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45章 被五花大绑还拿布塞住嘴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45章 被五花大绑还拿布塞住嘴

    “我家夫人还有事问你,大人恐怕暂时走不了。”红姐儿说着,将匕首又逼近他两分。

    方若竹眼中带着戾气:“贵夫人,可真是恩将仇报啊!”

    红姐儿没与他闲话,直问:“那张通缉令大人哪儿来的?大人既一心相助我家夫人,想必对此应当也会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没做声,只沉沉的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红姐儿没被他推开,反而将匕首尖儿扎进他的皮肉里,扎出一个凹坑,险些出血。

    方若竹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红姐儿笑了一下:“大人还是爽快些老实交代,您这文质彬彬的,出门在外又不带个侍卫,真要动起手,吃苦头的,可是您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被她这态度气笑了,握了握拳,最终,还是满心不快的道:“回房时,压在茶杯底下。”

    之前同方若彤说完,方若竹便回了房,谁知一回房,便看到桌子上,压着一张泛黄的纸,便是那张通缉令。

    通缉令上的印章是大理寺的,待看清上头内容,他着实愣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巧,才偶遇那柳夫人,与其口舌争执一番,这么快便有人送了这东西来。

    这张通缉令很明显是有人给他递的梯子,有人知晓他方家,与那位柳夫人之间的恩怨,所以送了个礼物给他,一旦他真的有想法,大可借着这条令,直接把人抓起来。

    入朝为官尽管还没多久,但方若竹就是再不谙世事,也不至于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破。

    既然明白这是个圈套,他肯定不会傻傻的跳进去,思索了一会儿,便拿着通缉令,直接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其一,通缉令如此陈旧,谁还会收有这种东西?

    其二,有归有,这东西怎么会在青州?

    明摆着,这位柳夫人的行踪早已暴露,有人跟其来了青州,对其图谋不轨,而正好看到他也来了,于是顺手,起了别的心思,想让他做这个筏子,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母亲郁郁而终之事,方若竹耿耿于怀,但母亲临死之前都还记挂着赎罪,弥补,那说明,母亲是真的做了对不起柳家之事,且这么多年一直饱受内心煎熬。

    方若竹不想帮这柳夫人,但他更不想母亲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既是母亲欠了别人的,那他就代母亲还了。

    从此恩怨相抵,再无瓜葛。

    当然,通风报信后,他们要如何自救,便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简短的将此事说了一遍,感觉脖子上的匕首终于移开了,方若竹狠狠挥开红姐儿的手,看都没看她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红姐儿瞧见他走远了,赶紧回去给她家坊主禀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夏秋听了,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红姐儿道:“自从找到小姐,坊主便一门心思在小姐身上,平日,咱们除了定州、丰州,这些已经知根知底,势力浸透的地方,从不在别的地方久留,这次却在青州呆了这么久,怕的确走漏了些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离开吧。”纪夏秋起身,走到窗前,看着外头沉沉的夜色:“若是别人还好,怕就怕,是她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愤愤的:“不是她还是谁,枉为一国之后,尽是些下贱手段!便是乾凌帝也于数年前就停止了对您的追捕,只有那妖后,也不知为何,就是笃定您没死,上天下地的找您!”

    “她了解我。”纪夏秋笑了,笑意却并不达眼底:“这世上,她最了解的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红姐儿不服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纪夏秋回头:“你了解我吗?”

    红姐儿点头,片刻又摇头:“红儿不了解坊主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再转过头,盯着夜色,目不转睛:“她与我自小一起,所以,我是什么样,她看到的就是什么样,我的弱点,我的死穴,她一清二楚,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没吭声,她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问。

    其实,在数日前,她甚至不知道坊主与朝廷竟有关联,这些事以前坊主是从不说的。

    这回见到了小姐,坊主大概是将心底最后的小心翼翼放下了,对她说了许多旧事,一些八秀坊的将来。

    红姐儿挺不想听的,因为坊主的语气,就像,在交代遗言,仿佛把这些利害关系告诉她了,将来自己不在了,她也可以回八秀坊,打理好里头的兄弟姐妹们。

    可坊主不知道,若是她不在了,那自己,也不会在的。

    她的命是坊主救的,这么多年,一直效忠跟随坊主,她是个认主之人,认了,就是一辈子的事。

    若有朝一日坊主会死,那她必然死在坊主前头,做奴的,自然要在黄泉路上,为主子先备好一切。

    “红儿,我舍不得走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纪夏秋突然说道:“我想多陪陪蔚儿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心疼,靠近坊主一些,道:“我们将此事告知小姐吧,小姐厉害,她一定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。”纪夏秋说:“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不懂。

    “皇后派人把那张通缉令给了方家孩子,但皇后又怎知晓,方家小孩真的会来抓我?皇后那个人,不会做没把握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红姐儿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的警告,她只是想告诉我,她找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不明白:“她这么做,不是会打草惊蛇吗?”

    “乾凌帝瘫了,她这个皇后,还有谁可以依仗?”纪夏秋低眸看了看自己的指甲,拂了拂那圆润的弧度:“她想要藏宝图,以前想,是为了乾凌帝,她一个婢女出身的下人,要坐稳那一国之母的位置,自然要拿出相应的筹码,可现在,乾凌帝成了那个模样,她大可扶持自己的亲子登基,那她就成了太后,若成了太后,她再要那藏宝图,还能是为了别人吗?”

    “她想独吞。”红姐儿立刻明白了,又不解:“可那就是个传说,您不是说,那所谓的藏宝图,根本就是假的吗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笑道:“利益面前,谁在乎真假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点点头,随即又觉得难受:“她就为了这不知真伪的东西,这么处心积虑的害了您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没做声,过了一会儿,吩咐:“去收拾东西,过两日,我们便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丰州。”

    红姐儿应了声,又伺候坊主洗漱后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要回自己房间时,红姐儿路过方若彤的房间,正好听到里头有人争吵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回京,你不用劝我,若彤,你还当我是朋友,现在就让我走!”

    这是那装哑巴的李家小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都黑了,你要去哪儿?你以为你出去便能躲过?我兄长说了,有人要对你不利,你出了这驿馆大门,说不定便会被人抓住,忘了一开始你是怎么被关起来的?”

    这是那方家小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说明日你哥便会带我们走,我不趁今晚出去,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兄长是受你兄长所托,若你不见了,他又该如何同你兄长交代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是站在你哥哥那头了?为了让他能交代,把我卖出去?”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一下,坐下来说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,反正我不回京!”

    两人争执不下,而作为知晓李家小姐口中的“相公”就是自家小姐的红姐儿,无奈的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红颜祸水啊。”

    小姐男女通吃的本事,实在不知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第二日,方若彤起的很早,她想再劝劝李茵,却一进门,发现李茵不见了,连同行李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吓了一跳,忙问遍了驿馆的上上下下,只有一小厮说,今日天还没亮,李小姐就背着包袱出门了。

    李茵真的跑了,方若彤不知该如何是好,等到晌午,他兄长亲自来此接她时,她便将此事说了。

    谁料兄长并不在意,只问:“你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方若彤说:“收拾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茵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没事。”方若竹说着,眼睛看了眼外头的官车。

    方若彤忙跑出去,一撩开帘子,就看到里头被五花大绑还拿布塞住嘴的人,可不就是李茵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若彤不明白。

    方若竹瞧了自家妹妹一眼,音色淡淡:“你既提醒为兄她不愿走,为兄怎会不做好准备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