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09章 发现2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09章 发现2

    虽然不认识路,但问着问着,也能问回去。

    走到千喜坊门口,纪冰看看左右,没瞧见能雇车的地方,他就顺着大街往前走,一直走了许久,终于瞧见一辆停在街口的马车,车辕上坐着个百无聊赖的车夫。

    纪冰立刻走过去,询问:“待客吗?”

    张雨看着眼前的白嫩小孩,愣了一下:“嘿,流连巷里还能看到这么小的孩子,新鲜。”

    纪冰不喜欢别人说他年纪小,因此没有回答,只是再问了一遍:“待客吗?”

    张雨看看身边的小楼,犹豫一下,说:“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纪冰道:“官府。”

    张雨眼神一变。

    纪冰注意到了,不着痕迹的改口:“官府对面的福来客栈。”

    张雨思索了一下,道:“可以载你过去,但要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纪冰看看左右,确定四周没有别的车,只能应下,他上了马车,车里很简陋,但却很干净,他老实的坐好,眼睛一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马车对准的小楼里,出来个身姿盈盈的女子,女子脸上戴了面纱,看不清容貌,但只从眉眼看,不难看出其美艳。

    女子直奔马车,上来后,看到车内竟还有旁的人,不禁错愕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雨道:“迷路的孩子,先送了你,再送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女子坐进车内,面上隐有不悦:“你也不怕是计,做的缺德事不少,这会儿倒是冒了善心。”

    张雨冷冷的道:“闭嘴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有心争辩,但瞧见旁边的小孩看着自己,又没说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往流连巷外走,这期间,纪冰一直看着窗外,心里多少有些毛躁。

    过了小半个时辰,停在了一间药材行门外。

    女子下了车,问张雨:“东西我是带来了,但你说的价钱,当真能做到?”

    张雨回:“还真要红姨亲口与你说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。”女子转身进了药材行。

    纪冰在车内一直看着,他的目光定格在那药材行的牌匾上,眉头轻轻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子离开,张雨回头对小孩道:“可以送你回去了,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纪冰开口:“这间药材行,好大。”

    张雨笑了一下,没防备的说:“卖的药材多,就大。”

    可是,里面一点药材味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这句话,纪冰当然没有说出口,他隐隐知道这个车夫与那个姑娘有问题,但与自己无关,他不想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在船上,就因为多管闲事了一遭,才将自己弄到这么麻烦的境地,同样的错,他不会犯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行驶,可还未出街口,又猛地停下了,纪冰看到车外头,有个中年男子满脸煞气的追上来,拦住了马车,对车夫道:“二哥,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张雨瞧着三弟张同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东西不对。”

    张雨愣了一下:“紫花不可能搞错。”

    张同道:“要不她已被白心发现,要不,白心那里的东西,就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。”张雨呢喃着,又无法确定,最后只能问:“紫花呢?”

    “东西有问题,自然先扣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。”张雨说。

    张同翻身上了马车,却乍一眼,瞧见车内还有个孩子,不禁讶然:“这小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街上捡的,不碍事。”张雨说着,又对纪冰道:“叔叔有些事要处理,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,能看到雇车行,身上有钱吗?”

    纪冰摇摇头:“送我回去,我十六叔会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送你回去了。”张雨说着,丢了一两银子给他:“自己去前头雇车。”

    纪冰接过银子:“我要如何还你?”

    “一两碎银子罢了,叔叔看你可爱,不要你还了。”

    纪冰抓着银子没说话,张同在旁看着,问他二哥:“方才接紫花时,这孩子就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雨点头:“流连巷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流连巷?”张同愣了一下,突然凶神恶煞的盯着纪冰:“这小孩有问题,哪有孩子去流连巷的,是不是谁派来的奸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。”张雨瞧着:“就是个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大意,带回去让寻红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同态度强势,张雨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刚认识不到半个时辰的小孩,与亲弟弟对着干。

    他迟疑一下,对纪冰道:“一会儿还是叔叔送你回去,但你得先跟叔叔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纪冰看着眼前两人,人高马大,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拒绝吗?

    他连柳陌以那个细胳膊细腿儿的白面书生都拧不过。

    纪冰没表态,张雨当他默认了,转身开始驾车,没一会儿就回了方才的药材行。

    纪冰被带着一起进了药材行,果然,里面没有药材,除了门口一间大堂,放了些掩人耳目的干药,内堂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穿过内堂,进入了一间厢房,推开厢房内的书架,一间密室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纪冰被推了一下,跌跌撞撞的进密室,后面张雨张同也走了进来,密室门砰的一声关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张雨揉了揉小孩的头,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纪冰是有些怕,毕竟他如今身上,一点自保的东西都没有,但他的确也不是什么奸细,因此也不怕被这些怪人盘查。

    这间密室很深,沿着通道走了好一会儿,才看到里面有亮光。

    方才与纪冰同车的女子,就在通道最深处的房间里,这会儿,她脸上已经没了方才的面纱,正瑟瑟发抖的跪着,匍匐在一个风情万种,年纪大约三十多岁的女子脚下。

    看到张雨张同带了个孩子过来,寻红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张同将始末说了遍,纪冰就感觉那红衣女子看他的目光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这孩子毕竟是张雨带着的,张雨没有放着不管,上前拉着小孩的手,问红衣女子:“东西呢?”

    寻红将目光收回,眼角瞥了瞥桌上的玉佩。

    张雨走过去,拿起来看了一会儿,看不出什么区别,问:“如何辨别真假?”

    张同道:“一来,这料子并非和田玉,二来,上头的刻纹,刻画时间不超过两日。”

    所以,假的无疑。

    张雨看向紫花。

    紫花一张俏脸已经哭花了,浑身发抖的说:“小女子万万不敢欺瞒红姨,自白心姑娘与付大少一起,小女子就被红姨您送到千喜坊,几年光景,小女子纵使爱财,对红姨却始终忠心耿耿,红姨吩咐的事,小女子哪次不是办的规规矩矩,这玉佩,当真是小女子亲眼瞧见白心姑娘藏起来的,是如何也不知,会是假的啊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