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89章 终于把矛头指向了付家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89章 终于把矛头指向了付家人

    柳蔚环视了一圈儿,却没对上几双眼睛,大多人,根本就不敢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去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语出,四周皆静。

    她给牢中所有人心里都添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堵。

    大家也的确如她所料,满脸痛苦,还有两个胆子小怕死的已经哭上了。柳蔚满意一笑。

    杨泯抬头,恰好就看到柳蔚嘴角的笑容,接着又看到柳蔚的衣衫袖口,想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我们想送送张公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看向杨泯,显然,并没有多少人想去送那位张公子。

    一个已经死了的人,一具尸体,看了,也只会徒增恐惧。

    柳蔚似乎有些意外,看向杨泯。

    付子寒此时也说:“我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看向付子寒。

    付子寒的眼神很冷,一如既往的冷,冷里又多了些什么,牢室太暗,柳蔚看不清,但她觉得,应当是愧疚,是后悔。

    人只有在悲剧发生后才会后悔,但到了这个时候,后悔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柳蔚满脸讥笑,说出的话,无情凉薄:“你们,凭什么见?”

    杨泯要说话,刘睢却下意识的按住他,对他摇头。

    付子寒道:“你说是我害了他,我想我应该送他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否知道,他最后一程可想看到你?”柳蔚毫不客气的回付子寒:“张公子的死,因你而起,有没有可能,看到了你,他反而死不瞑目?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付子寒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柳蔚仿佛就是来看看这些人的丑态的,看够了,便走了。

    杨泯看着柳蔚的背影,突然问向刘睢:“我记得猎场外你说过,这位柳大人,对你家有恩?”

    刘睢满脸冷硬:“如今没了!”

    杨泯皱眉:“说说你堂弟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睢说了:“京都幼儿失踪案,听说过吧,这人破的,我堂弟被找回来了,祖父高兴得不得了,全家都将这位柳大人奉为圣人,还多番邀宴,最后登门致谢。就因为此事,我祖父如今还在我耳边念叨,让我以后若是可以,自请入镇格门当差。他老人家也是糊涂了,就父亲伯父的身份,我怎可能去镇格门当个小侍卫?只等我科举题名,五品以下官职,那可是任我选……”

    杨泯打断刘睢的沾沾自喜:“这位柳大人是仵作出身,但似乎还有一些别的流言,那日围场,他不是为那死囚,就是他弟弟,治伤?还与付子言说,付子勇的脸若想没事,只有他有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刘睢恍惚记得是有这么件事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杨泯又回忆了一下那柳大人方才理衣袖的模样,他的袖子被挽了好几下,袖口还有血,手指上也有没擦干净的血。

    他突然笑了,笑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刘睢被杨泯的笑容渗住了,惊恐的问:“你不是疼疯了吧,杨泯,你还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杨泯瞪了他一眼,却没骂,只是小声说:“张公子,应该没死。”

    刘睢一愣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杨泯也不能确定,但是: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刘睢不太明白,杨泯也没解释,只看了付子寒一眼,却见付子寒自责的抱着头,狼狈得比街边的流浪汉还不如。

    其实,有些可怜,但,他的确活该。

    游猎活人,这事当初杨泯没反对,是因为见得多了,早已麻木,但实则,这种事,就是不对。

    死囚自有朝廷定夺,轮不到旁人处决,国家律法在那儿摆着,非要与律法过不去,迟早也是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牢室里人多了,矛盾自然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怕疼的人,一晚上都在叫,心烦的人,一晚上都没睡,争吵,是在中间半夜开始的。

    先动手的,是付子勇。

    付子勇是个坏脾气,头脑发达,四肢简单,他本就浑身难受,还被各种杂音弄得闭不了眼,往日再多的情谊,这会儿也只剩下烦躁,更何况他与这些人还没什么情谊,顶多也就算酒肉朋友。

    他是撑着半边身子,费力的坐起来,一巴掌扇在那小声抽泣的李公子脸上的。

    李公子被打懵,抬起红肿的眼睛,就对上付子勇气势汹汹的脸,他一下子就尖叫起来,疯了一样的爬起来咒骂,抓头发,与付子勇扭打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都疼,几下来往,包扎的地方已经开始渗血,旁边一直没睡的付子览大吼:“打打打,打死算了!”

    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,李公子还真就变本加厉的打骂,付子勇也下手一次比一次重。

    很快,双方都是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付子览捂着耳朵,头疼的拿头去撞墙。

    其他人被惊醒后大喊: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有人跟着李公子一起哭,一边哭一边抱怨:“我们凭什么要过这种日子?在家时,一顿饭不吃母亲就得急得乱转,要是母亲知道我受了这样的伤,还一口吃的都没有,不得急的疯过去?”

    一个人怨,其他人也跟着怨。

    牢室的人都醒了,哭的人哭得变本加厉,骂的人骂得风生水起,而最后的最后,终于有人把矛头指向了付家人。

    “付老爷子大寿与我们家有何关系?三年前,付家三老爷分明还在酒宴上给过我父亲难堪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母亲来时也说,付家二夫人是个势利眼,我母亲娘家本就不富,但我母亲持家有道,侍奉公婆尽心,教养子女尽力,我家和和美美,她凭什么说我母亲穷酸?还说与我母亲共处一室,都能嗅到一股酸臭味!我看她身上才臭,掉到茅房里的那种馊臭!”

    “付子言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年长我们几岁,借着付家的余荫办了几件好差事,我可听说,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连自个儿的兄弟姐妹都能出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付子秋的事,以为没人知道吗?自个儿的亲妹妹,送出去让人糟践,如今就要被休了,被休的女子只能被送回娘家!他指不定还得怪付子秋绑不住相公,让娘家丢脸,我看他才给付家丢脸,他才是付家的毒瘤!”

    “付家本就无法无天,作威作福,谁不知道他付家就是青州的土皇帝,这次付老爷子大寿办得如此隆重,到处都在传,付家这是要招揽权贵,妄图入京与诸王一战!呵,皇上就是病得再重,膝下还有数位皇子,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付家一个外姓人了?我看付家就是吃饱了撑的,连自己几斤几两都分不清!”

    诸多咒骂齐聚,场面顿时难以控制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