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33章 真希望尽快能见师父一面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33章 真希望尽快能见师父一面

    “联系不到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,嗤了一声:“我已三年未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蔚惊讶:“但我听那意思,你两位师妹经常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同?”

    “住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柳蔚立刻说:“那就让她们联系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下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柳蔚拧着眉:“怎么了?不行?玉染其实很好说话,虽然她们对打得挺严重的,但我可以去送药。我们演一下,回头我当着她们的面说你两句,你别当真,是演戏,总之就是骂你一会儿,让她们出出气,我想她们会愿意帮我们传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容棱回答得很干脆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:“别担心,我觉得她们都是挺好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你对她们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汤往她面前推了推,认真的道:“有偏见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柳蔚还是不甘心,用了午膳就跑回衙门找玉染芳鹊。

    因为受伤颇重,她们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,正在房间里互相上药。

    柳蔚没让容棱跟着,让他在门口等,自己拿着金疮药进去的。

    进去后,场面有点尴尬,但柳蔚无视,她坐到椅子上,将金疮药递上去,轻声细语的道:“这个很好。”

    玉染看了她一眼,往瓶子里挖了一块,沉默的朝芳鹊脸上抹。

    芳鹊盯着柳蔚:“嫂嫂还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道歉:“是我说漏了嘴,抱歉。”

    芳鹊死鱼眼,睨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又强调:“我欠你们一人一个人情,你们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玉染继续往芳鹊脸上抹金疮药,药的颜色黄黄的,芳鹊的脸现在很精彩。

    芳鹊稍稍把自己眼睛那块儿擦了擦,让自己睁眼的时候不至于太滑稽,问柳蔚:“嫂嫂知晓师兄多坏吗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知晓我们多疼吗?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点头:“也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    “很痛。”柳蔚捂住心脏,再次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芳鹊大概也是发泄一下,看柳蔚认错态度良好,到底没有狠下心继续生气。

    玉染还在往芳鹊脸上抹药,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柳蔚看情绪差不多了,开始把话题往她们师父那边引:“说起来,经过昨夜之事,你们的身份大略也暴露了,你们还能回千喜坊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这个芳鹊倒是不担心,她指指自己的脸:“借口已经想好了,含冤入狱,惨遭酷刑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滞了一下,听出芳鹊似乎不是在嘲讽自己,又问:“会影响你们的任务吗?”

    芳鹊皱皱眉:“这个是肯定有影响的,我们怀疑,那玉佩或许已经被转走了,毕竟昨日千喜坊真的出了太多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前一亮:“需要我向你们师父说明吗?此事到底因我而起。”

    芳鹊顿了一下,看看玉染。

    玉染想都没想,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柳蔚脱口而出,又解释:“我替你们说,你们师父不会怪罪你们。”

    芳鹊抿唇:“多谢嫂嫂一番好意,只是师父不喜见人,他应当不会见嫂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问问,或许他愿意见我?”

    芳鹊摇头,反过来安抚柳蔚:“嫂嫂无须太过自责,我们知晓是非,不会再怪责嫂嫂,师父那里,我们自会解释,我与玉染自小受师父教导,师父很疼我们,不舍得责罚我们的。”说到这儿,又顿了一下:“师父跟师兄不同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两人是打定主意不传消息,换了个借口:“说起来,我还从未见过你们师父,按理说,我与你们师兄是这个关系,应当见见师父他老人家才是。”

    芳鹊点头:“师父疼师兄,以后见了嫂嫂,必然也会喜欢嫂嫂。”

    柳蔚意有所指:“真希望尽快能见师父一面。”

    芳鹊严防死守:“将来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容棱说得没错,他这两个师妹,其实真的没那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决定换个目标,她看向玉染,问:“玉染为何一直不出声?可是还怪我?”

    芳鹊温柔的摇头,解释:“玉染坏了嗓子,她这几日怕是都说不出话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玉染不怪嫂嫂,嫂嫂莫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时,柳蔚看到回廊的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瞧她的表情就知道铩羽而归,淡淡的道:“师父不轻易见人,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只盯着他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容棱问:“怎了?”

    柳蔚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来拉住柳蔚的手:“玉佩之事,皇叔那里,必也知晓不少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权王,事情应该会简单很多。

    柳蔚这么想着,突然就把玉染之事忘了。

    孕妇总是容易被转移注意力,且记性变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子辰是被付老爷子叫回来的,今早传来的信,老爷子说要见他。

    看到老爷子时,付子辰没想到还能见到付子言,他冷着面孔,走到爷爷身边请了安。

    老爷子含笑着叫他过去,付子辰依言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哥说,这些日子你都与三王爷一道儿?”

    付子辰看了付子言一眼,沉吟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头:“三王爷是个胸有鸿鹄之人,你跟着他,也算是条出路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听着,没有反驳,只问:“祖父叫孙儿回来,便为了说此事?”

    老爷子让他坐下,拉住他的手:“祖父老了,不求别的,只求你们兄弟和睦,一家团圆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抽回自己的手:“祖父有话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看他这冷冰冰的样子,叹了口气,看向付子言:“子言,你说。”

    付子言看着他这位离经叛道的五堂弟:“你与三王爷走得近,与他旁边那个柳司佐走得近,这是好事,但你需记住,你姓付,付家有你一份,我们才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嘲讽的笑出了声,看着付子言的目光冰冷至极。

    老爷子皱皱眉,似乎也觉得付子言这话说得很不恰当,板着面道:“你说你想与你弟弟和解,祖父才将他叫回来,并不想听到你威胁他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