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52章 巨蟒近了,柳蔚手心开始发汗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52章 巨蟒近了,柳蔚手心开始发汗

    柳蔚乍一看到容棱表情上的戾气这么重,总算是给想起来了,以前,这位容都尉,可是个一抬眼就能把十多个小孩吓得痛哭流涕的大人物!

    因为出门之前算了时间,所以到目的地时,天才刚蒙蒙黑。

    柳蔚先去看了那所谓的坑洞,发现那坑洞的确大,但形状很奇怪,是个桶形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洞,挖起来挺费劲的吧。”柳蔚嘀咕一句,接着便围着圆洞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突然,里面窜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容棱几乎是同一时间,伸手一抓,抓到一只黝黑肥大的田鼠。

    “别扔,我看看!”见容棱随手要把田鼠丢掉,柳蔚忙拦住,走过去看。

    这只田鼠比普通的田鼠个头大,脑袋也更大,柳蔚看了两眼,捉住田鼠的脖子,将其嘴掰开。

    里面,红色的汁液卡在鼠齿上。

    柳蔚手上沾了点,把田鼠放了,用手捻了捻:“血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血,她不会特意说。

    容棱明白了,问道:“人血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拿了张帕子一边擦手,一边继续盯着洞口看:“田鼠什么都吃,谷物,死鸡,吃人肉的当然也有,死人埋进土里,若是附近有田鼠窝,那这尸体肯定保不住了,过不了一个月,就得被吃空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农田需要翻土,埋尸于此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故意将人尸埋在里面,喂养田鼠呢?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她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蛇鼠天敌,普通的田鼠个头小,肉瘦,不好吃,养肥了,才好吃嘛。”

    容棱一时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又指了指洞口:“你看这洞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……”容棱刚说了一个字,眼睛猛地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蛇洞。”柳蔚说着,眼神同样冰冷:“难怪那养蛇人要住在郊外,蛇都长得这么大了,放在城里,岂非要乱了套?”

    “确定是那条蛇?”哪怕是变异的蛇种,不过这么几天,会长成……这么大?

    “肯定是喂了什么好东西。”柳蔚掰着手算:“千年人参,万年灵芝,这些东西养下去,养的哪里是蛇,分明是个怪物!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更冷了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需要帮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容棱没在田里呆多久,天已经黑透了,若这蛇洞底下真放了几具尸体,养了几窝田鼠,那夜里,大蛇必然要来觅食,到时,得先看看那蛇到底长成了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因为蛇不是人,那么大的巨蟒,危险程度更是不可估量,所以容棱亲自安排,将三十来个衙役,十五个暗卫,分别安置在合适的位置。

    对于行军打仗惯了的男人而言,布置兵线,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而在容棱忙碌的预测各种可能发生的危险时,柳蔚则借了一户民居,抓着刚刚被运来的纪冰,鼓捣起一道儿被送来的各种药材。

    “我们时间有限,这边是雄黄,这边是酒精,前面是硝石和砒霜,你看着用就是。”

    纪冰已经要睡了,刚上去床,就被突然冒出来的五个彪形大汉绑住。

    十六叔见到,险些要跟人打起来,姗姗来迟的府尹司马大人忙解释,说是柳大人要见他。

    一开始不知道什么事儿,等到被丢上马车,颠巴颠巴的被运出了城,纪冰才慎重起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,看到满桌子的危险物品,纪冰终于抬了抬眼皮,盯着这位据说是他表叔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儿有蛇祸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蔚回了声,同时将雄黄调配到硝石那边。

    纪冰环视一下四周,眉头皱紧:“这里没有蛇祸,我与蛇虫鼠蚁最亲,又修习五感之术,我察觉得到,这附近方圆三十里内,不但没有蛇患,甚至一条蛇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他一眼,哼笑:“田里没有蛇?你说出来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纪冰一愣,再想也是,这里已经是郊地,附近有农田,远处有树林,这种地方,若是冬天没蛇还说得过去,这都开春了,正是蛇鼠复苏之时,附近怎会一条蛇都没有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喃喃一声,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这附近有人圈养了条巨蟒,其他蛇惧怕过于凶猛的同类,早早的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巨蟒?”纪冰愣住:“圈养?”

    柳蔚把一包雄黄推到他面前:“今夜就要抓那条蟒,或许还要抓那养蟒之人,你再不加快动作,外头的衙役侍卫,怕是没人活的过天亮。”

    纪冰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但看着满桌子的药物,他说:“我只会制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让你制毒。”柳蔚说:“灭蛇的毒。”

    月色慢慢洒下。

    柳蔚与纪冰在房间忙活着做了五十多个硝石弹,弹药里装满了避蛇之物,佩戴在身上,可以驱蛇之外,危急关头,点燃硝石,砸向大蟒,也是个重型武器。

    把硝石弹全部分发下去,柳蔚便把纪冰交给了附近农户的妇人。

    纪冰不乐意:“我可以帮忙!”

    “你帮得够多了。”柳蔚说着,摸了摸他的头:“剩下的就交给大人,好好呆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容棱陪在柳蔚身边,两人一直盯着天色,直到子时一到,周遭响起了淅淅沥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蛇?”容棱问。

    柳蔚摇头,适应了夜视的眼睛,看着自己脚下:“是鼠。”

    如柳蔚所言,四面八方的田鼠,似乎不受控制一般,叽叽喳喳的往外跑,密密麻麻的鼠影,穿过藏在暗处的众人脚踝,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柳蔚朝那个方向看去,又等了足足两刻钟,听见了爬行类动物蠕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鼻尖嗅到一股腥气,柳蔚知道那巨蟒近了,她手心开始发汗。

    容棱握住她的手,将她往自己的身后带了带,柳蔚看着他的肩膀,说:“个头越大,越不灵活,别怕。”

    容棱揉了揉她微微颤动的手指,揭穿她的强撑:“是你在怕。”

    柳蔚却摇头,眼睛晶晶亮的期待道:“我是兴奋!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蛇的药用价值有多高吗?蛇胆,蛇皮,蛇蜕,蛇鞭,蛇肉!我早就想吃蛇羹了!我们等大蟒吃光了田鼠再抓它,它越肥,肉越香,明天我给你做蟒蛇煲,配鸡丝、笋丝、肉丝、冬菇,好吃得不得了!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