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92章 精神折磨是比肉体折磨更严重的虐待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92章 精神折磨是比肉体折磨更严重的虐待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付子耀就全身发抖,他想控制住自己的心情,但控制不住,眼睛猛地就朝付子寒看去。

    家里的小弟,自小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性格偏激乖戾,爱做离经叛道之事。

    付子耀努力着不怪他,努力着不恨他。

    但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三哥的死,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昨日的张公子是个个例,但今日三哥却离他如此之近,近到,唯有愤恨,唯有迁怒,才能简化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点什么?”付子耀推了自家小弟一把,态度非常恶劣。

    付子览看出了什么,想阻拦,又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付子寒没有做声,低着头拿起自己的铲子,泄愤般的,在粪里做工。

    付子耀又推了他一把,声音大了:“三哥因你而死,你连滴泪都没落,付子寒,你好狠的心,好绝的心!”

    付子寒被他推得跄踉一下,稳住后,却依旧没说话,闷着头铲粪。

    付子耀大骂:“以前就知道你叛逆,不通人情,现在才发现,你何止是叛逆,你是绝情!你根本没有心,付子寒,你说句话!我让你说话!”

    付子寒没有说,他像具行尸走肉,任凭付子耀如何推搡,都握着自己的铲子,一下一下,麻木机械的铲着粪,仿佛只要专注一件事,就会忘记别的事,忘记某些人的死。

    付子耀已经崩溃了,他顾不得其他,和付子寒杠上了。

    付子览一开始没阻拦,但后来,不得不阻拦,因为他们快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番闹剧收尾时,付子寒已经被付子耀打得满脸是血,远处看守的狱卒这会儿才不慌不忙的过来,拉了付子寒去包扎,又呵斥其他人,继续做工。

    农田恢复了平静,所有人,继续有条不紊的工作,没人再敢闹事,因为他们知道,闹事的结果,对他们的现状,没有半点益处。

    另一边,刘睢小声的跟杨泯说:“昨日今日,死了两个人了,莫非真要我们都死了,那姓柳的才满意?”

    杨泯将一块土翻开,看了他一眼:“你真信付子勇死了?”

    刘睢皱眉,问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杨泯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刘睢一看不对劲儿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付家三兄弟不是去看了吗,没见着人死,能这么发疯?”

    杨泯摇头:“我不知道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刘睢哼了声:“你又不是女人,你的直觉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杨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所有人终于做工结束,狱卒放了饭,比起中午的粗粮馒头和热粥,晚上多了一碟青菜。

    没人嫌弃,大家都狼吞虎咽的吃了,连菜渣都没剩下一口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时,比起昨夜的闹腾,今夜大家都安分许多,因为他们知道,只有睡好了,明个儿才能早早将工事做完,早早吃上饭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唯有大牢的另一边,付子勇幽幽转醒。

    他面色苍白的看着周遭的环境,眼珠转了几圈,片刻,转到对面的木板床上,那里,正坐着个一身青衣的消瘦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付三少,你醒了。”消瘦男子听到动静,抬头看了一眼,唤了声后,便拖着受伤的腿,一瘸一拐的走过去,问:“你睡了一整天了,现在好些了吗?要不要喝点水?”

    付子勇愣愣的看着他,瞧了许久,才干硬的问:“张,张公子?”

    张公子点头,又转身,去桌上倒了杯温水,拿过来递到付子勇嘴边:“喝点水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付子勇就着他的手喝了口,咽下去的时候,喉咙疼的要命,但他顾不得了,只盯着张公子,茫然的问:“我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张公子一愣:“你不是活生生的吗,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你怎么在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张公子似是不明所以,低头看了看自己,呆呆的说:“我受伤了啊,肚子破了,那位柳大人说我的伤势太严重,要静养,不用和其他人住一起,所以就让我单独住这儿。”他说着,还掀开自己的衣服,把包裹着的肚子露出来,又道:“我肚子是用针线给缝上的,不知道给抹了什么药,头一天疼得不行,动都动不了,今天已经可以下地了,那位柳大人说,幸好没伤到内脏,皮肉缝上就好得快。”

    张公子说完,看付三少还是呆呆傻傻的模样,不明所以,就问:“肚子饿吗?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付子勇才感到腹中一阵咕噜噜。

    他脸色难看了些,盯着张公子,艰难的问:“有,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张公子慢慢的走到桌子前,从一个黄色的包裹里拿出两个窝头。

    “是那位柳大人留下的,说我半夜或许会饿。”说完,就把两个都递给了付子勇。

    付子勇一拿到手,立刻狼吞虎咽起来,窝头已经冷了,冰凉冰凉,吃在嘴里又干又硬,但他就着白水,愣是吃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实在太饿了,富贵了小半辈子,从未尝过饥饿的味道,这回,是终于体会彻底了。

    窝头几口就被吃完了,付子勇有些赦然,他一边擦嘴,一边又看向张公子,哑着声音问:“到底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公子不知他是想问什么,在他看来,他就是受伤颇重,被格外照顾了些,安在干净的牢房养伤,但从付三少的嘴里,他竟然听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消息,他有些震惊:“我……死了?怎,怎么可能,我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想问的。”付子勇脑子不算灵光,他到现在也没将事情前后联系起来,唯一知道的就是,那位柳大人骗了他们,张公子没死,但柳大人为什么要撒谎,为什么要造谣张公子去世的消息,他却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当然,此刻他还不知,如今不止张公子死了,连他,也“死了”。

    张公子与付子勇的先后“死亡”,为大牢蒙添了一层诡异之气。

    之后的两日,牢里的人,都很安分,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想,每天醒来的当务之急,就是努力干活,争取午膳时候,能吃上一顿热饭。

    人人都想活,没人想死,他们还期待着家人来救,因此在这之前,他们必须保证自己活着。

    柳蔚第二日也来督工,第三日就没来了。

    司马西来到了驿馆,将牢里的情况向这位柳大人汇报,汇报完,没有离开,反而转身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容棱正在等他。

    将自己带来的密信交上去,司马西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问:“王爷,柳大人究竟想如何处置他们?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他一眼:“这话你该问她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顿了一下,说:“柳大人的心思,下官猜不透,他说,精神折磨是比肉体折磨更严重的虐待,等他看够他们心里崩溃的样子,就放,可,精神折磨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马西也算是满腹经纶,但那位柳大人说的一些话,他又的确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简而言之。”容棱为他解惑,言语中带着笑意:“她玩够就放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:“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