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84章 柳蔚握着皮鞭,威风凛凛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84章 柳蔚握着皮鞭,威风凛凛

    李公子若不是被绑在架子上,只怕这会儿已经瘫软在地,要死不活的了。

    柳蔚一个眼神,已有狱卒唯唯诺诺的替她将皮鞭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皮鞭被柳蔚捏在手里,把玩了一会儿,就蹭的一下展开,鞭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发出狰狞的破空之音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!”李公子仿佛成了方才被他凌辱过的窃贼,嘴里说的话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鞭子直接往其身上一挥,“啪”的一声,伴随而来的,便是李公子杀猪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……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王爷饶命,大人饶命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,柳蔚打得其实不太重,若真的下重手,这人怕是已经晕过去了,但晕过去,就没意思了,所以,她把控着力道,让其痛,又不让其晕。

    一鞭之后,又是一鞭,连续三鞭,审室里,传来了一股淡淡的尿骚味。

    一看,是那李公子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柳蔚厌恶的蹙了蹙眉,手里鞭子又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后面站着许多人,有两个蠢蠢欲动,显然是想说点什么,但又害怕惹祸上身,而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紧要关头,见柳蔚还要继续动手,终于有人站了出来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喝斥这一声的是刘睢,比起青州的东道主,付家的几位公子,这位刘公子,还算是有勇气的。

    刘睢立在那里,脸色很白,大概也是兔死狐悲,害怕李公子遭殃后,接下来就是他们,所以先一步道:“李公子的祖父,乃是益州兵马大元帅,在皇上面子很得重用,在朝内也是受百官拥戴的!若其祖知晓他在此受这般奇耻大辱,怕是‘有的人’,也得不到好!”

    其实,在场的人,谁家不是威名赫赫,但都心甘情愿的被关着,还可怜兮兮的任柳蔚处置,惧的,不过还是三王爷的名头。

    柳蔚很清楚,自己此刻占的,是这些大家族瞻前顾后的便宜。

    如今乾凌帝卧床不起,已街知巷闻,皇位说是定的太子,但七王党与三王党一直咄咄逼人,朝中局势混乱不堪,下一个登基的到底是谁,根本是说不准的事。

    这些大家族,从不做铤而走险之事,无法确保三王爷会不会是下一个皇帝前,他们只能把三王爷供着。

    别说把家里犯了错的子弟拿来关着,就是要他们自己来关着,怕是都得夹着尾巴应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刘睢这番话,是在提醒柳蔚,大家给的是三王爷面子,你要继续不依不饶,各大家族闹起来,不是你一个小大人能吃得消的!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哪怕三王爷以后能登基,那也是以后的事,况且不是还有七王爷与太子分庭抗争吗?输赢,还未定!

    柳蔚看向刘睢:“看来刘公子,也好奇这鞭子的滋味了。”话落,朝一边的狱卒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三个狱卒犹豫了一下,忐忑的看他们的府尹大人。

    司马西没表示什么,也没为了这帮子弟跟柳大人三王爷求情,意思其实就很明确了,这位是京里来的大人,旁边还有个王爷撑腰,我说的不算,柳大人说什么,你们就听什么吧。

    狱卒明白了,壮着胆子又去抓刘睢。

    刘睢此番多嘴倒了霉,脸色青白交错,抬头一看,正好对上泪眼朦胧的李公子,同时也看到了李公子眼底的感激。

    刘睢心里骂了句街,早知道会惹祸上身,谁他妈管你死活!

    但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,刘睢被抓起来,李公子被放开,虚弱的趴在边上,遍体鳞伤,还在喘气。

    他的位置让刘睢顶替了。

    刘睢吞了吞唾沫,被绑严实了,挣扎了两下,发现狱卒真的没放水,捆得特别紧,一下就怂了,缩着脖子,害怕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握着皮鞭,威风凛凛,那鞭子上还带着血迹,也不知是李公子的血,还是以前别的刑犯的血,总之,看得人恶心。

    杨泯与刘睢关系不错,与这里大多的人相比,他们因父辈上的来往,算走得迫近,往日也算投缘,这会儿刘睢要遭殃,杨泯眉头就皱了起来,就算不为这个朋友,也得为父辈的交情着想,他是肯定要求情的。

    可他求情的下场,很可能就是刘睢被放了,他再上去顶替,得不偿失,还有可能两个一起挨打。

    重情重义这种话,平日说说还是可以,真要做起来,实在太考验人性了,杨泯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柳蔚的皮鞭,已经饥渴难耐,等不及要鞭挞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柳蔚把鞭子挥舞得啪啪作响,鞭子闪眼就击到了刘睢身上……

    挨了一记打,刘睢半个身子都麻了,疼得眼角发红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那是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刘睢锦衣玉食长大,小半辈子都活的顺遂,就是坐牢都得有人铺床叠被,伺候洗漱,这一鞭子,真是打到了他的痛处,他眼眶红了一会儿,眼泪一下就出来了,顺着脸庞往下流,但是又咬着牙,没让自己叫出声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看了,有点佩服,心说,还挺有骨气的。

    但刘睢自个儿想的是,才一鞭子,他没理由叫的比挨了三五鞭的李公子还大声,那就显得他太没用了,毕竟,就算挨打,该顾的颜面,也还是得顾好。

    刘睢不叫,柳蔚就笑了一下,笑得有些奇怪,还不等刘睢看懂那笑意背后的深意,下一鞭子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回,他真的没忍住,“唔”了一声,痛得要命。

    第二鞭后,就是第三鞭,第四鞭,在第五鞭来临前,杨泯出声了:“这位大人说我等滥用私刑,你这又何尝不是?”

    柳蔚放下了鞭子,往杨泯那儿看去。

    杨泯文质彬彬,跟李公子这种往日就沾猫惹狗,平日没少挨他父亲揍的,还有刘睢这种喜欢狩猎骑马,身体常年健硕的,都不同,杨泯挨不住柳蔚一鞭子,只怕鞭子蹭到皮,都能刮出血来。

    但杨泯还是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刘睢有点不舒服,心里知道,他们这回是被抓了个正着,对方又有王爷撑腰,他们这边没个大人,今天是指定要被轮着教训的。

    老老实实吃了这顿教训,对方或许觉得无趣,就少打两顿了。

    但要不断的挑衅,对方反而兴致昂扬,说不定一打,就打上瘾了。

    不过杨泯能为自己说话,显然也是做好替他受过的打算了,刘睢心里很感动。

    感动之余,也觉得杨泯傻。

    自己皮糙肉厚,对方细皮嫩肉,实在没必要出这个头,况且那天杨泯没参与猎人,只在营帐外弄他的棋盘,他要是不说话,这位天杀的柳大人,应当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可话已经出口,收不回来了,审室的气氛,一下变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