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25章 你二人,似乎很投缘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25章 你二人,似乎很投缘?

    容棱问:“亚石?”

    “是师父带回来的。”玉染赶紧知无不言:“师父说是在乡间行医时救的一个病人,治好后对方要报答他,他就把人带回来了,亚石有功夫底子,但他说他受伤后记不得自己是谁,也记不得自己叫什么名字,亚石这个名字是师父给他取的,师父想收他为徒,当咱们小师弟,他没同意,只说当仆人,他对师父唯命是从,这次不是他第一次同我们出来办事,师父很信任他,很多事都会托付给他。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声,又看向芳鹊,问:“你喜欢对联?”

    芳鹊心里一咯噔,脸立刻就白了!

    柳蔚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,才等到容棱出来,容棱还是那个容棱,面无表情,冷冷清清,他没说什么多余的话,牵起柳蔚的手,把她往院子外面带。

    柳蔚有点不放心,扭头朝屋内看去,这一看不要紧,当即就把她看愣了。

    芳鹊与玉染是互相搀扶着出来的,两人脸上都有伤,鼻青脸肿的,走路的时候,芳鹊明显还有点驼背。

    柳蔚心惊,问容棱:“你打她们了?”

    容棱语气平常:“考校武艺。”随后又道:“师兄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柳蔚目瞪口呆:“你就是打她们了,她们都受伤了!”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个男人,真的真的,很残忍啊!

    从芳鹊玉染这儿出来,容棱与柳蔚便被司马西叫住,司马西要和容棱说事。

    柳蔚说要与风叔交代两句,一会儿去找他们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怕芳鹊玉染脸上留疤,想叫风叔回驿馆,帮她带两瓶金疮药过来。

    柳陌以昨晚没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,他被付子辰赶回驿馆休息了,但今个儿一早,他又跑来了,说要看看纪冰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柳蔚还没跟母亲说纪奉的事,因此没敢让他去房间找纪冰,只叫人把纪冰喊出来,让他们在院子里见面。

    柳陌以这会儿正围着纪冰问东问西,还给纪冰带了很多零嘴,风叔和他一起来的,但这会儿却不知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柳蔚找了半天没找到,捉摸着还是让其他人跑一趟吧,就见远处的院子拱门那儿,风叔正神不守舍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唤了一声:“风叔。”

    张风看到柳蔚,脸色变了变,忙迎上来,张了张嘴,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风叔,有何事吗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风叔表情很白,看了看自己的鞋尖,又看了看柳蔚,半晌,握了握拳,猛地抬头,道:“小姐,求您饶命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嗯?”

    张风昨日很多事都没参与,今日也是陪着柳陌以过来的,他今天一到衙门,就听衙役们在闲聊,说什么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他当时多嘴问了句,说,什么死而复生?

    衙役就说,昨夜带回来一个死人,没成想半夜突然活过来了,这会儿已经关到了牢里,就等着一会儿同三王爷柳大人说。

    张风觉得挺稀奇的,问:“怎么还有人死了又活了?”

    那衙役觉得他是柳大人的下人,没防备,带着人直接去牢里给他看,张风一见着牢里那人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他问衙役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衙役也不太清楚,但看他们似乎认识,就道:“人是府尹大人带回来的,但是抓的,好像是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张风心里立刻就慌了,他很怕二弟有何事得罪了小姐,要知道,坊主与三王爷,可都不允许任何人,伤小姐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了小姐,张风很犹豫,但骨肉亲情,他还是控制不住,张嘴求饶。

    柳蔚还不知道死而复生这事,但想到方才司马西找他们时的表情,猜测应当就是说这个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问张风:“你确定,那个人是你弟弟?”

    “亲弟弟,同父同母,我怎会认错。”张风嘴唇都是青的,显然是被吓得狠了:“小姐,我与二弟三弟多年未有联系,最近来了青州,方知,他们效忠于付家,任付家大老爷付鸿晤差遣,小姐,无论愚弟做了什么,还请小姐开恩,饶他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膝盖一弯,就要跪下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上前拖住他,没让他真跪,视线却一转,转向花园里,正在与柳陌以说话的纪冰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?

    那么看来,当时她没闻错,那自绝药里,果然……有山毛草。

    纪冰看到柳蔚走过来的时候,很紧张,他下意识的捏了捏衣角,手里的糖葫芦抓着,却没敢再吃。

    柳陌以看到姐姐过来时,也很紧张,他害怕姐姐秋后算账,要修理他,忙把自己高大的身体,往个头矮小的纪冰背后藏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噙着两双同样无辜的眼,偷偷瞥由远而近的玄衣男子,看了一会儿,又后退半步,样子心虚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咳,兄长……”待柳蔚走近了,先说话的是柳陌以,唤了一声,他就埋着头,挺大一个人,却跟被浇了水的狗儿似的,从头到尾蔫了吧叽的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他一眼,又看旁边的纪冰,问:“你二人,似乎很投缘?”

    柳陌以不敢说不,忙点头:“这孩子很可爱,我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看向纪冰。

    纪冰的脸顿时涨红了,坑坑巴巴的说:“我,我不是很喜欢他,但他带来的糖葫芦,比我们岭州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听这孩子说不喜欢自己,有点受伤,又听他喜欢吃糖葫芦,忍不住道:“这是街口王爷爷摊口的糖葫芦,我看着裹的山楂,货真价实,是整条街最甜的。”

    纪冰深以为意,盯着手里红彤彤的山楂果,嘴角浮起一丝笑:“我们岭州的山楂,裹不了这么厚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岭州摊贩偷工减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地方的山楂,都裹这么厚吗?”

    “丰州和京都的反正都这么厚。”

    “那别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聊得很开心?”柳蔚打断二人的自说自话,笑得阴森森的:“看来你们的确很投缘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和纪冰默契的对视一眼,知道,转移话题失败了。

    好吧,既然躲不过去,就直面面对吧!

    纪冰猛地一抬脖子,盯着柳蔚,一脸大无畏:“谢谢你救了我,我很感激,算,算我欠你个人情!”

    柳蔚嗤了一声:“你的人情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纪冰很窘迫,他也觉得,眼前这人没什么需要他回报的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