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70章 她其实勉强也算个好爹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70章 她其实勉强也算个好爹

    一番询问后,秦徘知晓这小孩离家出走,要去青州找他爹。

    秦徘想着自己要去的地方与青州也顺道,这孩子白白净净,瞧着也乖顺懂事,顺路带上一程,也不算什么难事,便答应让这孩子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之后之事,便一如平常,但秦徘是万万没想到,这小孩深藏不漏,竟有如此武艺,似乎还精通医药。

    昨日相见时,他并没有看出这小孩身带武艺,否则,一个荒郊野外出现的武艺不凡的孩童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对方与自己同行。

    柳小黎给所有能救活的侍卫,下仆,都喂了药,而后走到秦徘面前,对着手指,讷讷的认错:“漂亮哥哥对不起,我昨日吃出了饭菜里有异味,但我以为是孜然,我不知道那是灭功散,我没提醒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秦徘看着小孩乌黑的发顶,听着他糯糯的音调,脸上紧绷的表情微微缓和,他道:“这么多大人都未吃出,却要你一个小孩提点,又哪里怪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还是觉得抱歉,抿着小嘴道:“那边的两位下仆伯伯,都已经没气了,我救不了他们,哥哥对不起,是我太笨了,我爹总说我脑子不好,如果是我爹在这儿,一定可以救活他们,我爹可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如今这么一说,秦徘倒是终于敏锐了起来,沉了沉眸,问:“你爹,是谁?”这一路上,孩子的话他没有专注入耳过,不知可有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能养出这样一个孩子,其父,必然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爹就是我爹啊。”柳小黎眨眨眼睛,说:“我爹除了有点懒,有点馋,睡觉爱抢我被子,偷我的彩色骷髅头,把我丢给小哥哥不回家,她其实勉强也算个好爹。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揉了揉鼻尖,远在青州府的柳蔚,无端的觉得后脖子一凉,打了个喷嚏后,不自觉的紧了紧身上的披风。

    今日青州下了小雨,到处都是凉丝丝的。

    柳蔚以不惧寒为由,拒绝了容棱要她多穿一件内衬的要求,却仍旧被男人强迫,裹了一件披风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觉得披风多事,这会儿突然发冷,倒是不好再怪容棱小题大做了,毕竟,肚子里还有个孩子。

    要真弄出个感冒发烧的,孩子他爹还不将她吃了。

    那厢付子辰倒是贴心,眼见她着凉,吩咐着,就让小厮换了一杯热水过来。

    捧着水杯,柳蔚轻啄了一口,问他:“到底还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付子辰神色淡淡,说:“付子言受伤严重,祖父接连两日没睡好,自然要久些。”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柳蔚无法,也只好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刻钟,小厅外来了一人,此人柳蔚前两日见过,正是自打付子言出事后,便一直伴在付老爷子身边伺候的四子,付鸿达。

    付鸿达眼底有些乌青,显然也是没休息好,他态度极为温和的道:“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起身,看起来风度翩翩:“是柳某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有付鸿达领路,柳蔚与付子辰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付老爷子的院子。

    因付老爷子还未起身,付鸿达进去通报,又命人好生伺候老爷子梳洗,才出来对柳蔚道:“劳烦柳大人再稍等些许,这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态度温和:“是柳某莽撞,该下午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,怕您更要白跑一趟了。”付鸿达说着,叹了口气:“子言那身子,如今就是吊着,什么时候醒,大夫也拿不出个准信,父亲为此忧心忡忡,这两日,每日晌午起身,给子言喂了药,下午就去旧友家求药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到容棱之前所言,付老爷子从流连巷外头路过,带着付鸿达、付鸿天,进了一间大宅久久未出之事,心里虽已猜着,老爷子是从大宅后门离开,进了千喜坊,与养蛇人会面,但对外,还是有别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求药?”

    “是一颗南海珍珠,乃是父亲早年挚友,王家老太爷家的传家宝,大夫说珍珠粉定精养神,大补之物。父亲这就拉下脸,每日去央着问王家要,可王家也不是缺钱的人家,哪里肯将祖上留下的东西,就这么给出来,多番前去,王家依旧在敷衍,东西,是一次也没见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付鸿达又叹了口气,显然也是在为此事心焦不已。

    柳蔚闻言不好多说什么,含糊的应了声,只等着付老爷子接见。

    但付老爷子那儿,一时半会竟也弄不好,眼看着一刻钟都要过去了,付鸿达也有些不好意思,只好东拉西扯又说些别的:“子辰,听说你母亲昨日还提到了你,你若是得空,去她那儿瞧瞧,为了你七弟之事,你母亲可也是好阵子没落下心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是长辈,虽然地位上,付鸿达对付子辰还得多尊重尊重,但辈分上,付子辰也算给付鸿达面子,顺口就说了句:“劳四叔操心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在付家的身份比较敏感,一来,是他为付子秋之事,与付子言的恩怨,二来,也因他父母对幼弟的偏心,再来也是他自己,似乎已经不将自己当做付家人了,所以哪怕他今日可以直接进入付府,带着柳蔚来老爷子的院子求见,他也没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定位为客人,守着客人的本分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见外,放在其他人眼里,就有些看不上,大老爷付鸿晤,三老爷付鸿适,对此都很有意见,付鸿达因为只是庶子,倒是不敢有意见,言语上,多是保持中立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付家这样的大家族里,一介庶子,要想过得好,还真就得像付鸿达这样识时务。

    付子辰应了付鸿达的话,去不去看他母亲是其次,这厢付老爷子倒是终于起好了,招呼着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柳蔚是借着付子言之事过来的,付老爷子之前就希望她能把付子言救醒,可她没答应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亲自上门,开门见山的直接就说,若是需要,她可为付子言诊治。

    这前后不一的态度,令老爷子下意识的警惕,说:“柳大人若能相助,老朽自是感激,只是,可还有旁的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聪明人认为,无端端送上门的便宜,定然是有代价的,老爷子明白,柳蔚也不装蒜,直言道:“老爷子是爽快人,想必您也知晓,近些日子,这青州府,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点点头,问:“那柳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柳某没有半点意思,是我们家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三王爷?”付老爷子问,恰好此时,下人奉上茶,付老爷子顺势道,“是去年的好茶,尝尝看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