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10章 天才制毒师1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10章 天才制毒师1

    寻红没做声,看向张雨。

    张雨皱了皱眉,上前将紫花拉起来。

    紫花心里委屈,埋进张雨怀里就开始哭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,一直不是秘密,正因为如此,张同才会立刻将他二哥叫回来,东西有问题,紫花难辞其咎,若是捅到主子那儿,紫花这条命,是要掉的,当然,寻红会不会将紫花送出去,就得看她心情如何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抱在一起,寻红有些腻烦:“既然你说不知为何是假,那便再回去找,找到真的为止。”

    张雨立刻道:“不成!”

    紫花也哭得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寻红敛了敛眸:“主子吩咐的差事,是你说不成就不成的?”

    “紫花很有可能已经暴露,白心拿这假玉佩,或许就是为了试探她,她再回去,必然是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如何?”寻红也来了脾气。

    “再找其他人去。”

    寻红气笑了:“现在要我放弃紫花,再派其他人去?你可知,紫花能做的事有多少,再派去的人能做的又有多少?她们怕是连白心的边都挨不着!”

    气氛一下僵持。

    张同看看左边,再看看右边,二哥与寻红已经对峙起来,两人都有自己要坚持的东西,且各不相让。

    都是多年老搭档,为了一个女人闹得不可开交,很没必要。

    他看向紫花,询问:“说说你的想法,你感觉,你暴露了吗?”

    紫花眼睛红透了,一张我见犹怜的小脸上,布满了泪痕,她摇摇头,又点点头,声音抽泣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张同呵斥:“好好回答!”

    紫花被唬了一跳,不敢再装可怜,只得捏着指尖,闷着鼻子道:“我,我不知晓,应该,应该不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也要回去看一次。”张同又看向他二哥:“寻红说得没错,紫花很关键,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是否暴露,回去一趟,是必然,你若担心,我们可以全程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张同的话音未落,寻红已经否道:“我们不可出面。”

    张同道:“你不去,我二人去便是,放心,我们会易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有意外呢?”寻红说:“紫花可以舍弃,我们三人的身份,却万不可暴露,主子的吩咐你们还记得吗?以身犯险,误了主子的大事,谁来担?”

    张同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张雨看看怀中的紫花,又看看意见分歧的寻红,停顿了好一会儿,突然说:“此事我担了,我会带着紫花向主子禀明原委,要杀要刮,我受着。”

    紫花猛地抬头看向他,咬紧了唇瓣,哭得更加凄厉。

    张同不赞成:“别冲动,二哥!”

    张雨不想说什么,拉着紫花就走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走,后脚寻红就把桌上茶杯掀翻,乒乒乓乓的声响,在密室回荡。

    张雨带着紫花出了药材铺,上了马车,一路将她带到一条街外的雇车行,给了车夫十两银子,又塞给紫花两张一百两数额的银票,道:“东西带不了了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紫花看他这番动作,紧张的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些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紫花抓紧他的手,指尖颤抖:“回去是活不了的,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雨拂开她的手,道:“召州那边,你有个相好,去投奔他吧,好过漂泊在外。”

    紫花一愣,抓着张雨的手不自觉放松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张雨一笑:“你我算不上什么情分,各取所需罢了,如今大难临头,我作为男人,能帮你的就这一次,往后,你是你,我是我。”

    紫花没有说话,张雨也没等她说什么,他招呼了车夫,车夫上车,马车很快行驶起来。

    张雨也翻身上了自己的马车,驾着车回去,他还记得,密室里他带去的小孩,还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冰现在很尴尬,密室的气氛很危险,那位红衣女子很生气,砸了多个杯子,两个水壶,还不解气,似乎还想掀桌子。

    女子对面那位凶神恶煞的中年男子在劝她:“我哥就是这脾气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晓得你也不是全指望紫花,千喜坊里,你至少放了三个人,没了紫花,总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红衣女子态度非常恶劣。

    两人拌嘴的时候,密室通道又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同对寻红使了个眼色,两人争吵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方才离开的张雨进来了,是他一个人回来的,态度与走前一样,很冷。

    张同上前,拍拍兄长的肩膀,说:“先来谈正事,千喜坊那边,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张雨被拉着坐到椅子上,他看了眼满地的杯盏碎片,又把目光移开,看向寻红:“今日千喜坊举办诗画大会,人来人往,正是潜入的好机会,我会亲自去将东西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寻红憋着一口气,瞪他:“若你暴露……”

    张雨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,从里头掏出一枚红色的药丸:“我会自行了断,不会连累你们, 也不会拖累主子。”

    密室里顿时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后,先说话的是张同:“其实,东西也并非今日就要到手,主子给的限期,还有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但今日是个好机会。”张雨说。

    张同又沉默了,低垂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张雨将那红色药丸又放回怀里,朝纪冰走去:“若你们没意见,待我送这个孩子回去后,便去千喜坊。”

    纪冰被对方牵起手,表情还有点属于孩童的懵然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走了,可刚刚转身,那红衣女子又说话了:“在你将东西拿回来之前,这个孩子需得留下。”

    张雨皱眉,回头。

    寻红道:“这孩子身份不明,要不现在杀了,要不待东西到手了,再放他走,只有这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张同赞同寻红,毕竟关乎亲哥哥的性命,若这小孩真是奸细,前脚送走,后脚就去千喜坊通风报信,那他二哥还能从千喜坊活着出来吗?

    最后两票对一票,纪冰必须留下。

    纪冰心情很复杂,早知道雇个车会演变成这个局面,他就应该走回去。

    远是远了点,好歹没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张雨要速去速回,纪冰拉着他,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张雨以为他害怕,蹲下身,安抚道: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纪冰严肃的小脸上,露出一个算是叹气的表情,他伸手往张雨怀里掏,这一掏,就掏出那个小小的玉瓶,将里面的红色药丸抖出来,他直接扔到地上,踩个粉碎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