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01章 柳蔚气得整个人都冒着黑气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01章 柳蔚气得整个人都冒着黑气

    最后,去的时候,柳蔚还把付子辰带上了。

    司马西有些疑惑,路上就询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付子辰冷声说道:“若是木家兄弟的话,曲江府还有三条人命,等着他们偿还。”

    木家三兄弟,木天,木地,木海,曾在江南一带犯案累累。

    三人早年曾是有钱人家的少爷,后来家道中落,却不思长进,与一帮山贼海寇勾结,没多少日子,便干起了烧杀抢掠的生活。

    接着遭到朝廷出兵镇压,整个海寨都被抄了。

    三兄弟一看大势已去,仓皇而逃,回了老家曲江府,却在第二日,又犯下两桩人命案子。

    人命案子死的是柳蔚相熟的一位卖柴婆婆的两个孙女,祖孙三人相依为命、拮据过日,两个孙女年纪小,干不了多重的活,只能每日傍晚,帮着奶奶上山捡柴。

    意外就发生在那天傍晚。

    老婆婆在家等了许久,未等到两个孙女归来,一着急,就去求助了官府。

    付子辰亲自带着人上山去找,却在山沟里发现两个小姑娘的遗体,她们是先被糟蹋,再被弃尸荒野,死状极其凄惨。

    柳蔚抵达案发现场,看到遗体,气得整个人都冒着黑气。

    但因发现遗体的时间太晚,三名元凶早已逃之夭夭,柳蔚通过现场取证,证实了凶手身份。

    老婆婆一下痛失两个孙女,随即便一病不起,柳蔚日日照料,却耐不住老人家去意已决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,最终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这桩案子一直是柳蔚的一个心结,同样也让付子辰难以忘怀,两人发了通缉令,上报了朝廷,但这三兄弟就是找不到。

    若此次死的真是他们,那真是应了一句话——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    青州府衙的停尸房不算停尸房,建在通风透气的天井下风,面积不大。

    柳蔚还未进去,先嗅到的就是一股酸臭气,那臭气过于蛮横,令她一下拧起了眉。

    司马西也有些意外,转头问一旁的衙役:“昨个儿还没这么臭,今日怎么臭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衙役捂着鼻子,拼命摇头:“回大人,今个早上来换班也没这么臭,可就是,越来越臭,大人,这尸体是不是已经烂了,我看就是坟里头埋了三个月的尸体,也没这么臭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进去瞧过了?”臭得这么突然,里头必有情况。

    衙役摇头,显然太臭,都不想靠近。

    司马西有些不虞,又看了看身边的柳蔚与付子辰,咳了一声,道:“二位先去偏厅歇息片刻,本官看过后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一起进去。”柳蔚说着,跨前一步,伸手推门。

    司马西看柳大人如此有胆识,心中对其的印象好了些,抢先一步,他走在了最前头。

    门打开,臭气更是扑面而来,司马西首当其冲,只觉得肺部一呕,都快吐了。

    柳蔚见了,没急着进去,而是从怀中掏出一支小瓷瓶,抖出几粒药丸,递给几人。

    付子辰吃多了早习惯了,捏着羽叶丸,囫囵着就吞下去。

    柳陌以倒是有些好奇,但他相信姐姐不会害自己,因此也没多嘴,直接咽了。

    吃完果然,那臭气似乎也没方才那么无孔不入了。

    “这药叫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羽叶丸。”柳蔚说,再看弟弟似乎喜欢,又给了他两粒,让他当糖嘴吃着玩。

    司马西也吃了一粒,剩下两粒给了后面跟着的两个衙役,几人吃下去后都好多了,心里惊异药效快速时,也看清了房里情况。

    尸体一共三具,被并排放在三个木架床上,尸身上盖了白布,从头遮到尾,看不出半点异样。

    司马西先走了过去,掀开了中间那具尸身上的白布,顿时,一张满是血红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尸身与昨日查看没什么区别,还是红的那么不正常,司马西检验一番,有些狐疑:“还以为发臭是腐烂了,但尸体并未见哪处有损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走过去,着重看尸身的脸,看了片刻,却无法确定:“不太像木家兄弟。”

    木家三兄弟的画像,通缉令,曲江府衙门一直都有,付子辰确定自己若是见到本人,不会认错,但眼前这张脸,虽然过于涨红,但的确与木家三兄弟都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柳蔚也走了过去,看了一下,没有做声,而是掀开另外两具尸体,三者对比一番后,道:“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看向她。

    柳蔚从袖袋里摸出手套,一边戴上,一边说:“人的容貌会变,骨骼与五官比例却很难变,中间这个是木海,左边是木天,右边是木地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已拿出自己的解剖刀,在那木海头顶上,拿刀在对方脸上比划一番,在其颧骨处划拉开。

    她的刀尖刚刺破皮肤,就有大量泛着恶臭的脓水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尽管吃了羽叶丸,巩固住心神,但这气味还是常人难以适应的,两个衙役捂着嘴,转身就跑出柴房。

    司马西也有些受不住,但不至于那么严重,因此捏着帕子盖住口鼻,他还能勉强站住。

    柳陌以已经立刻往嘴里继续塞羽叶丸,吃得越多,好像是越舒服些。

    付子辰没感觉,一粒羽叶丸足够他在这样的环境呆上一个时辰了,以前在曲江府,这类的刺激他见了不少,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尸体恶臭的原因很明显的摆出来了,是血液变的脓水。

    尸体发红的原因,也一目了然,同样是这坏血。

    三具尸体的血液里,有毒。

    切开木海的颧骨皮肤,柳蔚在那臭血中,摸出了一块皮,有些像羊皮,韧性非常好,将皮取出,放到干净的白布上,她继续划开死者另一边脸颊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吐完了回来,还没找回三魂七魄,就看到一张被切成三瓣,面皮整个被翻开的脸,顿时,只觉得眼睛充血,脑子一麻,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司马西看得无奈,赶紧叫其他人进来,把两个衙役拖走,免得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柳蔚取出木海脸上的两块皮,再把他们原本的皮肉盖上去,粗略的缝了缝,偏头问付子辰:“现在像了吗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