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14章 绝对不能让容棱知道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14章 绝对不能让容棱知道!

    莫非,紫花没有暴露?

    但那假玉佩又是什么原因?明明根据查探,已经确定了付子言将那玉佩藏到了千喜坊。

    难道不在白心这儿?

    一边疑问,张雨一边小心的翻箱倒柜,正在此时,走廊外却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雨动作一顿,赶紧闪身藏到房梁上。

    透过房梁的缝隙,张雨看到房门打开,从外头,进来个浓妆艳抹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打扮与普通青楼女子大同小异,但张雨一眼就看得出,此女是个练家子,走路的动作与常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谁?”女子进来后,先停顿一下,而后敏感询问一声。

    张雨没说话,只是又将自己往房梁的阴影处躲了躲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没有动静了,下头的女子以为是自己多心,没有再问,而是开始重复张雨之前的动作,四下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门外又来了一人,对方轻轻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里头的女子将门打开,外头,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吗?”那丫鬟模样的女子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先进来的女子摇头,眉头拧了起来:“应该有暗格,但找不到,你在白心身边也有十来天了,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那丫鬟模样的女子看看四周,突然盯着面前的铜镜道:“我见过白心的贴身婢女紫花,曾围着这铜镜看来看去。”

    “紫花?”先进来那女子像是猛地想起什么,突然一愣:“说起来,今日一大早便不见紫花,按理说,今日诗画大会,白心是重角儿,紫花又是她身边第一人,该是全程服侍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那先进来的女子开始思索,丫鬟模样的女子则没浪费时间,弯腰翻找起来,最后,女子走到梳妆台前面,盯着铜镜,目不转睛:“暗格会不会就在这梳妆台背后?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。”先进来的女子分析:“这梳妆台是实木的,平日若要藏个东西,搬动起来绝不容易,我检查过,这屋子里也没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藏在哪儿?”丫鬟模样的女子呢喃一声,又道:“不管在哪儿,赶紧找,找不到就撤,白心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心那里不着急。”先进来的女子笑了一下,笑得很开心:“你可知我方才遇见了谁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嫂嫂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说,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。”先进来的女子很得意:“我让嫂嫂对了白心的下联,她此刻正与白心在厢房说话,她答应了我,替我拖延,我们还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丫鬟模样的女子突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很久,才音色怪异的张口:“你让嫂嫂去对白心的对联,我觉得师兄知晓了,他会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先进来的女子缓缓抬头,然后字字铿锵:“所以,绝对不能让他知道!”

    而另一头,厢房内。

    柳蔚是真不知道自己还得拖多久,才算个头。

    她进屋有一会儿了,她对面坐着那位传闻中的青州第一美人,肤若凝脂,眸盈璀璨,不管近看远看,的确都比世间大多女子要倾城不少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对方看了许久,见识完了,就觉得自己也算不枉此行了,一心想走,可答应了芳鹊助其一臂之力,又不好开口直接走。

    就在她左右为难时,白心姑娘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喜白心?”

    柳蔚端着莹白的酒杯,摇了摇头,客气的回道:“白心姑娘倾国之色,令在下惊艳,何来不喜?”

    白心笑了一声,这一笑,为其本就美得不可方物的脸,更增添了一分夺目:“可公子频频看向门口,不正是急于想走的神色?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观察力还不错,柳蔚顿了一下,将自己过于明显的心思收了收,敷衍道:“不过是难得与姑娘这样娇美无双的女子同处一室,颇感紧张,如坐针毡罢了。”

    白心半掩着口,笑得娇羞:“公子真爱说笑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在下从不说笑。”

    白心倒了杯酒,身子往前倾了倾,说:“方才那句下联,不知公子是如何想到的?”

    “只是随意想想,未料能得姑娘垂青,实乃在下之幸。”

    “随意想想?”白心显然不信,以手撑着桌面,做出一副慵懒的模样:“公子随意想想,便能正中白心下怀,可见公子与白心,是真投缘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当然不是随意想的,她看了别人对的下联,就如那拿扇子的公子所言,别人对的,都是气势如虹,字字精辟,与白心那句‘人’的上联相接,不管是大意,禅意,宏意,都到位了。

    可白心姑娘就是不满意,这是为何?

    柳蔚粗略猜测一下,评估的就是白心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里是千喜坊,这里是青楼,白心是千喜坊的头牌,尽管早已不挂牌,但她就是千喜坊的台柱子。

    一个青楼女子,哪怕再美,再艳,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诗词歌赋尽显其能,也不能否了她就是个青楼女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一个日日与男子周旋,所接触的环境,身边的人,都与情、色有关,这样的女子,你与她说人间大义,时局朝律,她听得懂?

    就算听得懂,她可感兴趣?

    女子对什么感兴趣,无外乎就是情爱,青楼女子最期盼的是什么,不就是个能救自己出火坑,爱自己,重自己的好男子?

    柳蔚钻的就是这个空子,猜的也正是白心身为一个千喜坊头牌,期待真爱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她所料,白心选了她的下联,并请她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“公子爱喝酒吗?”白心突然问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手里的清酒,点点头:“酒气不太重的,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白心说着,又问:“但有些酒,气味浓,酒劲大,入口辛辣,到喉撕裂,却就是有人喜欢,公子可知道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大略是爱这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能让他不爱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爱喝什么样的酒,是他的本性,外力是不好干预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想干预呢?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说的已经不是酒了。

    借酒喻人。

    白心问的,不是如何让一个人不喝重酒,改喝清酒,她问的,是如何让一个心思深重,只爱权位的男子,倦鸟归巢,不贪外物,只钟情她一人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