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17章 此事,我会告知你们师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17章 此事,我会告知你们师兄

    “服毒了。”

    芳鹊说着,拿过那玉瓶,对着瓶口嗅了嗅,嗅出一股苦涩之味:“不是普通的毒药,闻不出是什么药,但看他这样,应当是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把玉瓶又递给了柳蔚。

    三人里头,嫂嫂最为精通药理。

    那药瓶一到柳蔚手中,柳蔚都没细闻,就嗅到了一点山毛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山毛草是一种带有黏性的麻痹类药物,本身无毒,味涩,外面有售的地方不多。

    柳蔚制作麻醉药时,喜欢用其做为原料,她对山毛草很熟悉,因此也知道,在摄取草内药性后,草还剩下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山毛草的草根,一般没有人会用,而在将它的草茎,草叶提去后,草根会因为失去了叶茎,逐渐硬化。

    那根硬后的山毛草,会蔓延出很重的草毒。

    因其药性本身的麻痹作用,这种草毒也会存在麻痹性,且毒毙性强,直冲人脑,能在很短的时间,随时让人终止呼吸。

    这草毒妙就妙在,等到毒性挥发后,若用白草,姜片等药汤进行冲泡,毒性会消失。

    待毒性彻底消失,人的呼吸又会再次正常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神奇的药材。

    柳蔚曾经大胆尝试,用山毛草的草根,联合着别的几种毒药,制作出了一种假死之药。

    那药,柳蔚没给人吃过,但用白鼠试验过,白鼠死了,最后突然又在笼子里活蹦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那会儿她觉得新鲜,还把药制成了药丸,之后东丢西丢,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玉瓶,又看看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男子尸体,柳蔚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把瓶子放到一边,柳蔚问芳鹊玉染:“你们在此,是要找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姑娘犹豫一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是芳鹊开口:“师父有命,要我二人来青州寻一枚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玉佩?”柳蔚环顾四周:“白心有你们要找的玉佩?”

    “据可靠消息,那玉佩在青州付家长子付子言手上,我们查到他与千喜坊白心有特别关系,并且千喜坊的老鸨曾经与人说过,付子言送过白心两枚和田玉佩。觉得巧合,我二人便进来查探,芳鹊进楼里当了姑娘,我则使计接近白心,成了白心手底下的丫鬟,说来,我们在青州已半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是玉染说的,说完又看着柳蔚:“方才芳鹊仓促,说在外头见了嫂嫂,托嫂嫂引开了白心,不知白心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酒醉,睡着了。”柳蔚又问:“今日千喜坊突然搞出个诗画大会,莫非也是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芳鹊说:“嫂嫂果然聪明,正是我出的主意,嫂嫂不知,因白心与付子言关系匪浅,她在这千喜坊可是不接客,不迎客,便是老鸨见了她,都得恭恭敬敬,供祖宗似的供着她,这千喜坊,她说一没人说二,要想将她引开好好搜查一番她的房间,可不容易,今日见着嫂嫂之前,我已派了三个人出去对对联,可没一位能入这第一美人的眼,幸亏嫂嫂,否则这大好的机会,就白白浪费了!”

    柳蔚一点高兴不起来,板着脸道:“既然还有不确定因素,为何不事先做好计划,此事,我会告知你们师兄。”

    芳鹊脸色大变;“别,嫂嫂开恩,师兄若知晓我让嫂嫂去找姑娘,还不得生撕了我。”

    玉染插嘴:“此事千万不要闹到师兄那儿。”说了一半,又道:“但嫂嫂作证,是芳鹊让嫂嫂去对白心的下联,与我是无关的。”

    “玉染你……”芳鹊气的要命。

    玉染却一脸正直:“你怎不事先与我说?我若知道了一定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芳鹊知道嫂嫂心软,就又蹭上去,一连嘴的说好话,最后还指着地上的男子尸体道:“嫂嫂也看到了,咱们今个儿多危险,这人一直偷偷藏着,也不知要做什么,若是嫂嫂没发现,我们说不定让他杀了都没人知晓,嫂嫂就体恤体恤我们,看在我们干活都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份上,就别跟师兄告状了,嫂嫂最好了,求求嫂嫂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最后还是给她磨得没了脾气,只能算了,又问她们,是否见过纪冰。

    千喜坊是青楼,青楼怎会有小孩,两人想了半天都说没有,玉染还出去问了盯梢的同伴,同伴叫亚石,说他见过,说看到那孩子出了千喜坊大门,后来跟着个车夫走了,应当是雇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让那人进来,要再细问。

    对方进来,一身黑衣,冷面冷色,老老实实回答了柳蔚的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正在猜测纪冰是不是雇车雇到黑车,让人贩子拐了,就听那盯梢的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抬头看去,对方却盯着身后的地上,回忆了一下,说:“这就是那个车夫。”

    柳蔚猛地扭头,看着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亚石不止认出了车夫,还顺嘴说:“千喜坊紫花,也上了那辆马车。”

    芳鹊一愣:“白心的丫鬟,紫花?”

    亚石点头。

    芳鹊抱怨:“这么重要的事,你为何不早些说?”

    亚石很耿直:“你没问。”

    芳鹊说:“我不问你就不说了?我不是让你监视与白心有关的所有人吗?紫花是白心的贴身丫鬟,行踪也在监视范畴。”

    亚石说:“我只负责坊内监察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门口上的车,门口不算坊内?”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芳鹊有点想打人,瞪着玉染:“我早说了把这人换了,就是你说不用。”

    玉染没吭声,问亚石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亚石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指指地上的张雨:“他与紫花偷过情。”

    玉染抚了抚额……

    芳鹊恨恨磨牙:“他们在哪儿偷情的?”

    “后巷。”

    “后巷不算坊内?”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芳鹊抬脚就冲上去,玉染动作快,把她拉住了,阻止内讧。

    芳鹊一边挣扎,一边道:“你别拦着我,我今天不打他不行,我看到他就来气……”

    玉染只好让亚石先出去。

    亚石老实的出去了,临走前突然回过头,看着芳鹊,指着地上的张雨,一字一句,充满恶意的道:“这个男人,方才我见他在你之前进屋。”

    芳鹊忍不住了,一边骂脏话,一边掰玉染,非要上去和这人拼命。

    但亚石已经出门,身形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芳鹊一口老血卡在喉咙,说话声音都是抖的:“你听到没有,听到没有,他看到有人进屋,他看到了,他不告诉我,他巴不得我死!我讨厌死这人了,讨厌得要命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