彤个机会,令小女子能一报救命大恩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转了三转,说得平常,却分明话中有话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容棱听着,面上却没甚表情:“执意救你的,并非本王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忙道:“自也要多谢柳大人以身犯险,只是柳大人为王爷效力,若彤想,若非王爷授意,柳大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并未授意。”容棱很是耿直。

    方若彤强撑道:“王爷未言明,柳大人却愿出手,想来是体悟王爷内心深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内心,并无深意。”容棱说完,怕她又找借口,直接言明:“若非柳大人自作主张,拖了两个包袱上来,本王只想与她无声离去,免得打草惊蛇,搅乱浑水,从头到尾,你也好,李小姐也好,本王都不想管。”

    容棱难得说这么多话,却是因着疲于与女子周旋,逼于无奈来说。

    方若彤说不下去了,她没想到三王爷这么难聊,捏了捏手心,手指已经凉透了,不止手指,肩膀,脖子,头顶都泛着冷意,在这寒风吹拂的深夜,她被三王爷的言语冻得宛若一根人形冰雕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何意?”她颤着声音,终究问道,眼底闪着水光,似是被他绝情的话语所伤。

    容棱却分外直白,今夜以来,头一次正眼看她,目光坦诚,认真极了:“本王的意思,是望方小姐尽早痊愈,早离青州,回你的京都,莫再拖累本王,拖累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心头倏地疼麻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一颗少女心肝,碎的七零八落,遍地残骸。

    话头到了这里,方若彤已经没脸再说下去了,她眼眶泛红,仰头看着这个在自己心里留下浓墨重彩的男子,伤心的问:“王爷便未想过,若不是有您相救,若彤早已身首异处,魂归九泉了吗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没想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气着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看她,眼神很冷:“你的事,与本王何干,本王为何要想?你是本王的谁?”

    身子狠狠一颤,方若彤捂着心口,脚步踉跄,往后面一跌,因着站不稳,眼看就要摔倒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