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23章 是是是,就你有学问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23章 是是是,就你有学问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张同托着受伤的身子,一边吩咐人将他二哥背起来,一边对纪冰呵道:“让它不准叫!”

    纪冰有了靠山,已经不怕张同了,挺直小小背脊道:“它偏要叫,我能如何?”

    张同没时间与一个孩子针锋相对,他又看向寻红,说:“惊动了旁人,我们就等着一起完蛋吧!”

    寻红也知道事态严重,好声好气的对纪冰道:“这鸟听你的,你让它别叫。”

    纪冰对寻红态度好点,但依然是那句话:“我叫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它宰了!”张同说着,将一把匕首丢到纪冰脚下:“它不防备你,你把它脖子割了!”

    纪冰眼睛顿时冷了下来,将那匕首拿起来,却是别在腰间,当做防身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同气结,又吼手下:“好了没有!”

    手下还在填坑,来不及答应,只手上更勤快了。

    树下的几人都手忙脚乱的。

    咕咕叫了好久,大概也是口渴了,终于停下来,而刚停下,它灵敏的鼻子,就嗅到了一股熟悉气味。

    它黑黑的眼珠一下亮了,当即从纪冰身边蹦开,稳稳的朝树冠冲去,它身子大,力道大,一冲,就撞开了树影,被树影后的清隽“男子”,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咕咕赖在柳蔚身边撒娇,脑袋疯狂拱她的脖子,献宝一样的叫:“咕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不懂咕咕的话,但她看懂了意思,咕咕一边往她怀里钻,一边摇摇晃晃的往纪冰那儿看,那意思,分明是说——小黎小黎,我找到小黎了,小黎就在那儿!

    柳蔚不知道该说什么,月夜下,她看着不远处,那让自己找了一天的小男孩,清风吹拂,她嗅到男孩身上那股浓烈的药草味……

    摸摸咕咕的头,柳蔚很认真,很认真的跟它说:“不是所有身上有药材味的矮子,都是小黎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话声音不大,纪冰等人没听到,咕咕倒是听到了,但它听不懂,因此继续撒欢似的在柳蔚身边蹦,还兴奋的用翅膀打出啪啪的声音。

    见到生人,寻红、张同早已严阵以待,那些原本还在填坑的手下,也扛着武器,一个个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玉染瞥着那些人,视线一转,转到某个人背上,那人背上,正背着一个让床单裹着,全身泥土,脏兮兮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柳蔚的衣袖,示意柳蔚快看。

    柳蔚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撤——”说话的是张同,他喊了一句,已不顾流血,闪身到纪冰身边,抓着人就架起轻功。

    纪冰惊呼一声,眼睛看着柳蔚的方向,视线定定。

    柳蔚迎着小孩的目光,一跃而起,追到他身边,扣住他的肩膀,将他往自己这边拉。

    张同见柳蔚追上来了,眼底闪过一丝阴狠,伸手就是过招。

    柳蔚没接张同的招,几个规避躲过攻击,趁着对方吃力,将纪冰狠狠一拽,拽到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寻红此时也飞了上来,她一把扣住纪冰的脚踝,也不顾会不会伤到他,将人一拉,硬生生的拉出柳蔚怀抱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纪冰又叫了一声,短短的小手牢牢攀住柳蔚的衣服,有些害怕自己真会被拉走。

    柳蔚将他搂得更紧了,闲暇之余,还有空在他耳边笑: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纪冰抬头看她,黑漆漆的眼里,有倔强,也有恼怒。

    柳蔚又笑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转,抱着纪冰,避开寻红的手,再一脚踢向对方胸口。

    寻红想躲避,可一躲就意味着自己要松手,她犹豫了一下,就是那犹豫的片刻功夫,胸口已受了重重一击,她连忙后退,却因为身形不稳,从空中直接落到地上,扑腾得一地尘土。

    张同被咕咕挠得只剩半条命,寻红抵不过柳蔚一招,其他手下冲上来,也只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柳蔚不费吹灰之力将众人踹翻,等到没人再敢贸然上前,才托着纪冰,慢慢落地。

    纪冰落地后,赶紧从柳蔚怀里退出,跌跌撞撞退了好几步,直到被一块石头险些绊倒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瞥了他一眼,瞥见小孩耳根都是红了,正怯怯的偷瞄她。

    看来,是真的知道怕了。

    那边寻红与张同对了个眼神,两人虽不认得对面这人,却知道,这人武功比他们好上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眼下硬碰硬显然是不明智,但张雨还没醒,他们还需要那个小孩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寻红问张同,用很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同现在的身体状态,根本支撑不住他与一位高手对决,但他没有选择,他必须把那小孩抢回来。

    “打!”他音色坚定。

    寻红却摇头:“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如何?”

    寻红也不知该如何,看对方这样子,明显是冲着那小孩来的,小孩已经让对方抢走了,再想抢回来,硬抢肯定不行,但软着来,又要怎么来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脑子快速转了起来,半晌,她捂住胸口,猛地跪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这动作有些突兀,众人都一愣,却见她跪下后,突然又趴下,手指抓住地上的土,然后,“噗”的一声,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张同吓了一跳,第一反应就是,方才寻红胸口被踹的那一脚,成了内伤。

    他正要低头去看,却见寻红偏头,与他对视,眼神微妙。

    多年的交情,张同立刻就懂了。

    他领悟过来,忙也捂住自己流血不止的伤口,痛苦的弯了弯腰,又强撑似的站好,朝对面的小孩道:“你找来帮手便罢,何至于将她伤成这样?我对你不怀好意,她对你可算不错!”

    纪冰没做声,他站在柳蔚背后,黑漆漆的眼睛,牢牢的看着寻红。

    寻红也看着他,嘴角的血,尤为刺眼。

    柳蔚闲闲的立在一旁,眼底闪过一丝嘲意,却没有表态,她想看看,纪冰会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来看看她?”张同故作气恼的喊。

    纪冰又把目光转向张同,看了一会儿,平静开口:“我还分得清,人血与浆果。”

    张同一噎,寻红也愣住了,她看着小孩,却看小孩瞧自己的目光,冷漠又疏离,不带一分同情。

    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她吐了口气,伸手擦擦嘴角的红渍,站起身来,慢慢道:“的确骗不过你,你对药材精通,又怎会分辨不出人血与血浆。”

    “是红浆。”纪冰纠正:“用红浆果熬出来的汁,类血,却没有血味,轻易便能分辨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就你有学问。”寻红看了眼柳蔚,又对小孩道:“打个商量,看在我请你吃过面的份上,让你叔叔,放过我们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