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00章 柳蔚咂摸着这两个信息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00章 柳蔚咂摸着这两个信息

    老人无奈,又摸摸少年的脑袋,道:“告诉大人吧。”

    少年这才低着头,出声:“一个说,说好的一人三百两,怎么全让你一人独吞了?另一个说,我是大哥,我管着钱有什么错?还有一个说,最好是现在就分钱,大家分道扬镳,下了船便各自独行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后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拧眉:“没听到后来?”

    少年重复:“没有后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没明白,又看向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苦笑着道:“禀大人,我这孙儿自小失聪,后得我们当地神医救治,复原后,耳朵就比寻常人好使,他说的话万是没错的,说没有后来,必然就是没有后来,不过,小冰,你再说清楚些,最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人说话了。”少年静静的回道,语气轻稳:“争执声,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吵着吵着,突然闭嘴了。

    或是,突然死了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怪异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既有钱银争执,就总得有个争执结果,是谈不拢,大打出手,还是谈拢了,开始分钱,哪里有吵了一半,突然就什么后续都没有的?

    司马西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现场勘察完后,他提议让这一老一少暂时住进衙门,虽然不算目击者,但这少年听到的争执声,应当就是三名死者死前最后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很有调查意义。

    少年似乎对要住进衙门有些排斥,一直牢牢抓着老人的手。

    南阳等人因为与死者同一层,尽管大致看起来没有嫌疑,却还是被登记了路引与落脚客栈,务必要找的时候能立刻找到。

    南阳并不赶时间,科考是半年以后,他可以在青州多住些日子,因此,从头到尾都很配合,且他落脚的客栈离衙门很近,这令给他登记的衙役很满意。

    这桩案子并不大,首先死者不是权贵人物,只是三个外地乡民,不管是调查力度,还是调查权限,都很大,也就是说,只要抓到线索,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凶手,不用顾忌任何外在原因。

    司马西一开始想的很好,也认定这桩案子很好查,可三天后,他觉得自己想简单了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不光没查到凶手,且还连尸体都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尸体,变色了。

    案发当日负责检查的那位仵作又来了,看了变色的尸体,很懵懂,傻傻的问衙役,是不是处理不当?否则好好的尸体,怎么会突然变成红色?

    这种红色,就仿佛是有人灌了红漆在他们的皮肤下头一样,红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衙役们很无辜,尸体就是好好放在停尸房里,怎可能处理不当?问题是也没人处理尸体啊。

    最后两方都找不到缘由,此事禀报到司马西那儿,司马西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突然到了这一步,案情无法继续下去,且尸体出现了大变化,此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西又找了那叫纪冰的少年,反复的询问他当夜可还听到别的声音,什么声音都可以,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少年这三日已经被问了无数遍,从一开始的配合,到现在的不耐,他很不爽,甚至有些发火:“就是那些,我都说了,没有别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还是追问。

    少年后面索性不说话了,司马西无法,只好询问老人,老人的回答一直千篇一律,他什么都没听到,孙儿说什么就是什么,但孙儿不配合,他也无法,毕竟这孩子性子就是倔。

    司马西无功而返,他离开后,少年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:“我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摸摸孩子的头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少年抿唇:“我的确不该多管闲事,如今被关在此处,该要如何脱身?”

    老人没做声,只安抚的让少年坐下。

    少年坐下,模样有些沮丧,略微严肃的小脸上,眉头拧成一个团。

    这少年老成的模样,也不知道像谁。

    “既来之,则安之,东西已经丢了许久,也不是说找便能找回来的,你无需太多焦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少年还想说些什么,老人却打断他,把他按住,让他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少年无法,只得闭上嘴,心里却依旧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一开始,尸体还只是发红变色,第二天,死者口鼻便开始蔓延出黄色的恶臭脓水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司马西不能再自我安慰了,他知道,尸体真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尸体有问题,就意味着死因或许也有问题,仵作从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表明,死者就是被乱刀砍死的,到现在,也开始支支吾吾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西晚上回府后,还在为此事发愁。

    司马夫人却是个脑子灵活的,直接道:“三王爷不是还在青州吗,镇格门都尉,多少案子经过他手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摇头:“此等小事,怎可劳烦王爷,再说,王爷这阵子很忙。”

    司马夫人没问忙什么,反问:“那柳司佐呢?”

    司马西其实也有想到这位柳大人,从确定三名死者籍贯的确都是曲江府后,他就想到了柳大人。

    可那位的脾性,他实在摸不准,看看把牢里那些公子少爷们折腾成什么样了,那睚眦必报、不依不饶的模样,实在是让他不愿与其打交道。

    司马夫人了解自己相公,知道他有些文人的臭毛病,便嘱咐:“案情为大,总好过现在这不上不下的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到底……

    司马西摆摆手,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:“再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这一想,就想了一夜,第二日,司马西出现在了驿馆门口。

    柳蔚吃完早膳,正打算带着柳陌以去大牢溜溜弯,找找乐子,迎面就见到竖着一对黑眼圈的府尹大人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好心情的打招呼:“司马大人,又来找三王爷?他在二楼呢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没回话,只抿紧了唇,皱紧了眉头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太古怪,柳蔚还没说什么,柳陌以已经站出来,挺直了背脊挡在姐姐面前。

    柳蔚一见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去拉拉弟弟的衣袖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对司马大人的印象不好,主要原因是,自己当初被判刑,定他罪的就是这位青州府尹,也因此,现在见了,还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

    司马西也知道自己身份敏感,并不做什么解释,他看着柳蔚,长吐一口气后,豁出去似的说:“衙门近日出了桩案子,想请柳大人前往一探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我?”

    司马西憋着一张红脸,闷闷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是不想去插手的,但司马西将案情简单说了一遍后,柳蔚觉得自己不去也得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兄弟,籍贯曲江府?”柳蔚咂摸着这两个信息,眼底闪过一丝凉意:“没准还是老熟人呢,带路吧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