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29章 柳蔚是熟手,操作快,技术稳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29章 柳蔚是熟手,操作快,技术稳

    老鸨听出大人语气不好,登时不敢再言,只是心里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柳蔚又说:“你先回去,案发现场衙门自会有人前往取证,但要记得,管好你楼子里的姑娘,别出去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老鸨连忙应承,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离开。

    案子下了堂,柳蔚让司马西亲自派人去案发现场查证,顺便把一点红的红老板带回来,自己则与容棱进了停尸间。

    停尸房有五具尸体,木家三兄弟的尸体,此时被推到了墙角,绿焉红妆的尸体,摆在了屋中间。

    柳蔚看看左右,将大部分人支到门外,拿了套文房四宝给容棱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记。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声,将纸展平。

    柳蔚取下红妆衣服的带子,一边脱,一边说:“尸体外部无损伤,衣襟穿戴完整,布料无明显褶皱破烂等现象,尸体胸口靠近左心室处,有圆形伤痕,痕迹不深,应该是由硬物击打造成,四肢关节正常,没有明显伤口,足部后跟皮肤有磨损痕迹,微破皮,轻伤,不构成致命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越检查,脸色越沉,等到将红妆脱干净从头摸了个遍,除了发现她脚后跟有个磨伤,胸口有个被什么东西击打造成的淤青,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伤口。

    当然,也找不到致命伤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没找清楚,看过一遍后,柳蔚又找了一遍,把头发扒拉开,甚至隔着皮肤,摸她的骨头,都没发现任何问题,她一下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是窒息而死吗?如果是窒息而死,那的确没有外部伤口。

    但也不对,窒息死亡的尸表特征很明显,因为呼吸受压,动脉闭塞,死者血液不能流向心脏,只能流向头部,会导致头部淤血,面部肿胀,同时因为高度缺氧,眼结合膜下会造成范围性出血。

    这些症状红妆并没有,她的脸虽白,却不肿胀,眼底也没血丝,而且口鼻部位,与颈部部位,也没有受压痕迹。

    柳蔚一时想不通透,将尸体表象说了一遍,确定容棱记好后,用白布给红妆盖上,又去看绿焉的尸体。

    检查尸体前,柳蔚先盯着绿焉的脸看了好一会儿,看完歪歪头,问容棱:“我总觉得她有点眼熟,你认得吗?”

    容棱将眼睛从宣纸上移开,往尸体上瞧了一眼,又低下头:“不认得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怀疑容棱的记性,他说不认得,那就真的不认得。

    将脑子里的狐疑撇开,柳蔚的视线焦距在绿焉的脖子处。

    比起红妆的情况,绿焉的脖子那儿,有明显被勒过的痕迹,但是从深浅来看,并不足以造成一个人的死亡。

    人在活着的时候,血液循环正常,受伤后,新陈代谢会自主为人体复合伤口,绿焉脖子上的绳痕是粉红色的,而非暗红色,若是暗红色,则说明她被勒住脖子后立即死亡,因为伤痕造成的还原血红蛋白增多,会让伤口颜色变深,伴随着血液凝固,这种深色的伤口,会停留一周以上,直到尸体开始自然腐坏。

    而她的伤口是粉红色,这说明她在受伤后,是缓了很长时间的,至少是一个时辰以上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没死,身体的恢复系统,在为她自主愈合伤痕,氧和血红蛋白在增多,身体机能主动在为她疏散淤红,所以她的伤痕会变浅。

    可她最后还是死了,在受伤后两个到三个时辰左右,那时她的伤痕没有完全恢复,恢复了一半时,死亡造成她血液凝固,逐渐变浅的伤口停止恢复,痕迹保持着粉色,就变成了她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柳蔚琢磨着这个时间差,又解开了绿焉的衣领,扒她衣服。

    同红妆一样,绿焉身上除了脖子上的绳印,也没有其他伤口,但与红妆相同的是,她的脚后跟,也有磨损。

    柳蔚又拿起她们的鞋。

    鞋不是新鞋,后跟部位软,不会存在打脚的可能,那会是什么造成的?

    因为尸体外部特征明显,也不存在内伤与过大外伤的情况,柳蔚没有解剖,她把两位死者的衣服都穿了回去,回头拿了容棱写下的记录,再次翻看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会是什么?”柳蔚问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只是在尸体旁看了一会儿,反问:“是否有中毒可能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柳蔚说:“无论什么毒,只要是致命毒,唇色和舌头的颜色都会呈现过度色,毒的本成品,不管是动物毒类,或者植物毒类,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色变,两具尸体的喉部,包括手指、脚趾、眼眶,颜色都正常,如果是中毒死亡,不可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通过服食中毒呢?”容棱又问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外部中毒,将毒体导入,怎么导入?没有伤口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翻看记录,看了一会儿,突然听容棱说:“解剖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验尸时,容棱通常是不会提过多意见的,但这次,他却主动要求解剖,柳蔚不禁看向他:“你就这么坚持是中毒?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,想了一下,道:“那就剖。”

    解剖一具尸体,并不复杂,柳蔚是熟手,操作快,技术稳,她一边整合工具,一边吩咐外面的人,打盆水,拿些干净的布进来。

    先切的是红妆,柳蔚切的是她心口的位置,中毒死亡,不管是什么毒,最后都会传到心脏中枢,看心脏,就能看到是否中毒。

    红妆的心脏完好,颜色正常,没有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见他没有表情,也没说话,又继续往下切。

    切开了红妆整个前胸,将她从中间彻底破开,但里面,胸口到腹部,内脏完整,全部正常。

    柳蔚一边擦着解剖刀上的血,一边在穿线,嘴里问容棱:“你为什么怀疑是中毒?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容棱面色微沉,眼睛还盯着红妆的内脏。

    看他半天没回答,柳蔚又回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才听男人低沉的音色道:“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睁大眼睛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