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54章 珍珠喋喋不休的骂了容棱一刻钟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54章 珍珠喋喋不休的骂了容棱一刻钟

    可这样高难度的动作,无疑是在跟死神拼命,容棱看得眼睛都红了,只有不断扭着剑身,让大蟒吃痛,无法闭嘴。

    容棱的内力,也不是无限的,在连续扭转了三次,将内息全用在剑身上,自己都快要被蛇甩出去时,才听到蛇嘴里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燃起来了!”柳蔚喊了一句,踩住蛇的下颚,火速逃开。

    可她的动作毕竟慢了,那蛇暴怒之下,满嘴的腥气火气,夹着嘶吼,将柳蔚冲的内息一个不稳,猛地失了准头,没有平安撤退,反被那蛇击出了几十尺。

    “柳蔚!”容棱猛地大喊,声音里充满恐惧紧张,那本摇摇欲坠的内息,一瞬间仿佛爆炸,迫使他踩住蛇头,将蛇头顶上的剑,压进了它整个头颅里。

    蛇身扭动不止,容棱已经顾不上,他后撤一步,脚尖还未落地,就朝柳蔚被甩飞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柳蔚勉强从地上站起来,就看到熟悉的黑色身影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容棱紧张的将她托住,眼眶猩红的在她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擦去嘴角一条血迹,她咽了咽血沫说:“有点内伤,不至于太严重。”

    方才危难时,她首先护住了肚子,也因此,腹部没事,内力却来不及守住心脉,导致吐了血。

    容棱闻言,将她一把抱住,狠狠压在怀中。

    柳蔚还在喘气,任由他抱了一会儿,拍开他的手,道:“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放心,一直搂着她,回去后,就看到所有人在容棱撤手时,也将手里的剑插入蛇身,后退撤离。

    人现在都安全的站在一边,而那巨型的,宛如妖怪的大蟒,还在原地盘动全身,仰头低吼。

    “还没死,厉害了,把剩下的硝石弹都扔过去,对准七寸。”

    柳蔚吩咐完,所有人都扔出硝石弹,蛇被又攻击一波,却因皮糙肉厚,愣是顽强的抗住了。

    它知道大势已去,只好盘缩着身子,带着全身的被炸破的血皮与剑,往回迅速的爬走。

    都到这步了,不能让它走,可他们手上已没有武器,且所有人都带了伤,柳蔚知道不该追了,但她不甘心!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声鹰鸣:“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下意识的抬头去看,就见咕咕张开着翅膀,笔直的滑落下来,坚硬的鹰爪扣住那快速滑动的蛇身,片刻,爪尖埋入蛇身,趁着那蛇还未反应过来,快速抠挖出蛇胆!

    蛇鹰天敌,准确无误的挖蛇胆,更是鹰类的一大特长!

    通常老鹰在天上觅食时,遇到蛇的起手攻击,就是挖人家蛇胆,然后扣住那伤口,把蛇直接抓回去,咬断了脖子开吃。

    这蛇太大了,根本不是蛇,是蟒,而且皮肉厚得连炸弹都只能炸破它一层皮,更遑论那些剑是容棱与所有暗卫,用内力方能刺进去的。

    咕咕却一伸手就把人家蛇胆挖出来了,柳蔚不觉愣住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伴随着“桀”的一声,珍珠漆黑的身子也飘了过来,它没有奔向柳蔚,而是站到那蛇头上,低头一啄,在蛇头顶啄出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那个要容棱带着七成内力刺入,才能勉强刺出一个窟窿的蛇脑袋,就这么让珍珠啄破了。

    珍珠还有点意犹未尽,啄着就不撒嘴,把人家都快啄成马蜂窝了。

    咕咕就攀住蛇的七寸,把蛇胆挖了不说,因为蛇太大了,它抓不起来,就用指甲扣住人家流血的地方,扣住就不松手,弄得整条蛇就跟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原地扑腾,就是动不了。

    咕咕有这样大的力道柳蔚不稀奇,也有雄鹰对抗蟒蛇的事情发生,一只成年的老鹰,在身体各个部位都发育成熟后,加上能飞,的确有能出其不意,将一头大蟒制服的本领。

    可珍珠算什么?它的嘴,怎么可能这么厉,这么尖?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,带着成群的暗卫衙役,傻傻的看着两只鸟,把被他们弄得遍体鳞伤的大蟒,当玩具那么玩,一个弄脑袋,一个弄身子,把人家欺负得千疮百孔的,还尤不过瘾,他们心情都挺复杂的……

    最后,还是柳蔚站出来,喊了一声:“珍珠,咕咕!”

    两只鸟同时抬头望过来,珍珠愣了一下,又在大蟒的身上啄出一个血洞,然后跳到咕咕脑袋顶,把人嘴里的蛇胆叼过来,扑腾着翅膀,飞到柳蔚怀里,把血糊糊的蛇胆放她手心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蛇胆,又看看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拿了块布把蛇胆包住,又给柳蔚擦了擦手,柳蔚则单手搂着珍珠,去看它的嘴。

    珍珠对她叫:“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了皱眉,说:“你杀不死它,不用为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珍珠不服气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只是摔了一下,没事。”

    珍珠心疼的用脑袋去蹭她的手腕,又跳到她肩膀上,去蹭她脖子。

    容棱把黑鸟单手拎着拿走,说:“太脏了,不要蹭。”

    珍珠睁着一双黑眼珠的看他,看了一会儿,去啄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但这力道,显然与方才的力道截然不同,这就跟挠痒痒似的,虽然容棱手背也红了,可到底没出血。

    柳蔚忙把珍珠托过来抱住,去看容棱的手。

    容棱反手握住她的手,说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珍珠仰着脖子,理直气壮:“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听不懂,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咳了一声,说:“它说你没保护好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再看珍珠那一脸所托非人的小黑脸,也知道自己无法狡辩,方才柳蔚被震出去时,天知道他多恐惧,整颗心几乎从喉咙里跳出来了,后看到柳蔚吐血,知晓她用内力护住了肚子,没护住心脉,以至心脉受震,他恨不得她不要顾肚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就算他再喜欢,再期待,也抵不上孩子母亲重要。

    柳蔚听着珍珠喋喋不休的骂了容棱一刻钟,就跟骂孙子似的,她不敢翻译,只说珍珠担心她,没将原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也索性容棱没多问,珍珠也只是自顾自的骂,骂得叽叽喳喳,自己怕是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就这会儿,那边咕咕叫了声:“咕咕咕。”

    珍珠停住了咒骂,又瞪了容棱一眼,才飞出柳蔚怀抱,到蟒蛇那边去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