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68章 我爹抠门,但我容叔叔肯定给你钱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68章 我爹抠门,但我容叔叔肯定给你钱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京都与青州路途之间的某个小镇上,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,乘着夜色,与一面容冷肃的青年男子,一同走进一家还算干净的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里,小二招呼得很卖力,张嘴就喊:“公子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呢?”

    “住店,再备上点吃食,送到楼上。”青年男子如是说着,说完,又看了眼脚边的男孩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小男孩仰头瞧着柜台后面,贴在墙上的菜谱,怯怯的指了两个素菜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问道:“这就够了?”

    小男孩糯糯的点头,乖乖的道:“我吃得少,不费粮食。”

    男子没做声,自作主张的又点了两个荤菜,才带着小孩上楼,在二楼要了四间房,两间给下仆住,一间他住,一间小男孩住。

    将小孩送进房,等到菜送上来,两人就在这屋里一起吃。

    吃的时候,男子吃得很慢,眼睛时不时的看小男孩,见小男孩咬着筷子,只吃素菜,就将两个荤菜往小男孩面前推了推,说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立刻道:“我不爱吃肉,我喜素。”说着,赶紧捧着自己的碗,离那两个荤菜远一些。

    男子皱了皱眉:“不收你钱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愣了一下,伸手立刻将两盘荤菜扒拉到自己跟前,想了想,又犹豫的问:“两盘都不收吗?”

    男子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开心的夹了块排骨,咬了一大口,鼓着腮帮子咀嚼。

    男子很快吃完了,但小孩还没吃完。

    男子没急着叫小二来收拾,就看着小男孩吃,见小男孩瞧着不显眼,只一点一点的啃,却云云的将满桌的菜,全部啃光,忍不住问:“几日没吃好了?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小男孩就委屈,扁着小嘴嘟哝:“三日了,没带银子出门,我,我不知道出门要带很多银子,以前,都是跟爹一起走,爹不让我存私房钱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看小男孩说着说着都快哭了,也不好再问,只道:“你说你去青州,我顺路,倒可带你一程,但我不去青州,途中或许顾不上你,届时派个下人送你过去,可成?”

    小男孩抹了抹眼睛,老实点头,认真的道:“谢谢漂亮哥哥,我很好养活,吃得不多,你把我送到青州,我爹抠门,但我容叔叔肯定给你钱的,还有珍珠,珍珠是个小富翁,它藏了很多好东西,我让它给你。”

    男子先在小孩那句“漂亮哥哥”上愣了一下,又听小孩说自己吃的不多,忍不住看了眼桌上空空如也的菜盘,最后道:“这些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晚膳吃完,让小二上来收拾了,男子盯着小孩洗漱干净,才出门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第二日,他们很早启程,马车里,小男孩还有些起床气,睡得迷迷糊糊,看什么都拧着眉,小脸板的很严肃。

    男子让小孩坐在自己旁边,又给小孩后背靠了两个垫子,确保小孩不会被颠着,才问:“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小孩始终记得自己寄人篱下,蹭车蹭吃的身份,立刻就醒了,抿着小嘴摇头,乖乖的道:“我已经不困了,我睡得不多。”

    男子倒是没强求,车厢里,悄然无声。

    男子拿了一本书在手上翻阅,看着看着,便感觉肩头上落了个重量,他瞧了一眼,就瞧见漂亮精致的小男孩,咂巴着小嘴,闭着眼睛,在他肩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将书放下,他给小孩挪了挪位置,让小孩平躺在软垫上,又给小孩身上搭了张毯子。

    小孩睡得舒服,索性曲起膝盖,让自己侧躺着,抱着毯子一角,不一会儿就睡得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直到“哐当”一声,马车骤然而停,那剧烈的动作,惊醒了熟睡的男孩,也惊住了正在看书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揪着毯子角,从垫子上坐起来,小男孩揉揉眼睛,还有些不知今夕何夕,等过了一会儿,清醒了几分,才歪着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车外,传来打斗声。

    小孩好奇,爬过去,捏着车帘一角,就要掀开看。

    却被男子一把拉回来,拽到身后,认真叮嘱:“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来。”说着,又掀开车厢木板底下的暗格,让小孩躲进去。

    男孩愣愣的被装到暗格里,他个子小,这暗格明显是给成年人准备的,大小还有富余,他一时不明白,直到暗格门被阖上,他还敲敲木板,问:“漂亮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外头没人回应,却传来说话声。

    是青年男子的声音:“皇后的手,倒是比秦某想象的快,诸位这般辛苦追来,可曾想过,来了,怕是就回不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等安危,就不劳秦公子多虑了!”说完,又是一番打斗声起。

    这次的打斗,比之前更久,直到鼻尖嗅到的血腥味浓到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地步,车厢内的木板暗格下,小小的男孩,才终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掌心絮了内力,将那不算轻的隔板轻而易举破开,小孩站起身子,从暗格底下爬出来,掀开车帘一角,往外面看。

    只见外面,十几个黑衣蒙面的男子,将那姓秦的青年男子团团围住,而地上,血流一片,穿着侍卫衣服的男子少说也有二十多个,他们躺在血泊中,有的气息全无,已经死了,有的还尚有呼吸,却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被堵在人群中间的青年男子,也嘴角挂血,看起来,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秦徘,你以为只有你有埋伏?怎么样?灭功散的滋味,尝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秦徘咬牙切齿,虚软的身子,内力全无,他看着一地的侍卫,喉头发出沉沉的重音:“用毒用药,皇后便只能拿出这等下作之法?”

    “秦公子既是正人君子,那我等认了这奸狡之辈的名头又如何?这灭功散,是昨晚在客栈,你们一个一个亲口吃下的,怪,也只能怪你们尝不出异味,又怎能怪到我们身上?”

    蒙面男子说完,伸手一招,吩咐手下,将人抓起来。

    秦徘还想反抗,但因为气力不逮,刚一挣扎,已是满脸苍白。

    蒙面男子又说:“记住,要怪,就怪方若竹,他若识趣了,哪里还费得了这些事,带走!”

    秦徘被五花大绑抓起来,车厢里的小男孩看他们似乎真的要走了,一时着急,掀开帘子就跑出来,站在一地血水中央,巴巴的喊:“漂亮哥哥,你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秦徘眼皮一闪,迅速转身,忍不住喝道:“不是让你不要出来!快走!”

    小男孩非但没走,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朝他走去,站到他跟前,揪住他的衣角,怯怯的说:“你说了送我去找我爹的,你不能半路把我扔了,我不认识路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