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41章 三王爷的针对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41章 三王爷的针对!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大人,说是认识付公子,要和付公子聊几句。

    付公子便跟大理寺少卿大人寒暄了几句,但最后少卿大人还是不走,竟转头,跟那位雍容的中年夫人搭起了话。

    一搭一说,好像也是认识的,三人,就这么一块儿聊上了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聊上火了,争执起来了。

    司马大人知晓出事时,火速赶过去,但是看到场面还算正常,就是三人说话的语气都不对。

    少卿大人说:“夫人姓纪,可纪这个姓氏的人,却是短命,夫人平日,还是忌讳些好。”

    雍容的中年夫人说:“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。”

    付公子说:“方大小姐暂住驿馆,方大人既是为寻妹而来,还是莫要节外生枝,平白得罪旁人的好。”

    司马大人根本不知咋了,但这是他的衙门,他是府尹,他只好跟着陪坐,时不时打哈哈,劝架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晚膳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雍容夫人和付公子都不走,一脸要留下用膳的意思,少卿大人也派人去了驿馆,将他妹妹也给接了过来,说要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彻底热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衙役苦兮兮的说:“现在晚膳已经布好了,还没开吃,司马大人一直吩咐人在驿馆门口和衙门门口等着,就盼三王爷与柳大人赶紧回来!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却是蹙了蹙眉,他知晓方若竹这两日便会到,却不知方若竹与柳蔚的母亲,竟也认识。

    按理说二人辈分不对,应当没有交集才是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,柳蔚就不过去凑热闹了,但关系到自家母亲,且母亲还让人咒短命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柳蔚风风火火的就往前走,随着那衙役的带领,没一会儿就到了膳厅。

    晚膳的确还没开始,看到他们来了,司马西激动的起身,亲自让人给他们安排位置,赶紧把人留下,深怕一错眼,人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柳蔚冷冷的瞥着方若竹,在京都时,她与此人有过几面之缘,李君,秦徘,方若竹,容溯,这四人可是蛇鼠一窝、狼狈为奸的狐朋狗友。

    看到容棱,方若竹似也收敛了一些冷气,虚虚起身,按照礼数,给容棱行了礼:“见过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柳蔚瞪着容棱,那眼神,就是在说——你敢让他平身,我就敢让你今晚睡茅房!

    大概是柳蔚眼里的戾气太过明显,容棱终究没有出声,只在桌下轻轻捏了捏她的指尖,无声安抚。

    一直行着礼,却没等到容棱客套的回说“免礼”的方若竹,在保持同一个姿势三个呼吸后,抬了抬眼,用他那双稍显慵懒的眸子,将容棱与柳蔚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个遍……

    “方大人,无须多礼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等柳蔚舒服了,容棱才出声。

    方若竹站直了背脊,嘴唇抿成一条线,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方若彤自然瞧得出三王爷对她兄长有些不如意,一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她也刚刚才来,坐下还不到一刻钟。

    司马西不好让气氛继续僵持,忙和稀泥,让大家坐,又吩咐下人赶紧上酒。

    酒杯盈满,先讲话的是柳蔚:“说起来,柳某与方大人正式相见,今个儿还是头一遭,这杯酒,便由柳某先敬了,柳某干杯,大人随意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瞧着柳蔚,手也捏起了自己的酒杯,与柳蔚碰了一下,看起来并不排斥与其对酌。

    可柳蔚正要下口,手里的杯子却被人抽走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,只瞧容棱冷漠的把杯里的酒水撒了,再将刚送上来的茶杯递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接着,容棱一言不发的拿筷子夹菜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喝了半口酒的方若竹“嗤”了一声,将杯子“砰”的一搁,杯底歪斜一下,倒在桌上,酒水撒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方大人别动,来人,还不快赶紧收拾了!”司马西急忙起身,一边使唤人,一边亲自过去,替方若竹将歪倒的杯子扶正。

    方若竹看着司马西,索性起身,直接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方若彤忙喊:“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是不愿同桌,何苦食不下咽。”方若竹不阴不阳的吐了一句,头都没回,眨眼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气氛很尴尬。

    方若彤心里也不舒服,她不知三王爷为何莫名其妙的就要针对她哥哥,先是请安的时候刁难,再是在柳司佐敬酒时,把柳司佐的酒抽走,还倒了!

    这算什么,明摆着是把他们方家人的脸放在地上踩。

    哥哥生性高傲,哪里受得了这种气。

    看着哥哥走远,方若彤不可能一个姑娘家自个儿呆,连忙也跟了出去,临走前,很难受的看了容棱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瞧见了,碰碰容棱的胳膊:“你伤人家心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眉,低声警告道:“不可碰酒。”

    柳蔚并未打算真喝下去,转头看着自家母亲,道:“母亲今个儿怎会想到来衙门?有何事晚上回去说不成?平白过来让人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知道柳蔚晓得了方若竹那些不礼貌的话,摇了摇头:“小儿罢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蹙眉:“母亲与他怎会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上一辈的恩怨。”纪夏秋没细说,只拿着筷子,给柳蔚夹了菜:“先吃。”

    柳蔚老实的吃饭,眼睛却偷偷的瞥付子辰,给付子辰打眼色。

    付子辰对她摇了摇头,意思是,他也不知。

    另一边,方若彤追上了方若竹,见四周无人,她索性就问:“兄长可是与三王爷有何旧怨?”

    方若竹慢慢的朝客房走,听着小路两边树丛里悉悉索索的虫雀声,没回答,却反问:“你一直与他们住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住在一起”四个字,令方若彤有些脸红,她轻辩:“只是都住驿馆,茵儿也在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转头看她,眉头拧成一个结。

    方若彤紧张:“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声不吭跑来青州,可有何解释?”

    方若彤稍稍委屈:“父亲祖母都同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有同意?”方若竹又问:“可知‘鲁莽’二字怎写?”

    方若彤轻搅衣服的带子,视线始终瞅着自己的鞋尖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