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13章 整个人都不好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13章 整个人都不好了

    千喜坊很大,光是大堂就有三四个分隔。

    今个儿临时举办了诗画大会,中间就成了接待区,左边改成了诗词区,右边则是对联与画作区。

    柳蔚在这边闹出的动静挺大,但另一边,柳陌以还不知道,他仍旧很傻很甜的跟南阳切磋诗词,再被一群姑娘围着,滋味非凡,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付子辰不知柳蔚好端端的为何跑去对联,但他不打算管,他直直的往前走,走到正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柳陌以身后,沉默的站着。

    南阳先发现的这位面色铁青的斯文公子,他一开始没觉得什么,只以为这位也是同道中人,还殷勤的把自己的诗稿递给对方,希望对方品鉴。

    付子辰接过了,拿在手里,看了一眼,没做声。

    南阳这就不解了,好奇的问:“这位公子,可是对在下的词稿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他这一问,周围好几个人都朝付子辰看了去,柳陌以也看了去,这一看,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的……在此?”柳陌以傻傻的问。

    付子辰没回答,只将手里的诗稿丢到一边,在南阳着急忙慌的去捡时,抓着柳陌以的手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柳陌以被他拽着,走的踉踉跄跄,等走出了人群,才看到风叔竟然也在。

    “风叔?”

    风叔苦着脸将手里的食盒往前递了递,说:“少爷,小的是来,送药的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看着那食盒,僵了一下,才问: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都申时了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天,竟然聊的忘了时辰,他失笑一声,拍拍自己的脑袋,道:“看我这记性,劳累风叔了,还将药送到这儿来,不过风叔怎知我在此处?”

    风叔深沉的道:“千喜坊嘛,打听打听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柳陌以从食盒里掏药,浑不在意:“这地方挺偏的,我还以为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风叔很忧郁:“少爷可知,这千喜坊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唔?”柳陌以咕咚咚的喝了半碗药,一边咂嘴,一边说:“不是酒楼吗?”

    风叔看着他,就像在看一个误入歧途的少年:“千喜坊是,青州最大的青楼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愣了一下,半晌张张嘴,吐出一个字:“啊?”

    风叔看他把药喝完了,把空碗放进食盒,正想说什么,却听身边的付公子突然问:“你以为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柳陌以看向付子辰,有些无辜的说:“我以为是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酒楼会有这样打扮的姑娘?”付子辰语气咄咄,盯着柳陌以的目光,仿佛夹着利刃。

    柳陌以被他这么盯着,很不舒服,摸摸脸说:“我以为这是青州的人情风貌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那白衣女子用胸蹭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以为这是青州人表示友好的方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粉衣女子在摸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橘衣的搂着你的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在你眼里,青州的女子,还真是不知检点,轻浮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柳陌以的解释很无力,他被教训得大声喘气都不敢,只偷偷的抱怨:“你这么生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付子辰没回答,片刻问:“证人呢?”

    柳陌以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兄长说,她将目击证人交托与你,人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孩啊,他不就在……”说着,柳陌以四下张望,可来来往往都是成年人,哪里有纪冰那个小豆丁的身影。

    柳陌以的脸开始白了,嘴唇开始青了,在付子辰近乎苛刻的注视下,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,转头朝那边喊:“南兄,南兄,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南阳听了他的呼唤,朝身边的人打了声招呼,匆匆过来:“柳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陌以问:“方才与我一道的小孩,南兄可瞧见了?”

    南阳看看左右,同样没看到那孩子,就问小厮黑豆,黑豆正在角落偷吃糕点,见主子唤,忙蹬蹬的跑来,听了询问,就回:“纪小公子说他先回去了啊,他走之前,不是与柳公子您打了招呼?”

    柳陌以感觉付子辰的目光又逼人了些,赶紧撇清关系:“我没听到,他何时说的?”

    黑豆道:“纪小公子走之前,去找了您,还拉您袖子来着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汗都要出来了,看着付子辰,深深的保证: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回答他的,是付子辰像冰一样的冷哼。

    柳陌以把纪冰搞丢了,这小孩不是普通人,是一桩案件唯一的“证人”,很重要,不能丢。

    柳陌以很慌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拉着付子辰说:“咱们先别着急,再找找,付兄,你可,可千万别告诉我兄长。”

    小孩是姐姐托付与他的,姐姐若知道他将人弄丢了,必然生气,他不想姐姐生气。

    付子辰根本没回答。

    风叔倒是说话了,他很沧桑的在旁边叹了口气,开口:“少爷,晚了,柳大人,是与咱们一道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顿时卡壳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根据风叔口述,他家姐姐,因为不知为何跑去隔壁对了个对联,作的下联深得出上联者喜爱,已经与那上联者在二楼的厢房呆了好一会儿了,暂时还不知道他捅出了大娄子。

    柳陌以一边松了口气,一边四处找,就盼着那调皮的小孩,下一瞬就能从什么地方钻出来。

    付子辰与风叔也知道那孩子的重要性,因此,只能硬着头皮一起找。

    风叔还好,对自家少爷算是尽心尽力,但付子辰不同,他找一会儿,就要抬眼瞪柳陌以一下,那眼神,跟安了针似的,扎得柳陌以浑身难受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而此时,张雨终于找到空隙,到了白心的房间。

    因与紫花那段私情,他对这千喜坊的格局颇为熟悉,对白心的小院儿位置也算了解,此刻,他悄悄潜入,发现周遭并无看守,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若是紫花真的暴露了,这里应该被严防死守了才是,为何一点异常都没有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虑,他推开房门,闪身躲到了房门背后,又在门口盯了许久,也未发现不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