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53章 巨蟒盛怒的扬起头颅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53章 巨蟒盛怒的扬起头颅

    柳蔚眼睛平视前方,放低音量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前方黑洞洞的树影草丛中,由远而近传来哗啦的声响,那声响就像什么东西穿过田梯草梗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,一股古怪的腥臭味,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容棱却将柳蔚拉到一边,让她置身安全之地,而他,则像之前计划好的那样,潜伏去蛇洞之前,等着那蛇,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拽着容棱的衣角,柳蔚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捏捏她的指尖,无声应着。

    蛇的嗅觉非常敏锐。

    大家身上多多少少都带了雄黄,柳蔚花了不少功夫,才用草田味,把那雄黄味儿给盖住,但若是蛇离得太近,还是会闻到,所以在它彻底靠近之前,需要将它一举拿下。

    容棱是那个打前锋之人,在测算好距离后,柳蔚就看到他黑色的背影,如一道疾风,快速掠出,手里攥着他的剑,无声的将剑尖刺入蟒蛇的大头!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攻击,显然吓坏了爬行中的大蟒,它反应过来时,嘴张得奇大无比,头颅对着容棱,后尾狠狠向上一甩,尾根正中容棱胸膛!

    柳蔚看得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而训练有素的暗卫们,已经一拥而上,手里拿着各种剑,以同样的姿势刺入柳蔚教过的,大蟒蛇的所有部位。

    打蛇打七寸,但并不代表那七寸有那么好抓,尤其是在黑漆漆的夜晚。

    柳蔚安排的是先固定蛇身,而七寸那儿,也不是用剑,是用硝石弹,一炸,任凭它皮糙肉厚,也一定能炸开。

    但真正欺身压制上去时,所有人才发现,那蛇,竟然比他们想象的都要大,就连柳蔚也吃了一惊!

    一开始,柳蔚是按照蛇洞的大小,估算的大蟒的粗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来,或许是刚刚觅食结束,它比那坑洞还要肥整整半圈,那长度,更是不用说了,就好像五个成年男子拼在一起那么长,当真是随意一动,都能将三四个人,连人带剑的掀飞!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用弹药!”

    柳蔚这一喊,五六个本被蛇尾拍得奄奄一息的衙役,忙手忙脚乱的丢出怀里的硝石弹,天黑视暗,他们估算着位置扔,两个人扔空了,四个人砸到了蛇,但并不是他们预先设定好的关键部位。

    只见四道闪光霹雳啪嗒的出现,在蟒蛇粗糙的表皮上燃起红光。

    大蛇吃了痛,顾不得头上那屹立不倒的剑,整条蛇乱动,左右摇摆,竟在蹭着草梗时,将身上的火蹭掉了。

    衙役们都吓坏了,手里拿剑的,软了手,被蛇拍远的,索性手脚并用的往外爬。

    这蛇皮比他们预想的粗,且已经有许多人浪费了硝石弹,这蛇,他们今晚是拿不下了。

    而如何能从蛇口脱困,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柳蔚眼睛厉了起来,衙役们人心不稳很正常,都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。

    但暗卫们也表现得那般吃力,这让柳蔚的心也跟着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这蛇已经被他们打出了火气,现在撤手,肯定是来不及了,只要剩下的人手上的剑脱离蛇身,这蛇就能当即腾起来,把所有人掀飞,运气不好的,直接就会被摔死,运气好的半晕,却也说不准会被这蛇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不错,这蛇的嘴,张开就是能吞下一个活人那么粗大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成精了!”柳蔚咬牙说着。

    有衙役哆哆嗦嗦的问:“柳大人,咱们怎么办,要不赶紧逃命吧,这蛇根本抓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先走吧,这蛇太大了,我们人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,我上有老,下有小,我弟弟征兵离家,生死未卜,家里就靠我一个人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衙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,吵得柳蔚脑瓜仁儿疼,她呵斥一声:“别喊了!”又看向容棱:“你们还能撑多久?”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是,容棱与暗卫们分别用剑,蕴着内力,镇住了大蟒的全身各个部位,将它勉强控制住,但他们不能脱手,也不能按照原定计划拿出硝石弹替补,因为就在他们松懈的那一瞬间,蛇就可能会立即脱困,一旦脱困,所有人保不准都要丧命。

    容棱的声音沉到了极致:“半刻钟。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!”柳蔚说着,快速往回去,去向之前制药的那个农家,而她刚走几步,就听身后传来衙役们的惊叫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一看,就见根本等不到半刻中,压住蛇中部位的一名暗卫,狠狠的吐了口血,手上剑失了内力,被成精的大蟒一下弹飞。

    少了一个人的控制,大蟒能活动一点部位,它盛怒的扬起头颅,那边头上插着一把剑,剑上还带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蛇信扑哧扑哧的往外吐,柳蔚看着容棱就这么半个身子挂在大蟒的牙齿前,心被提到了嗓子眼,她抓紧时间往回去,推开农舍,都来不及翻找,就将桌上的包裹抓起来,边往回去,边翻着包裹找。

    柳蔚回来时,手里拿着一袋雄黄粉,把开口抖开,她冲过去就一跃而起,顺着大蟒大张的嘴,把整袋雄黄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蟒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等到尝到味道,整条蛇都开始疯狂盘动,嘴里喉咙不住发出低吼,狂躁得每个人手里的剑都拿不稳了,就连容棱,都需暗压下心口的涌动,努力将内息平衡。

    “雄黄粉里我加了砒霜和硝石,让它嘴张开,我进去点火!”

    柳蔚这么喊着,容棱狠狠的朝她看去,却只看到她举着火把,被火光映衬着的影影绰绰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快!”柳蔚催促!

    容棱咬紧牙关,手臂一扬,将剑生生扭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这样的剧痛,令大蟒更加躁狂,它吼叫着甩头,容棱牢牢的支撑着剑,却分明感觉内息不定,随时都要功亏一篑!

    柳蔚不敢耽误,踏着轻功,拿着火把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是正对蛇嘴冲进去的,为害怕火把被蛇躲开,她需要靠的非常近,因此,所有人就看到,她几乎是半个身子埋进了蛇嘴,生生将那火把塞到包裹上,又因不好退出,只得摇摇欲坠的挂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个位置太危险了,只要蛇一闭嘴,就能将她咬成半截。

    “离开!”容棱吼道。

    柳蔚也知道要脱离,但火把埋进了雄黄堆,没中硝石那块,没有立刻点燃,她需要挪动位置,把火把换个角度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