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994章 小黎能活下来,也很不容易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994章 小黎能活下来,也很不容易

    提到孩子,母女二人的话题终于快乐了些,纪夏秋讲了许多陌以小时候的事,柳蔚也讲了许多小黎小时候的事。

    纪夏秋刚听时还好,听到后面就感叹:“小黎能活下来,也很不容易。”又说:“该多谢你那两位好友,付大人与那位金南翩姑娘。”而那位叫金南芸的姑娘,听着也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付子辰的确帮了她许多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在验尸房几天几夜,小黎都是付子辰照顾的,还有南翩,小黎的衣服鞋袜,那会儿都是南翩亲手绣的。

    话说着说着,就越说越远,毕竟分隔太久,母女之间有许多话想说,之前是找不到话题,现在话题一出来,就说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天快黑了,两人才回到正题,说起了纪夏秋的伤势。

    毒气当时郁结于心扉,纪夏秋抱着必死之心,并未疏导,当然,毒气霸道,要疏导也不是那么容易,至少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。

    如今过去数年,那毒气早已凝结成块,压在了纪夏秋的心口,这也导致了她时而便会心绞发痛。

    而纪夏秋经脉自封后,倒是救了自己一命,将那毒气压制得进出不得,至少阻止了蔓延。

    但这种压制之法,并非长久之计,随着人体器官衰老,内脏衰竭,不出两三年,这毒气终究会压制不住,到时候,哪怕经脉未通,这毒气也会自然引爆,令人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纪夏秋身上,就是有个定时炸弹,要拆除炸弹,需要的工序很多,但所幸柳蔚这里有药,可利用针灸之法逐渐疏通,排毒。

    柳蔚相信,只要小心些,不会出现太大副作用。

    只是身子已经闭塞这么久,要想恢复当年武艺,显然是不可能了,但重得健康,还能做到。

    探好了病灶,便要开始搭配疗法,柳蔚当夜洗漱完毕便开始奋笔疾书,一叠叠的宣纸,被她记满了药草名称。

    容棱在她旁边看着,瞧她专心致志的模样,突然倾身,捏住她的下巴,转过来,让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挥开容棱的手,不耐烦:“别捣乱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她手上的毛笔拿开,道:“三更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果然夜深了。

    容棱随即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放到床上,拿被子给她盖住,说: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还差一点,你让我写完。”

    容棱伸手进被子,摸了摸她的小腹,警告意味很明显。

    柳蔚撇撇嘴,到底顾忌孕妇不能熬夜,没有再坚持。

    只是哪怕上了床,她心里还记挂着那么药材,因此,闭着眼睛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动来动去,就把人固定着,不让她折腾。

    柳蔚被固定得难受,又挣扎起来,可这回,容棱明显用了内力,柳蔚折腾不动,就跟翻了肚子的乌龟似的,手脚耸动了一下,又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睡着前,柳蔚感觉容棱将她搂得更紧了些,她正想叫热,人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她睡过去以后,却听不到容棱在她耳边低喃:“若我死了,你还想活吗?”男人的声音低哑轻柔,带着不容人抗衡的威慑:“你活不了,黄泉人间,天堂地狱,我去,你也要去,来生还要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吻了吻怀中人的唇,轻轻摩挲:“当然,你若先去,我亦会相随,至于孩子……自私便自私,那自以为是的深情,恰是我,一生所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家毕竟在青州根深蒂固,师爷肖康虽然被暂时按压,但青州衙门里,仍有不少付家内应。

    那些公子哥儿的事,瞒了三天,第四天终于还是被捅了出去。

    接到消息的时候,柳蔚还在驿馆,今日权王来遛弯儿,跟容棱在房间里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就去了李茵的房间。

    李茵这几日很安分,以陪伴方若彤为借口,一直没下楼与其他人一道儿用膳,成日就缩在房间,也不知是怕什么,见了柳蔚也不跟以前似的直接粘上来,而是看看左右,确定没有旁人,才凑上来拉拉柳蔚衣袖,一脸依赖。

    李茵没毛病,柳蔚已经确定了。

    但李茵不知道,她还尽职的装着哑巴,装得挺辛苦的,偶尔能看出她欲言又止的模样,瞧着可怜。

    柳蔚想给她一个台阶下,让她顺其自然的“复原”,别这样憋着,成日成日的不说话,没病都要憋出病来。

    但李茵大概心不在焉,一直没接收到柳蔚的台阶信号,所以她还是孤独的演着自己的独角戏。

    今日柳蔚也是来给李茵送台阶的,把脉了一会儿,就说:“心理阴影是可以自身通过时间克服的,这两日你睡着后还会做噩梦吗?”

    李茵盯着柳蔚看,看眉毛,看眼睛,又看嘴,但不回话。

    柳蔚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:“李小姐?”

    李茵这才回神,眼瞳闪了一下,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还做噩梦?”

    李茵点头再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就又给她开了两帖助眠的汤药,只是药方还没写完,衙门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走的匆忙,只交代李茵好好休息,等她走远了,李茵才走到方若彤房间,捧着脸蛋,一脸兴奋的说:“你说我偷亲我家相公,他会生气吗?”

    方若彤正在看书,闻言抬头瞥了她一眼,道:“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不若想想,何时回家。”

    李茵一下被扫了兴致:“要回你回,我暂时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要来了。”方若彤说着,从枕头下拿出一封信:“今早寄到的,我哥要到青州了。”

    李茵没看那信,只问:“是来接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去吧,别说见过我,他什么时候来接你?我在房间躲着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将信又放回枕头底下,重新翻开手里的书,声音喃喃:“若是可以,我也希望他迟些。”

    李茵没听清她的话,问了一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若彤又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到达衙门时,衙门大厅等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她只认得其中一个,是付子言,另外两位年纪有些大,四五十的样子,应当是哪位公子哥儿的家人长辈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,付子言蹙了蹙眉,对身边两位中年男子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听着,就抬头看向柳蔚,目光严苛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