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70章 蔚儿比我想象的,还要强势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70章 蔚儿比我想象的,还要强势

    权王看纪夏秋出来了,心道,果真如此,只有柳桓,能让这个女人心神惧乱,眼底泛过一丝复杂,他道:“你上马车去,她这是激将法,你听不出?”

    听得出,怎么会听不出,可涉及到那人的事,中了这激将法又如何。

    纪夏秋很狼狈,看起来一点威势都没有,一张脸煞白,整个人,都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。

    权王下了马车,站在纪夏秋身边,随时照料。

    红姐儿也迅速下来马车,站在自家主子另一边。

    纪夏秋走到柳蔚面前,眼神不算坚定,看起来很是虚弱,而在下一瞬,柳蔚脸颊一热!

    柳蔚有些错愕的睁着眼,看着眼前之人,只觉得脸上是火辣辣的疼,疼得像针扎。

    容棱没料到对方会动手,防备了权王,防备了那会武的婢女,却没有防备武功被废的妇人。

    看着柳蔚脸上的迅速肿起,容棱一把将人拉到身后,眼底,全是阴戾。

    纪夏秋看了一眼容棱,没有被容棱的气势所压,只绕开视线,对准容棱身后的柳蔚,一字一句:“哪怕你再生气,也不能诋毁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捂着脸,片刻后又觉得这个动作太难看,将手放下,接着把容棱推开,与纪夏秋对视:“我说的难道不对?那你和他什么关系!”柳蔚指着权王。

    权王想开口,纪夏秋却先一声道:“什么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权王只觉得心口被什么东西戳穿,鲜血淋漓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权王一眼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四周人都寂静,风声就被无限放大,吹在耳里,轰轰的叫。

    容棱唯恐柳蔚着凉,握住她的手,道:“去里头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动,抬眸看着纪夏秋。

    纪夏秋也看着柳蔚,自己的女儿,到底是自己的女儿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无论如何,今夜,都要给出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纪夏秋点点头,未再退缩。

    柳蔚面上明显有笑意,但太浅淡,除了容棱,谁也看不出。

    一众人入内,纪夏秋走在后头,权王在其身旁,临到门口,问:“你真的决定好了?”

    纪夏秋看着他:“蔚儿比我想象的,还要强势,我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权王皱眉:“我现在就能带你走,等你想清楚,你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纪夏秋打断说:“蔚儿的性子,我看与她父亲一样,没个交代,我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权王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驿馆内定然比外头暖和许多,付子辰手里的药都快凉了,看众人的确不打算上楼,便自个儿上去。

    穿过走廊时,他身边一扇门突然打开,转首一看,他便瞧见那位戴着羽笠的方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似乎也没想到门外有人,对方愣了一下,极快的退回屋子,恪守男女之距。

    付子辰没说话,从方家大小姐门前走过,再走到柳陌以房门外,刚要推门,就看到那边方若彤已经出来,就站在走廊上,朝着一楼看。

    付子辰声音不大不小,道了一句:“太好奇一些与自己无关之事,并非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显然知道他在与自己说,便回了一句:“是否无关,现今还是未知之事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不再做声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走廊里安静下来,方若彤就站在那儿,尽力的想听清楼下的动静,但隔得太远,她听得始终模糊。

    方才在窗口,她就什么都没听到,距离太远,风声太大,不过看到的画面,却足以让她惊愕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,当真是那位夫人,而那位夫人与李茵钟情的那位柳大人,似乎有什么关系,还动手打了对方一巴掌。

    那一巴掌,登时就把对方白净的脸庞打红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是真好奇了,可这会儿楼下偏又正常了,听不到声音,又看不到出格的画面,瞧了一会儿,她便有些不耐烦,寻思着要不要下楼?

    可那位夫人认得自己,且还不太喜欢自己,这么下去,是否会太突兀了?

    心里左摇右摆,最后,她还是没有冲动,倚在栏前,静心等待。

    下头的气氛,并没有方若彤看到的那么和谐,长桌前坐了四个人,两两对视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柳蔚先做声:“陌以的伤,已经好了许多,现在是调养阶段,只要安心养着,复原是迟早的事,他底子本不好,这次又受了重伤,命悬一线,内里着实给伤着了,那是需要长养的,便是伤愈了,内虚也得继续温养,否则过不了三十,便会有其他病痛钻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连说了一串,说完,就看着纪夏秋。

    纪夏秋比起之前的仓惶,这会儿,正常了许多,乍一看与平日,无甚两样。

    但红姐儿伺候主子久了,却是一眼看得出,主子在强忍,只是忍得太自然,让人看不出。

    “你的医术,自是让人放心。”纪夏秋说着,还隐约的叹了一声:“你能救到陌以,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了垂眸,手指在桌底搅了一下,半晌,问:“陌以,是谁的儿子?”

    纪夏秋忽而反应过来柳蔚的意思,道:“你能认得出我,认不出他吗?”

    柳蔚抬头:“老夫人说,他长得与父亲很像,但我未见过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的意思是,柳陌以长得与柳桓年轻时候很像,但柳蔚从未见过父亲年轻时的容貌。

    陌以与现代的父亲又不像,不说外貌,而是性格,父亲那么刻板,陌以却很可爱,让人看见就想抱着疼。

    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纪夏秋听柳蔚说那句话,听得心口也泛疼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父亲。

    是啊,她与陌以,都未见过自己的父亲,一次也没有。

    纪夏秋:“我当时,怀的是你们两个。”说完,眼眶已经红了,知道自己终于要面对最艰难的部分了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不知该怎么对女儿解释,两个孩子,自己为何选择了儿子,却没选择女儿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解释,仿佛都是废话,因为没有人,愿意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个。

    柳蔚眼底没有多少惊讶,想了想,问:“那当初你带着陌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权王一巴掌,拍在桌上,从椅子上腾地站起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