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86章 只能射四肢,那得多疼啊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86章 只能射四肢,那得多疼啊

    刘睢被带走,柳蔚又看向了地上的李公子。

    那李公子与柳蔚眼睛一对,马上就哭出来了,说:“疼,我也疼,我真的疼,大人,大人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柳蔚一鞭子挥过去,脸是冷的:“本官问你话了吗?”

    李公子吃了那一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但又不敢哭太大声,只能用手捂住嘴,无声呜咽。

    柳蔚打量他一会儿,问;“人挨打是会疼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李公子拼命点头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柳蔚蹲下身,罩住身体的宽大披风也落地,她用鞭子挑起他的下巴:“既然知道,为何要让别人疼?”

    李公子说不出话,还在抽噎。

    “不过一点皮肉之苦罢了,有人在阎王殿都走了一圈儿了,他们的疼,又找谁去哭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报应吗?”柳蔚又问。

    李公子看着柳蔚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,就体验一次。”说完,不给李公子张嘴的机会,直接让人给拉出去。

    李公子哭着被拉走,柳蔚又去看另一个架子上的袁公子,还有老虎凳和夹板上的付子览,付子勇。

    柳蔚啧了声:“没意思,换个玩法!”

    说着,让人把三人放了,然后转身,往外走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跟了一溜儿,出到大牢外头,看到了阳光,才发现这会儿刚过中午,真是天气正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牢里久了,日子都要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因为重见天日而有了短暂的喜悦,但在下一刻,这些喜悦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大牢外的空地上,放了十几根木桩,其中一根木桩上,正绑着瑟瑟发抖的李公子。

    柳蔚使了个眼色,狱卒们便咬着牙上前,把剩下的人都一一绑上去。

    有的人还算配合,不敢闹事,有的人不配合,试图反抗,柳蔚就甩甩手里的鞭子,不老实的立马也老实了。

    在有日光的地方,那鞭子上的勾和血迹,更清晰了。

    人都绑好后,柳蔚侧首,指了指四周墙上的弓箭手,对所有人道:“上头的,都是当地的猎夫,手艺不错,我与他们说了,射中一箭,赏银一两!你们说,他们能射中几箭?”

    柳蔚话一说完,所有人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报应,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他们猎人取乐,这人就将他们变成猎物,供人猎捕!

    四周墙上的猎夫,显然一开始不知会是这个情况,他们被招来,雇主给的要求是,猎杀牲畜,一箭一两。

    很优厚的赏赐,按箭算钱,并不是按猎头算钱,也就是说,他们可以钻个空子,一头猎物,可以射好几箭,射得越多,银钱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刚开始,他们就通了气的,定好的,不管是鹿还是羊,都尽量射上两箭,不要一击致命,但现在,他们都懵了。

    下面被绑在木桩上的,是活生生的人!

    猎夫大多都是当地野民,手上沾的鲜血,都是山里畜生的,没人杀过人,也没人用箭误伤过人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他们纷纷放下弓箭,开始询问看守他们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守他们的是容棱的暗卫,回答得很简洁:“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猎夫们脸色煞白,有烈性子的,已经摔了弓箭,开始骂人:“这算什么?要我们射杀活人?你们到底是不是官府的人!官府怎会干出如此草菅人命之事?即便下面那些人当真是猪狗不如的江洋大盗,也该由侩子手菜市口行刑,叫我们动手是什么意思,我要见府尹大人!”

    暗卫看都没看那人一眼,平静的道:“没让你们杀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其他人也愣住。

    暗卫说:“射而不死,可办得到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顿住,在山里猎兽,有些猎夫,的确会为了猎物新鲜,不一击致命,专射猎物手脚处,让其丧失行动能力,再带回去宰杀。

    但这种行为,不太人道,既然做了猎夫这个行当,自然是没别的路了,只能靠山吃山,山上有山神,树有树灵,野民迷信鬼神论,可以说从入行的一天,就定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便是以慈悲感谢山神恩赐。

    山里的牲畜可以杀,但杀要杀的痛快,让其死之前尽量减少痛苦,不折磨,不虐待,同时,不射杀幼畜,也是另一条规矩。

    这是猎夫们,对手下猎物仅存的善念。

    猎夫们学的就是一击杀生的本事,但这位大人把他们找来,要他们猎人不说,还要他们射而不杀。

    不杀的话,就不能射人的心口,脑袋,只能射四肢,但那得多疼啊,还要射好几箭,这和虐待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猎夫们开始抵触,扔下弓箭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那暗卫看着,淡淡的道:“数日前,下头这群人,从牢内带走了一帮囚犯,放于围场,游猎取乐,还定了规矩,谁带回的人头多,谁为当日胜者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猎夫都吸了口气,纷纷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他们果然看到,那些被绑着的人,个个穿得锦衣华服,甚是富贵。

    暗卫继续道:“我家大人游历青州,偶遇此事,心生不忿,将有关人等还押天牢,几日过去,这群人却衣着光鲜,红光满面,甚至于牢内歌酒升平,逍遥快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猎夫们都明白了,这些人一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家公子,就算被逮到了什么,押入大牢,也定有家人从中疏通。

    那位大人既然是游历来的青州,对青州的风土人情定然不熟,也想不到被关到牢里的人,竟然会不吃一点教训,还在牢里过得风生水起,如此之举,定然激怒了这位大人。

    “我家大人的原话是,人可以不杀,但道理,必须得讲,公正,必须得讨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扔弓箭的猎夫麻利地把弓箭捡起来,握在手里说:“这位大人说的是,人我们不会杀,但大人若是想借我等之手,给下头这些人讲一讲道理,我等愿意配合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其他猎夫:“兄弟们都是吃手上功夫这碗饭的,如何掌握分寸,想必心里都有数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