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79章 柳蔚背了这口色欲熏心的锅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79章 柳蔚背了这口色欲熏心的锅!

    容棱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,探首,含住她喋喋不休的嘴,手则从她衣袍下摆,伸向她的裤子。

    裤子褪起来,比外面衣衫容易多了,两三下,容棱已握住了怀中人儿光裸的脚踝。

    柳蔚额头开始冒汗,细密的薄汗。

    容棱看到了,瞧着她紧张兮兮的模样,突然觉得很有意思,顿时便不急着直奔主题,反而指尖在她大腿上绕了两下,绕到了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穿上衣服看着没怎么发觉,但褪了衣服,五个月左右大的肚子,就看得出稍微鼓起的弧度了。

    柳蔚纤瘦,哪怕五个月了,肚子也并未有多大,容棱手指又移动,引得某人一阵吸气。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!”柳蔚气了,自己半敞着身子,任这人摆弄,这人还得寸进尺,越发触碰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果然是“盗集”害人!容棱以前都不搞这些花招的!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柳蔚就听到男人轻笑出声,沙哑的音色,透着几分低稳,而后,她整个人,被他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本能的顺势揽住他的脖子,半身的重量,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容棱起身,将她抱稳,往床榻那边去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时,却没急着将她放到床上,而是让她抵着床幔外的床围,让她站着。

    柳蔚有种不祥的预感,头皮开始发麻。

    容棱勾起一条腿,半跪在榻上,将柳蔚锁在他怀里,让她进出不得,看着她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柳蔚都要哭了:“祖宗,你又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回答,只是再次吻住了她,这次的吻,比方才要激烈许多,她后背紧贴床围,后腰是男人滑动的手指,她感到全身酥麻,双腿难以站立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吧。”柳蔚小声的要求。

    男人咬住她脖子上的皮肤,声音轻漫:“你这么急?”

    柳蔚背了这口色欲熏心的锅,闷闷的道:“是,是我急,我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却轻轻的说:“《千金要方》有载,妇孕者,三月为佐,宜食通并疏效物,宽衣心脾,辅以体健,五月为宰,宜动情之以魄,慰以身心,培以立然也。”

    柳蔚朦胧的听着他说了这几句,却没怎么懂其中意思,只恍惚的点头:“先者也言,五月为宰,其后的孕妇行动,皆与生育有关,情之以魄,鼓励交欢,培以生育时,部口疏通,顺利生产,所以,与我此刻要到床榻上去,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容棱捉住她的下颚,将她脸转抬起来,让她雾蒙蒙的眼睛直视自己,勾唇重复:“培以立然也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眶因为燥热而变得发红,眼白还轻微地泛起了血丝。

    容棱含住她的唇,狠狠吸着。

    待他亲够之后,到底放开了柳蔚一会儿,柳蔚趁空就说:“培以立然也,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立。”容棱这次只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柳蔚脑子有点乱,理了好一会儿,才理出那个立字在男人口中所表达的意思,她登时羞恼:“立,不是站着做那档子事的那个立,是……立根本而然也的那个立!”

    容棱不听,他显然只认自己的立,因此,手指已经掀开柳蔚的……指腹触到了她的……

    柳蔚倒吸一口凉气,还想抗争,男人却已经……

    容棱是真的下了狠,足足半个时辰,一直蹉跎着怀中那奄奄一息之人,不让她坐,不让她躺,只让她“立”着——安全!

    柳蔚要炸了,做那事时,好几次甚至生出动手跟他一决高下的意思!

    一场场的狂烈,将她所有的力气耗尽,到最后,她只能死鱼一般报复性的抓着他的肩头咬。

    咬出了血痕,就也学着容棱,再去将那痕迹舔掉。

    舌尖带走血腥,还未咽下,笼住他的男人,就突然开始发狂,让她彻底招架不住,鼻尖喷出的声音,除了嗯啊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都结束,柳蔚终于被放到了床上,她瘫软一片,脸埋在枕头内,还在缓和呼吸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裸了一半的背,侧躺着身子,手指顺着她脊骨的线条,一路往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仿佛带着电,麻得人——咬牙切齿!

    柳蔚挣扎一下,拉了拉被角,想把自己遮住。

    容棱却从被下探入,在被子里继续索绕着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有完没完。”柳蔚有气无力的,不满的谴责。

    回答她的,是男人放肆的动作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他手的又绕到了自己的危险区域,急忙坐起来:“该给陌以换药了,我衣服呢?”

    容棱将人一把搂住,含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柳蔚推他,容棱就扣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柳蔚挣扎了两下,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柳蔚改抱着他的头,长长的吐气,突然说:“你说,陌以真接受了我,以后是不是也该对你改口了?”

    容棱挑了挑眉,别有深意的睨她。

    “叫你,姐夫?”柳蔚问。

    下一瞬,本就如狼似虎的某人,直接在她匈口狠狠吸了口。

    柳蔚硬扛着感觉,咬牙说:“那当姐夫的,就为了儿女私情这么点小事,将娘子弟弟的身体置之不顾?我说真的,他的药得定期换,不然容易感染,发炎影响复原,留疤还是小事,就怕引起并发症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的头头是道,软硬兼施,好像很讲道理。

    但容棱知道,她在胡扯。

    柳蔚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又让他“摆弄”了一次,才趁着还有神智,飞快的穿上衣服,束好男子发式,出了门。

    柳蔚离开后,容棱在床上没动,又过了一会儿,才认命的起身,换上衣服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彼时,柳蔚已经在柳陌以的房间,为他换药。

    付子辰就在柳蔚旁边,看着柳蔚脖子上难以遮掩的红痕,表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柳陌以倒是没注意到这个,他整个人因为姐姐的靠近,而显得紧张,一直低垂着头,眼睛都不敢往上抬。

    柳蔚换完了药以后,一边收拾工具,一边说:“这些日子你也躺腻了,再过两三天,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一时高兴,抬头看她:“可以随便下地了?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,满脸都是笑:“嗯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瞧着姐姐笑眯眯的眼睛,又觉得很窘迫,赶紧再垂下头。

    没再说太多的话,柳蔚起身离开,走到门口时,柳陌以却又叫住她: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止住步子,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柳陌以捏捏手指,说:“可以单独聊两句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柳蔚回答,转首看向付子辰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