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072章 现在,我打算先送你走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072章 现在,我打算先送你走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,摆出一幅难以接受的表情:“不够,拢共至少需要五百人,青州有多大,四老爷您也清楚,况且人已离了青州府,如今正在青州附地徘徊,不说边附的村庄有多少,单说人口上万的小镇,前后加起来,都有二十多个,人手太少,根本查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也没办法,说:“可大哥三哥那儿,是绝不松口,父亲今个儿为了此事,动了气了,还请了大夫。”

    柳蔚板起脸:“付鸿晤不想要他儿子的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付鸿达尴尬,说,“柳大人您要这么说,就太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:“是我唐突,把话说难听了,您莫要介意,我这不是,正着急吗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付鸿达,付子辰走过来,挑眉:“女子的直觉?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欲擒故纵罢了,等着吧,明日一早,好消息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意思,欲擒故纵,那是谁擒,谁纵?是付鸿晤、付鸿适在欲擒故纵,还是付老爷子在欲擒故纵?

    柳蔚没有过多解释,晚上该吃吃,该睡睡、

    等到容棱回来,柳蔚跟容棱说了今日之事,又问他:“寻红给的人,都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脱了衣服,上榻,躺在外侧,说:“付家人,个个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有发现?”柳蔚稍微翻了下身,亮着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“也?”容棱看她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声:“我的发现也不少,这付家,藏龙卧虎。你发现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付鸿天。”容棱道:“这个人,同付鸿晤的妾室张氏有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染?”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

    不光有染,张氏还怀了身孕,更要命的是,张氏对付鸿天爱得痴迷,为了情夫,不少次利用付鸿晤官职之便,协助付鸿天倒卖户籍田籍,甚至付家本身在青州边镇的祖田,都被付鸿天断断续续卖出去好几块,敛到手里的巨财,至少有三百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柳蔚将被子往上拉了拉,盖住自己,说:“庶子嘛,总要想点法子为自己打算,谁家庶出不是这样,不过这付鸿天胆子不小,付鸿晤积压多年,他的女人都敢动,也不担心穿帮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穿。”容棱道:“有付鸿天的发妻许氏,为其遮掩。”

    这回柳蔚是有点惊讶了。

    容棱顺势将她搂在怀里,下颚贴住她的发丝,问:“你那边?”

    “巧了,也是个庶子,付鸿达。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声,等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付鸿达是付老爷子身边得力的,因着没有官职在身,公务就是管辖付家名下各地铺面经营,但这阵子府里出了不少事,他也不去铺子了,成日跟在老爷子身边照料,倒是将一个孝子的名头坐的挺实的,可是这人,问题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今日去谈借兵之事,本是我与老爷子在说,出来后,付鸿达却跟我强调,借兵之事是如何不易。说句难听些的,这事,他有什么资格发表意见?可他偏偏就要插一脚进来,还有,他来传老爷子的话,说着说着,又跟我强调借兵不易,还说老爷子为此事动了气,请了大夫,这不明摆着就是要我放弃?可付鸿晤他们都没开口让我放弃,怎么他就这么积极?兵力之事,他付鸿达倒成了最关心的那个,这是本末倒置。我们去借兵,是为了排查老爷子实力,看老爷子能否自如指使付家三兄弟,能否轻易撼动三兄弟官职上的事,可老爷子还没消息,付鸿达倒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的确很可疑。

    容棱问:“你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将自己的被角掖了掖,说:“付鸿天能为了敛财,跟自己哥哥的女人行苟且之事,付鸿达,也不见得是个老实的,这人再查查,说不定,会有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鸿达抵达千喜坊时,天还没有亮透。

    推开一扇扇精致的门扉,他见到了在后院等待他的龟奴阿平,阿平识趣的没有唤人,只趁着清晨的雾气,将人往最里头带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的千喜坊,大部分人都在沉睡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进到最深处的二层阁楼,刚进阁楼,付鸿达便控制不住的问:“人真的接回来了?”

    千喜坊老鸨,因为一桩命案早先被抓进了衙门。

    青州府尹落了案,指明老鸨就是杀人凶手,此事,虽还未向外公开,但千喜坊里的人,自都是知晓内情的。

    阿平连连点头的说:“案子虽是落了定,但因着没有原告,衙门一时半会儿没有颁刑。没有定刑的犯人,都是宽松看守,我找的人又厉害,这就给劫狱出来了,您放心,没惊动狱卒,都是悄悄进行的,怕是不到天明,还没人知晓呢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这么听着,也不知放心没有,轻皱起眉。

    二楼,老鸨正捧着一杯茶,紧张的望着大门,看到有人进来,她立刻起身,在看到来人时,那张微微发福的脸不动声色的僵了一下,冲过去就躲在阿平背后:“你……你骗我,你骗我!”

    付鸿达又皱皱眉,挥手让阿平先出去,阿平掰开老鸨掐住自己胳膊的手,匆匆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没了掩护的人,老鸨盯着付鸿达,节节后退,浑身抖个不停,最后,她实在扛不住了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:“主子,主子我当真没有说!我什么都没有说!他们只以为人是我杀的,我也承认了,我绝没有供出主子,还请主子明鉴!放我,放我一马吧……”

    付鸿达笑了声,那张平日看着老实敦厚的脸,此刻却生出几丝诡光,他上前拉起老鸨,让她坐下:“你不要紧张,有什么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老鸨哭了:“主子,他们是问了我许多事,问我与红妆绿焉到底有什么仇怨要杀她们,我说当然是因为一点红抢了千喜坊不少客人,这两人送上门,我一时怒火中烧,就下了狠手,他们之后就没问了,主子,他们不知道您,我什么都没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说就没说,你慌什么。”付鸿达拍拍老鸨的手,这个动作,却只让老鸨抖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付鸿达又道:“你说的是不是实话,我能查出来,现在,我打算先送你走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