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21章 咕咕咕!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21章 咕咕咕!!

    柳蔚独自回到了千喜坊。

    彼时的千喜坊,已不是白日的样子,诗画大会已经结束,大堂恢复正常,但夜里的客人,比起白日的书生才子们,却有多不少。

    迎门姑娘机灵的看到柳蔚,嘻嘻笑笑的就迎上来伺候。

    柳蔚让她们簇拥着,进了堂,便开始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儿,身后传来略微熟悉的声音:“这位不是田公子吗,奴家可想死您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,就见芳鹊娉娉婷婷的走来,一把挽住柳蔚的手。

    旁边的姑娘们见是熟客,还是有主的,识趣的散了。

    芳鹊将柳蔚拉到一边,小声问:“嫂嫂怎又去而复返了?可是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道:“那孩子,应当还在千喜坊。”

    芳鹊一愣,蹙着眉说:“可嫂嫂走后,我也没瞧见楼里有什么孩子,嫂嫂这消息哪里来的,可有错漏?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,或许不是千喜坊,是这流连巷中,别的楼里?”

    芳鹊很讲义气,点头道:“嫂嫂莫急,我这就去叫玉染,定能帮嫂嫂找着那孩子下落。”

    芳鹊说着就要走,柳蔚却猛地将人叫住:“芳鹊。”

    芳鹊回头:“嫂嫂还有事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她的眼睛,想坦白:“你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?师兄怎了?”

    “你师兄……”柳蔚在这三个字上卡了许久,最后还是低低头,又摇摇头,挥手道:“没事,你师兄没事。”

    芳鹊不解。

    柳蔚催促:“先去找玉染吧。”

    芳鹊这便不耽误了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她的背影,表情,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她想,她还能做的,大概就是在容棱动手揍芳鹊时,伸手帮她拦一拦……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纪冰打了个哈欠,平日这个时候,他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看着天边的月亮,他揉揉犯迷糊的眼睛,又去看那边还在挖坑的人,见他们还有一会儿,便歪歪的倚着石头,想打个盹儿。

    “慢点,都慢点。”压低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纪冰耐着困倦,再次去看,发现人已经被挖出来了,身上裹着一块床单,正被小心翼翼的抬出来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纪冰走过去。

    张同等人立刻将床单掀开,确定里面躺着的人没错,又去看纪冰的脸色。

    纪冰趁着月色判断了一下,半晌,在周遭寂静的环境中,点了点头,道:“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更加仔细的将人抬出来。

    上了岸,张同还是有点不放心,他的哥哥现在仍旧呼吸全无的闭着眼,尽管这个古怪的小孩说他没事,可他心里还是悬,因此直接说:“让他醒来。”

    纪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将他带回去,半夜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张同眯着眼:“我要他现在醒。”

    纪冰觉得这人有点无理取闹:“他药效未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我要他,现在就醒!”张同的态度很强硬,且很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寻红见状,皱着眉开口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要说什么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弄醒我二哥。”张同连寻红的面子都不给,只看着小孩,目光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纪冰不知他是担心什么,被闹得生气了,直接蹲下身,用手掐住张雨的人中,狠狠按着力气,但对方并没有醒。

    纪冰有些颓然,还是那句:“药效未过,此时醒不了。”

    张同从地上站起来,伸手一把将小孩提到半空。

    纪冰双脚离地,勉强维持着镇定,寻红却吃了一惊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同没说话。

    寻红去掰他的手,语气很沉:“说了先回去,要闹也不是在这儿闹,况且这孩子就在这儿,既然说了半夜就会醒,等到半夜就是,又不是没有……”她说了一半,突然顿住,抬起眼,看了张同一会儿,猛地反问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同没说话,只更急迫的揪着纪冰:“让他醒!”

    寻红硬是把他手拍开,将咳嗽不止的小孩挡在身后,有些恼怒的吼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你告诉了主子了?”

    张同将视线移向她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寻红看懂了,她深吸口气,回头看着脚边的小孩。

    纪冰正捂着脖子,艰难的喘气,他的脖子上,被衣领勒出了红痕,将他本就苍白的脸,映得更没有血色,晶亮黝黑的眸子,也泛着泪花,大概是真的被抓疼了,眼眶一圈儿都在发烫。

    寻红眸子闪了一下,说不出是心软了,还是别的,她又回头,把张同拉到一边,严厉质问:“你是不是疯了?事情搞砸了,我都不敢求见主子,你还敢去,你把这小孩供上去有什么用?他能替我们顶罪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能。”张同迎视她,表情冷冷;“他给我的药方,我出去抓药时,就差人问了,你可知那是什么方子?”

    寻红皱眉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方子里好几味药都非北方盛产,抓药的伙计说,开这种方子的大夫,绝对是南方人,其中百珠子,绿鬼兰两位药,产于湿地,当今中原,唯有岭南深山有出,这孩子,是岭南人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张同嗤笑一声,笑寻红愚蠢:“查到的消息是,有个岭南男子,将一神秘包裹交托付子言,神秘包裹里面装的什么不知道,但我们找的是什么你总该知道吧?那包裹里就是玉佩,现在玉佩找不到,又冒出个岭南小孩,你说是巧合吗?不把人交给主子,私藏起来,要是让主子回头知晓了,我们三人更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寻红狠狠闭眼,思忖片刻,又睁开眼:“你早就想好了,却不同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给他煮了面。”张同嗤笑一声:“女人,心软的毛病就是改不掉。”

    寻红咬牙。

    张同不愿跟她废话,直接道:“现在只要把我二哥弄醒,再把这孩子交到主子那儿,此事便不需我们插手,是非厉害,我二哥那榆木脑袋不明白,你是聪明人,给了你时间,你总该想明白了?”

    寻红看了看那站在远处,正噙着一双眸看着他们的小孩,对张同道:“你比你哥,狠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清楚,自己效命于谁。”

    效命吗?

    寻红突然道:“一开始创建一点红,主子将你二人安排给我,多年来,我一直以为他是送人给我差遣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是,你可以差遣我们,主子吩咐之事,事无大小,我们都以你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神色微颤:“是辅佐还是监视,我们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同浑不在意:“只是替你做了一回主,犯不着较真,我们三人在一条船上,只要彼此无事,便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寻红没说话,却沉默的让开一步,将身后的小孩,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张同知道她是懂了,大家都是成年人,大局为重这四个字,都知道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上前,像刚才一样把小孩抓起来,趁着小孩面色痛苦时,将他扔到地上,指着旁边昏睡中的人,看了看天色,说:“一刻钟内,将他弄醒。”

    纪冰很生气,捏着拳头,抬头狠声道:“我说了时辰到他自然会醒!”

    “等不到那时候,我现在就要他醒!”

    “顶多再过三个时辰!”

    三个时辰也等不了,回到一点红,就会有付府侍卫出来把小孩带走,小孩走了,二哥万一不能醒来,他该去哪儿找人?主子,可绝不会将到手的人,再放出来。

    张同很执拗,纪冰不配合,两人间气氛急转直下,眼看着一言不合就要动手,周边突然传来风声。

    张同一愣,竖起耳朵仔细听,又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千喜坊地盘,他们不能滞留太久。

    抓住小孩的衣服,把人往自家二哥身边又拽了拽,说:“快!”

    纪冰被逼得狠了,手直接伸进衣袖,抓着自己偷偷收藏的干药,细细的研磨着一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风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回张同听仔细了,提高心神,左右判断着方向后,突然,一掌,向右上方攻去,接着,便是“哐当”一声,是他击碎树干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围寂静了片刻,静的宛如死寂。

    但寂静后,一道破空之音,猛地从上方俯冲而来。

    张同快速闪身,全身紧绷,却看只是一块石子,落在他刚才站的地方。

    石子掉在地上,滴溜溜的转了一下,滚到他脚边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精神松懈的弯腰正要将石子捡起来,倏地,一股更莽撞的风力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他快速抬头,只看到黑暗中,一道黑影,自上而下。

    接着,他感觉额头一疼,同时,听到一阵古怪的鹰鸣:“咕咕咕!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