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63章 话音未落,嘴唇便被堵住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63章 话音未落,嘴唇便被堵住了

    容棱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若彤目光痴痴,最后,勉强稳住自己的步子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外头冷,回房吧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望着他,没说话,眼泪就在眼眶打转,随时都要落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走在前头,谨记柳蔚说过,送她回房,他步伐有些快,上了二楼,站在走廊。

    方若彤跟上去,脚步慢,但到底是大家闺秀,饶是体虚气若,仍旧走得很有韵味,一踏一足,都是娉婷蜿蜒,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容棱将她送到房门口,方若彤进去,关门前,仍看着他,道:“王爷当真,不记得那夜的月色吗?”

    她的心,还留在那片月影朦胧之下,留在男子那漆黑深邃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容棱的回答,让她死寂的心,倏地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那夜,多谢你未泄露本王踪迹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的眼里都是火: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要再说,容棱却打断她:“算打合了,你帮本王一次,本王救你一次,今后,莫再提起救命之恩,只当本王还了你人情,从此,你我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刚刚才粘合的心,啪的一声,又碎了。

    容棱转身离开,再未多看方若彤一眼。

    方若彤还站在门里,整个人木木呆呆,像是一具被抽了魂魄的木偶。

    付子辰默默地站在走廊下,方才的话,他都听到了,听完,心里却满是失望。

    这个方若彤,真是太不顶用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后厨伙计过来,手上端着熬好的药,付子辰接过,看了看火候,确定没问题,才慢条斯理的上了二楼,朝着柳陌以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棱进了屋,柳蔚已经睡下了,并未睡着,只是躺在被窝里,还在看书,这是她的习惯,睡前总会看那么两页。

    看他回来了,柳蔚抬了抬眸,似有意外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容棱褪下外衣外裤,上了床,睡在她身边:“你当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是老相好吗?”柳蔚将书放到一边,语气真诚:“不用从诗词歌赋,谈到人生哲学吗?我看今夜月色挺好,挺适合谈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嘴唇便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她讶然地看着眼前之人,容棱已翻身,将她箍在身下,自高而下地瞧着她的眉眼,一下一下,唇细密的吻着她的唇瓣,她的下巴,指腹摸着她的耳朵,揉那小小的耳垂儿,直揉得温软通红,还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又拿嘴去咬,轻舔,搅得那耳垂儿不得安宁,指腹更一路往下,探进她的衣领,撩开她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月色,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清凉的音色,在烛火的摇曳下,轻得朦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用早膳时,柳蔚瞧见了方若彤。

    方若彤头上戴着羽笠,看起来规规矩矩,坐在餐桌前,模样有些拘谨,恨不得身子都缩在李茵后头。

    柳蔚与方若彤说道:“方小姐昨夜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方若彤没说话,藏在羽笠下的表情,除了她自己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等了一会儿,对方却迟迟不应。

    李茵伸手推了推方若彤,方若彤才出声,声音有些倦倦的,音色微哑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付子辰与容棱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是一前一后出房门的,在走廊狭路相逢,对峙了一会儿,不约而同的转身背对,从两侧楼梯下来。

    付子辰从左边下来,下来后加快了步伐,落座于柳蔚身边。

    容棱来的晚了,坐到了空置那处,不偏不倚,正是付子辰与方若彤的中间。

    方若彤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柳蔚注意到,方若彤悄悄往李茵身后又贴了贴。

    早膳送上来之前,容棱去了趟后院,不知干什么去了,再回来时,膳食已经上桌。

    付子辰因为要照料柳陌以,吃完早膳,还得亲自将柳陌以那份送上楼,盯着柳陌以吃完,但这前提是,他得先吃完自己的。

    前几日,厨房都很知趣,会先将柳陌以的清粥温好,不会让其凉了,等付子辰吃完,自有下仆递给他,时间算的刚刚好。

    可今日,付子辰刚要动筷吃自己的饭,厨房的食盒就送出来了,看着自己还没用过的膳食,又看着下仆老老实实的脸,付子辰眼角一瞥,瞥向了优雅用膳的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看都没看他,尽自的喝自己的粥,时不时还夹一道小菜。

    付子辰握了握拳!

    柳蔚见状,问了句:“陌以饿了?”

    付子辰没说话,容棱也没说话,在场没人说话,整个大厅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在这异常沉默的短短两个呼吸间,柳蔚抬眸去看容棱,付子辰却已经起身,提着食盒,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付子辰刚走,对面的容棱便起身,端着自己的碗筷,霸占了付子辰的位置,还把人家的碗筷顺手搁到另一张桌子上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走在楼梯上的付子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场不动声色的早膳风波,诡异的开始,平静的结束。方若彤食不知味,手里的筷子捏了半天,似乎还捏不住,最后索性放下,眼角瞥着自己身边容棱之前坐过的那张椅子,又狠狠地将眼闭上,鼻头酸涩。

    昨夜她哭了很久,哭到后半夜才睡着,原以为今日已经能平静面对,不曾想对方一举一动,还是这般牵动着她。

    他去其他位置,是因为不想挨着自己坐吗?

    这个认知,令这位方家大小姐心如刀绞,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早膳结束,柳蔚照常上楼去给柳陌以换药。

    柳陌以今日气色比昨日更好了,柳蔚一边替他诊脉,一边问旁边的付子辰:“你不饿吗?”

    当时上楼后,付子辰就没下去过,早膳自然也没吃。

    柳蔚这一问,直接问到付子辰的痛脚上:“气都气饱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付子辰当真幼稚:“你和他置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他不顺眼。”付子辰说得直白,而后还拉同盟:“陌以兄,那位容三王爷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柳陌以对容棱根本不熟悉,见过几次,也只是点头之交,虚虚地想了想,老实道:“看起来很沉稳,是个杀伐果断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?”付子辰敲桌子,语气很激烈:“杀伐果断!你猜他杀过多少人?”

    柳蔚第一次听到杀伐果断是这么用的,叹道:“你就不能成熟些?不是你说的,付家之事还要多仰仗他出力?不与他打好关系,人家凭什么帮你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