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46章 容棱奶爸带女儿的画面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46章 容棱奶爸带女儿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李茵被牢牢绑在马车里,方若彤瞧了闺中好友一眼,没说什么,转身,上楼把自己的行李也拿下来。

    路过走廊时,方若彤盯着容棱的房门,犹豫一下,还是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她原本打算昨夜与他们辞行,但直到她睡,都没人回来,因此,只好现在打扰。

    敲了好一会儿门,里头才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开门的不是容棱,是柳蔚。

    哪怕早已知晓这二人同住一间房,此刻看到开门的人,方若彤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捏了捏葱白的指尖,轻声道:“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未完全睡醒,今日格外嗜睡,身上披着外袍,外袍前头敞着,里头亵衣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看是方若彤,柳蔚轻笑了一下:“方姑娘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方若彤有些扭捏,眼睛悄悄往屋里看。

    这都晌午了……

    柳蔚一眼瞧出对方的心思,唤了声:“三王爷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方若彤忙摆手,很窘迫:“与您说也是一样的,昨日柳大人想必也见着我兄长了,他是来接我同茵儿的,我们这便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下意识的看了楼下一眼,隐隐约约,看到大门口的确有好几辆马车停着。

    “是回京吗?”柳蔚问。

    方若彤点头:“应该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姑娘也要走吗?”

    方若彤听柳蔚这么问,倒是笑了一下:“茵儿若知晓柳大人问起她,怕是高兴极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有些无奈:“李姑娘的确很好,但在下已有意中人,因此,唯有辜负了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没做声,她不好替李茵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方姑娘稍等,我换件衣服,送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柳蔚打断她的话,又回头叫了声:“三王爷,还没醒呢?”

    里头传来容棱隐约慵懒的声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对方若彤抱歉的笑了笑,虚掩房门,埋怨的一边往屋里走,一边说:“方姑娘同李姑娘要走了,三王爷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彤没多听后面的,尽管她想听,但到底有女儿家的矜持,她走到远一些的地方等。

    等了不过半刻钟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容棱先出来,方若彤看到他,急忙颔首请安。

    容棱应了声,问:“今日便走?”

    方若彤心里咯噔一下,脸有些红,在驿馆住了这么久,这是三王爷,第二次与她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她忙回:“本也以为要多呆两日,但兄长似乎还有事,昨日才来,今日就说要走,也不好耽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柳蔚出来了,因为衣裳换得匆忙,头发压进了衣领里。

    容棱伸手为她理,把头发小心的弄出来,顺在背后,再给她发束正了正,最后还给她把袖子拉平整。

    “好了?”这里没镜子,柳蔚直接问他。

    容棱抬手在她脸上抚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也摸了摸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枕头印子。”容棱说着,指腹蹭了蹭那红色的印痕,同时轻斥:“睡得不安分。”

    柳蔚推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等两人都收拾妥当了,柳蔚才回头去看方若彤,对其笑说:“咱们下去吧,方少卿,怕是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神色复杂的看看说话之人,又看看旁边的三王爷,魂不守舍的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等走了半个楼梯了,方若彤才恍然反应过来,自己怎能走在三王爷前头?

    可楼梯狭窄,现在让路反而尴尬,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,一到一楼,她忙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等到容棱走出去,她才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说是送行,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因着昨日餐桌上的事,方若竹看容棱不顺眼,容棱看对方也不顺眼。

    柳蔚反倒像个和事老,皮笑肉不笑的在中间客气几句,眼见着方若彤上了马车,赶紧说:“两位慢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见着李茵。

    方若彤其实想让二人见见,但话未说出口,就被方若竹拦住了。

    方若彤上马车时,忽然顿住了,回头说了一句:“柳大人这阵子,似乎长胖了些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面色不虞:“若彤,休要胡言!”

    方若彤也知道自己一个女儿家,这么跟个外男说话太轻浮了,忙低下头,可眼睛却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柳蔚小腹的位置。

    方才柳大人开门时,里头只穿了亵衣,方若彤碍于男女之别没看,但眼角还是瞟到了。

    这位柳大人,最近似乎都穿深色衣服,深色显瘦,但那亵衣是白的,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那白衣下,她总觉得这人肚子像是有些大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方若彤一眼,随即好脾气的回答:“大概是最近吃得太好了,是胖了些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生气,又回答得自然,方若彤反倒不好说什么,匆匆上了马车,就坐在被绑成粽子的李茵旁边。

    一长列马车匀匀前行,缓慢的朝着城门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等到马车走了好远了,柳蔚才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的肚子,问容棱:“我真的胖吗?”

    容棱毫不避讳的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将人往怀里带了带,贴着她的耳廓说:“本王喜欢。”

    柳蔚用手肘怼了他一下:“不是我胖,是你儿子胖。”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是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大夫的直觉告诉我,这就是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:“就这么想是个女儿吗?要是儿子你就不喜欢了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容棱回答时,眼底溢满了暖意:“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说:“我知道儿子是挺麻烦的,看看小黎就知道,特别调皮,还爱藏东西,我以前多少宝贝让他给偷摸藏了,他还以为我不知道,才两岁就会藏东西了,真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数落起儿子来,柳蔚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等她说完,又摸摸自己的肚子,严肃的看着容棱:“这个孩子生了,绝不能让小黎碰,否则肯定会被带坏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她如此紧张,安抚的应道:“好,不碰。”又说:“我带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一下容棱怀里绑着个婴儿兜兜,里面装了个吃手指的小婴儿,在朝堂上,与一众大臣共商政事的画面,觉得有点怪:“还是我带吧。”她的工作环境,比容棱低调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