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05章 天才制毒少年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05章 天才制毒少年

    纪冰全程看着她淡定切人,心理受到了巨大冲击,又发现对方似乎真的没有要再问自己什么的意思,且敞开的大门就在眼前,对方似乎真的打算放他走?

    迟疑了片刻,纪冰道:“我与凶手无关,我只听到那些话,没有别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嗯”了声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谎,他们原本在争执钱银,后来突然停止,再之后,便没有声音,直到第二天。”

    柳蔚依旧是那不咸不淡的态度,很随意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纪冰说:“请不要为难我,我与此事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柳蔚抬起眸子看过去:“小孩,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不是担心,是惊讶,是害怕!

    惊讶你突然看透我的修习功法,惊讶明明没人发现之事,为何你能轻易发现,害怕你既然看出这么多,是否会将此事宣扬出去,若是事情闹大,我与十六叔身份会否曝光。

    那盗窃之人知晓岭州纪家寻了过来,会否提前躲藏,若是提前躲藏了,将东西转移了,我们又该如何找回家族失窃之物?好不容易顺着线索来到青州,莫非就要功亏一篑?

    纪冰情绪很不好,他很懊恼,同时更后悔,后悔不该知晓死了人后出那个风头。

    更后悔方才不该答应那位青州府尹,过来见这个一眼就将他看透,甚至把他好不容易研制出的万心散全部毁掉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担心什么,我对你的事,的确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对方再三如此保证,纪冰难免想要得到一个担保:“你不会将我的,我的事,告诉别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,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我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已经看出来了,是稀有功法,来源应当同西域有关,我在你的脉搏里感知到了西方神秘流派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纪冰不知什么叫西方神秘流派,但这不妨碍他理解柳蔚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方的意思,分明就是他的确通过方才的探脉,窥探到了他功法更多的秘密,甚至来源。

    大叔说这功法是他一位朋友给他的,并不属于纪家流传下来的,难道真与西域有关?

    纪冰随意的这般想着,又回过神来,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好奇这个的时候,他踱步到门口,试探性的往外边走:“我回去便跟我十六叔离开,希望我们再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看青年没做声,以为对方是默认了,他赶紧转身,直接就往院子冲。

    可刚走了一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接着,他的衣领被提住。

    果然对方不会放过自己!什么对他的事没有兴趣,果然是借口,只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的借口!

    纪冰很生气,狠狠的瞪着青年俊美无俦的脸,等待对方自打嘴巴。

    柳蔚对这小孩的功法的确兴趣没那么大,好奇是好奇,人家不说,还一副自己发现了他的秘密,一定是个坏人的委屈模样,她也很冤枉,就更懒得过问了。

    她叫住纪冰并非还因为那功法,而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你跟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仰起脖子,沉着脸庞:“十六叔,我应该叫他叔公,他是我叔公。”

    柳蔚对“十六叔”这个称呼印象相当深刻,毕竟她是亲耳听到纪枫鸢,纪微喊过无数次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的小孩,盯了又盯,最后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纪冰这个名字很清白,出门前大叔就说过,他可以叫这个名字,就像枫鸢姑姑在外办事,也大多用族内赐的原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族内,除了个别的几个人需要不断更改化名,大多数人,姓名都是干净的,出门在外并不需要隐藏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很大方,直言不讳的道:“纪冰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冰这个名字,柳蔚听到的次数并不多,但她的确知道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纪家的一位天才制毒少年,纪家人外出随身携带的毒物,皆是这位少年所制,据说是个对毒物、毒源格外敏感的孩子,哦,对了,这人好像还是钟自羽与岳单笙的妹妹,岳重茗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记得魏俦说过,钟自羽要去岭州,寻找纪冰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并不喜欢纪家人,当初是以为母亲过世,才想找到母亲的族人,但当她接触过几个纪家人后,这种寻亲的欲望就淡薄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观念不同。

    纪家是被朝廷追捕了几代的,他们的处境并不好,可以说龟缩岭南,与世隔绝,但偏偏他们自我感觉非常良好。

    除了一开始遇见的纪茶、纪槿,还算个人,之后遇到的,纪枫鸢,纪云霓,都让柳蔚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们防备着她,仇恨着她,不知缘由的认定她不怀好意,甚至想过除掉她。

    她的血液里有一半来自纪家,柳蔚不知对同血脉的亲人,她们为何要这般敌视。

    因此,你看不上我,也别指望我看得上你。

    她与纪家并不算交恶,但关系不好是真的,到最后,她知晓母亲未亡后,更是彻底与纪家断绝往来。

    反正,纪家人在柳蔚心中,贬多于褒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小小少年,九岁的年纪,长得玉雪可爱,粉嘟嘟的脸颊,黑白分明的眼瞳,怎么瞧都是一副让大人喜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人是钟自羽的孩子,同时也是岳重茗的孩子,若只是前者,柳蔚可以很干脆的指着这小孩的鼻子说,你爹是个变态连环杀人犯。

    但想到后者,柳蔚就没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许久,心里过了很多趟,最后吐了口气,问小孩:“你来青州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纪冰犹豫了一下,说了个含糊的答案:“寻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大概是想到了什么:“又是你们纪家哪个流落在外的族人,特地派你来审视审视?”

    纪冰听出这话里暗讽,却不知为何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打量他一圈儿,见他不是装蒜,无趣的撇撇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纪冰眨眨眼睛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目光纯粹,柳蔚没有将对纪家的成见全推到一个小孩身上,就又问:“你十六叔,也在衙门内?”

    纪冰点头,点完头又防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直言道:“我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纪冰条件反射的问:“你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柳蔚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:“放心吧,你十六叔本事着,轮不到你强出头,况且,若我真要对你们动手,就你们俩,也成不了气候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