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83章 容棱阴冷的声音响起,真是该死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83章 容棱阴冷的声音响起,真是该死!

    在其后的一刻钟内,其他的每一间牢室,都遇到类似的场面。

    正捏着某个青楼名角儿纤细腰肢的付子耀,还在继续,怀中女子碍于牢室间的不隔音,嘴里一直咬着手帕。

    但女子眼睛是能看的,正好,瞧见了牢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牢门,被突然打开了,动静不大,但也不小。

    女子看到门外有多人,一个个脸色都不好,她吓了一跳,就紧张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紧张,害的付子耀骂出了声:“贱人!”

    女子拍拍付子耀的肩膀,唤着:“四少,四少……”

    付子耀这回也终于反应了过来,回头一看,一下子吓到。

    他慌乱的一边拉自己的衣服,一边满脸青紫,显然是真的被吓出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而柳蔚,早已被容棱盖住了眼睛,男人低低的声音,在她耳边响起:“不准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直接说:“我看过的不少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动作和言语,成功让几双视线变得异样,其中最为灼热的,就是刘睢,其次是杨泯……

    司马西是偷偷看的。

    纪夏秋,无奈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听到母亲的笑声,有些窘迫,又补了一句:“不过,都是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刘睢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西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险些忘了,这位柳司佐是仵作出身,验了好几年的尸。

    付子耀这儿还不算过分,大概牢里真的太无聊了,凑这种趣儿的人,还不在少数,另外一间牢室,还有两个富家公子与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倌儿,两人折腾得那小倌上气不接下气的,直嚷救命。

    柳蔚的出现,显然也吓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两个公子哥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,柳蔚的眼睛又被挡住了,她想抗议,却听容棱阴冷的声音响起:“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两个公子哥儿一听,脸彻底白透了。

    容棱黑着脸,带着柳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屁股后面自然跟了一群富家公子,他们来到了最后一间房。

    付子寒的牢室。

    牢门打开,里面倒是清清静静的,只有床上,一个侧身沉默的背影。

    柳蔚站了一会儿,就听司马西说:“七少,三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付子寒没有动,依旧那么躺着。

    司马西上前,走进去叫他。

    手刚刚碰到对方后背,床上之人突然弹起,一抓,直接抓了过来,正中司马西脖子。

    锁喉下,司马西呼吸一滞,索性付子寒极快的看清来人,愣了一下,又看了眼门外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而后,他站起来,手掏了掏耳朵,取下两边耳朵里塞着的棉絮,扔到地上,沉默的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没人说话,气氛一度很尴尬,付子寒没有要行礼的意思,柳蔚也不稀罕他的礼数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付子寒倒是自觉,也跟在了后头。

    牢室都空了,那些青楼姑娘,楚馆少年,都给送走了,一行人又往审室走。

    审室内,正在审讯犯人。

    有两个窃贼,因为盗取了金银后被抓,没被关入牢里,而是直接被带到了审室,上了刑架,正在受刑。

    而审讯他们的,不是别人,正是付子勇、付子览,还有另外两个跟来凑热闹的公子哥儿。

    那两个窃贼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,拼了命的说,再也不敢了!再也不敢了!

    估计他们也没想到,只是偷东西,没伤害过任何人一根手指头,竟是要受这么重的刑。

    付子览坐在一边喝茶,另外两个公子哥儿在讨论:“这虎凳是怎么用的?我听人说过,但没见过,不如给他们上一回?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我想看看夹手指,不是偷东西吗?夹了手指,看他们还敢不敢?”

    两个窃贼抓紧机会说:“不敢了!小的再也不敢了!小的不是人,小的有罪!求几位大人饶命啊,小的给您磕头,给您上香了!”

    付子勇正在一边打沙包,他上次伤了脸,这会儿脸上还有疤,但付子言死皮赖脸找柳蔚拿了药,命是给保住了,如今就听他说:“这是咒我们死呢?”

    两个公子哥儿一听,来脾气了:“夹手指,老虎凳,都用上!看他还不敢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窃贼都要哭了;“小的没念过书,小的口误,大人饶命!饶命啊!”

    没人给他们饶命,付子览一声令下:“楞着干什么,没听李公子,袁公子说的?东西用上吧!”

    他这声吩咐,吩咐是两旁的狱卒,但待他说完,狱卒也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付子览一愣,下意识的要再出声,回头一看,手里的茶杯直接“砰”的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什么李公子、袁公子也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,哆哆嗦嗦的站起来,又看看三王爷与那位京大人身后站着的一大串同伴,两人没抗住,扑通一声,跪到了地上,嘴里迭迭的喊着:“见,见,见过三王爷,王爷万福金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声音不大不小,音色却寒得人瑟瑟发抖:“这回,算是凑齐了?”

    一盏茶功夫后,两个窃贼被松绑,解了下去,方才绑两人的刑架,如今绑着那李公子、袁公子,而付子览,被押在了老虎凳上,付子勇则被捆成一团,按在地上,手上放了两副夹板。

    纪夏秋被请到了方才付子览坐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,则坐在了另外两个位置上,看看面前站着的几人,又看看那一脸桀骜不驯的的付子勇,满脸冷意的付子寒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该先定你们什么罪好呢?yin乱官牢?藐视王法?滥用私刑?好像哪一个,都不是轻罪。”顿了一下,她懒懒的摸了摸下巴,而后叹了气:“罢了,一个一个来吧,那就先你们四个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就差尿裤子的李公子:“夹手指和老虎凳不算什么,其实鞭刑才最好用,拿上‘带倒勾’,‘上了盐水’的皮鞭,往人身上打,一打一个血印子,出的血再被盐水一滑,疼得万蚁钻心,求生不得,李公子既然是个好奇心重之人,不如便自个儿试试,也好将其中滋味,品味得彻彻底底。”

    话落,柳蔚的眼睛已经看向了右边架子上的皮鞭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