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69章 柳小黎专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69章 柳小黎专场

    “哟,还藏了一个。”蒙面男子说着,顺嘴吩咐:“把这小孩也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与此事无关,你们放他离开!”秦徘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蒙面男子却笑:“有没有关系,还轮不到你做主。”说着,已有一个黑衣人上前,伸手就去抓小孩衣领。

    小孩见黑衣人走近,身形迅速一闪,躲开对方袭击,拧着眉道:“我不认识你们,爹说不能跟坏人走!”

    “抓起来!”蒙面男子喝道。

    这回,一下子涌上来四个黑衣人,齐齐朝小男孩出手。

    小男孩撅起嘴,小小的拳头,捏成一个圆,他骨节蓄力,在第一个靠近他的黑衣人逼近时,放力一怼,指节准确击中那人腹部中极、阳关二穴,对方一个吃痛,眼睛一鼓,立刻弯腰,捂住自己小腹,疼的喊叫起来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立刻加重了力道侵袭,小男孩却游刃有余,小小的身子凌空一跃,跳到不远处的马车车顶上,袖中落出数粒石子,一颗一个,专砸黑衣人面门,不一会儿功夫,一群人已是鼻青脸肿,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小男孩站在车顶上扔着石子,闲闲的说:“我爹说,不可伤人性命,做事需有分寸,但我容叔叔说,危急关头,只管保住自身,若对方要取我性命,我自不能放对方生路,所以,你们是要伤我性命吗?若是,我便无需留手,若不是,我倒可以放你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话音刚落,那边蒙面男子已满脸戾气,亲自凌起轻功,一跃而起,冲过去直抓男孩命门。

    小男孩身子一闪,躲开他的攻击,脚尖一点,踢腿踹到对方脸上,那一脚下了八成力道,直将对方踹下车顶,跌到地面。

    小男孩飞身下去,踩到对方身上,狠狠跳了一下,嘴里骂道:“我在跟你说话,你却偷袭我,你是坏人,我不喜欢你!”说着,揪住对方衣领,坐在对方肚子上,一拳,砸在对方脸上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把对方鼻子打歪了骨头。

    蒙面男子脸上的面罩根本遮挡不住他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憋着一口闷气,想一跃而起,却发现自己竟一点内力使不出,他惊恐的瞪大眼睛,撕裂般的喊着:“灭功散,我怎会中灭功散?!”

    蒙面男子这么一喊,其他黑衣人也急忙运功,却发现,竟都无法蓄力,他们一个个都变得慌张起来,东张西望,想找找周围是不是还有秦家其他埋伏。

    “灭功散?你说这个?”

    蹲在蒙面男子身上的小男孩眨巴着眼睛,从怀里掏出一个青瓷瓶,将瓶塞抖开,洒出几颗指甲大小的白石,那白石遇空气则自然挥发,不一会儿,弥漫成一缕白烟,飘飘散散的直往人的鼻尖里钻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东西无色无味,你除非紧闭呼吸,否则,它无孔不入,总会蔓进你的呼吸道里。

    “这不叫灭功散,这叫一寸丹,因为它练成后,只有一寸大小,这么一小颗,足以弥漫方圆百米,你说的灭功散是什么,我不知道,但若灭人内功,还需口服,且效用需等四到五个时辰才可生效,那实在是太劣质了,我一岁的时候,已经不会炼那种药了,不过你那药味道还不错,掺在玉米排骨里,倒是很给排骨提味,你的配方是什么,里头放了花椒大料吗?是不是有孜然?我吃到了孜然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蒙面男子震惊的看着小男孩,那颤抖的视线,似乎在辨别,这个小男孩到底是谁,竟有此等本事,此等武艺,且,能不受他们灭功散影响,这,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之事……

    小男孩看蒙面男子半天不回答,鼓着腮帮子嘟哝:“不说就不说,我又不是要偷师,我爹也会做孜然,以前我们在曲江府找孙婆婆租了一亩地,专门种植孜然芹,做出来的孜然粉,连翩翩干娘也爱吃,翩翩干娘身子不好,时常吃不了太多饭,就着孜然,她能吃一碗半呢。”

    蒙面男子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憋着一口气,对身后的手下呵斥:“还愣着干什么,十几个人还抓不到一个小孩?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喊,黑衣人们都局促了,这小孩的武艺他们已经领教了不少,如今他们又内力全无,再冲上去,无疑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此次的目的,是抓秦徘,这个小孩不在抓捕范围,不如,带着秦徘先走吧。”其中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引得其他人赞同,顿时,有人伸手拽过秦徘,将人拉着就往远处他们自己的马车跑,至于蒙面男子的安危,只要将任务完成,娘娘想来也不会在意因此牺牲的一两个无用之人吧……

    蒙面男子没想到自己竟会被同伴出卖,顿时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小男孩见青年男子被带走,也麻利的从蒙面男子身上起来,一个轻功飞过去,站到黑衣人群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句话。”小小的孩童,声音软糯好听:“你们不伤我性命,我也不伤你们性命,但人,你们不能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们执意带走呢?”

    “那便看秦某,答不答应了。”秦徘平静的说了一句,而后,双手突然解开捆绑,蓄起内力,照着离他最近之人,直接一掌,将那人打飞十米,落地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黑衣人们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秦徘没理他们,眼睛却看向了脚边的小孩,方才在小孩靠近时,他便突然感觉到身上内力在慢慢聚集,他当时不动声色,只等到内力营满八成,才敢突破绳索,松绑动手。

    后面之事,便不需小男孩多手了,他蹬蹬蹬跑回马车前头,从随身带着的小包包里,掏出一些药粉药丹,喂给那些他确定还有生机的秦家侍卫吃,喂完一个,他还不忘探个脉,确定对方气息虽弱,却的确趋于平稳,才转阵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在秦徘亲自动手,将黑衣人们,包括那蒙面人一起捆好,绑在一起后,再回来时,就见他以为必死无疑的十二个侍卫,已幽幽转醒,脸色微恙的从地上爬起来,看那小男孩的目光,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这个问题,不止那些黑衣人,就是秦徘也很想知道,他盯着小男孩,那目光,探究、猜疑、警惕,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歪过头,仰着脑袋看他,乖乖的道:“我叫柳小黎,昨日见着漂亮哥哥时,不是说了吗?哥哥好笨,都记不住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男孩是昨日早晨,秦徘在十里坡的一间茶寮遇见的,当时这小孩就站在茶寮外,身上穿的倒算干净,却揪着手指,望着摊主灶上的馒头,眼睛都挪不开。

    因一时好心,秦徘差使人给这小孩送了一碗茶,三个馒头,之后赶路时,这小孩就跟上来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